【黑暗歷史】那裏真的是刑場?被遺忘的雲林大屠殺


臺灣各處有許多廢棄軍方營地,由於其軍事管制的原因,常衍伸出那是日本軍方行刑殺人之處的傳聞,進而也成了靈異傳說之地。

可能是年代久遠記憶錯置的關係,有些地方真的是刑場,但卻是國民黨實施白色恐怖時所使用的刑場,並未發生日軍屠殺百姓的事情。或者當地祀奉無人知曉的屍骨集中處,如萬善堂、同安宮等處,當初就是某場屠殺後才有這麼大量的屍骨產生,但若問來源,則說法不一,有人說是刑場而來,有人說是漳泉械鬥而來……

 

靈異傳說的背後,是真實的屠殺事件?

這些廢棄營地或萬善堂等,若真正細究起來,可能都會牽連到過往重大歷史事件,例如械鬥、屠殺,以及白色恐怖行刑等,但可惜這類傳聞真假難辨,又少有專門之研究,故祭拜的人可能連被祭祀者的來源都不知道,或者將日軍與國軍的行為混雜一體等等。例如二次世界大戰轟炸臺灣的是同盟軍,而非日軍這一點,恰恰好反應出臺灣人對自己的歷史和集體記憶有多麼混亂。

然而從好的方面來看,傳聞也可能是發人省思的,以彰化員林百果山附近的「待人坑」當例子,可能是因為過去日本時代當局就在這裡設立員林神社(現今為忠烈祠),有其神聖性與儀式性的特別一面,加上「待人坑」這名稱用臺語唸其實就像是「殺人坑」,故地方傳聞不斷,說殺人坑才是原本的名稱,當地人並指稱這裡就是過去日本兵的刑場,有許多人在此受刑慘死,非常驚悚。

日軍究竟有沒有在百果山這附近大量屠殺反日民眾,是一件值得探討的問題,可能是誤傳,但也許是地方記憶出現了斷層,其實真有其事,卻被後人遺忘。本文接下來要介紹的「雲林大屠殺」,就屬於被後人遺忘的時代悲劇。

〈臺灣島基隆近衛師團奮戰敵軍擊破〉
描繪日軍於1895年進攻臺灣基隆的浮世繪作品(與本文無關,純示意)
圖片作者:右田年英(1863 – 1925) 
Public Domain

 

那一年,雲林變成人間煉獄

今天的雲林九芎村、斗南鎮,還有斗六市這些地方,在日本殖民政府來接收之前,只是單純的數處漢人聚落,各街各庄種田、貿易,過著傳統漢人的慣習生活。1895年日軍接收臺灣時,也是和平收場,並未同彰化八卦山那般激烈反日而有流血事件發生。

但到了隔年1896年,就不是甚麼好年了。當時,雲林古坑出身的柯鐵虎,成立組織「鐵國山」,以雲林大坪頂為據點,並在6月改年號為「天運元年」,試著集結當地周遭所有的反日勢力。

明治28年10月臺灣民政支部長回電雲林地方極不平靜(臺灣總督府檔案000000330180115)
圖片來源: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而在斗六一代已取得控制權並實施統治的日方勢力,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地方土匪」(同時可以也是中華民國眼中的「抗日英傑」)。由於雲林行政機關周遭開始被鐵國山攻擊之故,該地的日軍守備隊決定在6月14日前往大坪頂勘查敵方動態取得情報,但路途中被突襲,不僅日方指揮官戰死,日軍方面士兵也遭受重大打擊。

6月18日,連同警方、憲兵,以及軍隊的日方討伐隊再度出發,攻下了鐵國山的據點大坪林。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這批應該針對柯鐵虎勢力的日方討伐隊,竟在討伐成功後,開始報復性的行動。他們將雲林東南側的所有小鎮、村莊,都一一放火燒毀,且不分男女老少,通通殺死,簡直是人間煉獄再現。

 

連總督跟洋人聽到都驚呆了的大屠殺

這件事情的相關消息很快地變傳播到各國領事館與洋人的耳中,他們也感到不可思議,於是7月的《泰唔士報》、《中國通訊報》、《香港日報》、《蘇格蘭報》等紛紛刊出了日軍在雲林一帶的暴行,以下為《泰唔士報》文章描述的雲林慘況,其大意如下:

現今因為雲林方面的民眾要面對日本人的驕傲感,同時日方軍隊又毫無秩序,到處屠殺與放火,民眾受到這樣的危害,就集結到山野之中成為盜賊隊伍,躲於據點之內。日本人方面不分善惡,進行無區別的殺戮行為,共有百處以上的村落被燒光,一般民眾只能壓抑失去家園的痛苦,日本人漸次南下,沿路殺盡島民,山麓附近的田園村庄慘遭軍隊襲擊,婦女老幼也無一倖免,日人應該維持公安秩序以及士兵的秩序。……我英國領事特地關心想了解。

可以說,雲林屠殺事件不僅是全島的重要消息,也是國際之間質疑的問題,而國際間的壓力壓到了日本拓殖省身上,接著就是拓殖省施加給臺灣總督的壓力,總督也決定要好好清查這件事情發生的原因。

首先,是否有人刻意下令要展開無差別掃蕩呢?有的,當時負責指揮的人是雲林支廳長:松村雄之進,他過去是幕府末期出身的末代日本武士,他曾與友人一起誘騙出利益衝突的武士大樂式,並將大樂式與其弟一同殺害,最後因此事被判入刑7年。出獄後經過一段時間,甲午戰爭爆發,他跟著軍隊一同進攻澎湖馬公,並因處理行政事務良好,跟隨著新任臺北縣知事來臺,接著被受命為新竹支廳長。

在新竹支廳長時間,松村雄之進其實相當不信任新竹城內的臺灣百姓,他認為這些民眾必地與反抗軍有聯絡管道在,和平的假象之下充滿著他對臺人的不信任感。隔年,他因制度改革原因,改任雲林支廳長,旋即爆發上述的雲林大屠殺,根據文獻,他曾明確指出:「雲林轄下無良民」,並稱呼一般百姓村莊為「匪窖」。同時由於當時軍隊曾在前些陣子受到柯鐵虎勢力埋伏與殺害等事件,士兵們內心也產生了一股仇恨之心,在長官大聲疾呼的「命令」下,士兵們也就展開一連串沒有人性的報復性屠殺。

「14日上午10時隨今橋隊長聯隊進入……曾密令要燒光該地,隊長亦決心要切實執行……外國人房屋……也當作砲擊之結果。」

這場屠殺有人估計2萬人,有人估計5萬人,說法不一。但根據當時隨軍人員記載,日本人方面紀錄也自我揭露,影響斗六街等55處街庄,燒毀屋舍達4947戶,所有家屋全數燒毀。若參考此數字,再算以一戶4人的相對低標準來看,在全面屠殺的指令下,死亡2萬人以上是相當有可能的數字。

明治29年8月桂總督促使辦理文官懲戒(臺灣總督府檔案000001170040025)

 

好人不長命,兇手得善終

事後諸葛的角度看來,要負最大責任者自然就是當時的雲林支廳長,松村雄之進。日本領臺初期各地都有反日聲浪,但只有部分村庄遭受到報復性屠殺與毀滅,且總督府也曾發出明確指令,禁止屠殺一般百姓。可見軍隊究竟是針對反日團體,還是波及無辜,這與領導者的個性與指令密切相關。松村雄之進為幕府末期的武士出身,又在統治臺灣的過程中極端不信任一般臺灣人,也許都加深了他想要全面報復臺灣民眾的念頭。

那麼,遭受到各方壓力的總督府總督桂太郎,事後有沒有懲罰松村雄之進這位殺人頭子呢?——有的,但也可以說沒有,屆於有跟沒有之間。

一開始,總督府方面上請拓殖省懲處松村雄之進,拓殖省也很快就回文確認處罰,他被拔官之外,他的勳章、證明書也被收回,落得相當丟臉的下場。可是他卻沒有任何刑責。

而且,桂太郎總督下台後,改由乃木希典上任,乃木希典將軍竟然重新上書拓殖省,說明松村雄之進早年置台有功,請替他辦理從七位位階的身分,就這樣,松村雄之進又有了官位,彷彿沒有事情發生過一樣。他還在1898年擔任北海道支廳長,爾後還參選眾議院議員,一生一直活到1921年將近70歲才去世。在1921年3月4號的臺灣日日新報還可看到一則「松村氏之噩耗」,內文說明松村雄之進歷年以來的武士事蹟、官位名稱,歌功頌揚一番後,再描述他去世後以佛教儀式超渡,並埋葬在他自己的家鄉,九州福岡縣久留米市遍照院內,可說「安享晚年」也「安詳去世」

若從那些遭受到大屠殺所害的雲林百姓後代眼中來看,將會是多麼大的諷刺啊。可惜,加害者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而受害者的後代也可能在日本時代不敢大聲宣揚這件事情,事情刻意隱瞞一直到現在,就成了上述所說的被遺忘的故事了。

臺灣究竟有哪些地方真的是刑場?馬場町?水源地?這件事要完全釐清可能永遠會是個謎,但起碼雲林一帶當時真的發生過這樣的慘劇,希望後人能引以為戒,不分國界。

 

參考資料:

臺灣中部土匪蜂起ニ關スル外事新聞記事拓殖務省回付,明治二十九年乙種永久保存第七卷,典藏00000076037,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臺灣總督府檔案
臺灣日日新報,松村氏之噩耗,19210304,版次6 
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尹章義,2006,歷史月刊。
「雲林事件」中的松村雄之進,陳文添,2012,《臺灣文獻別冊》,9-17頁
臺灣總督府第一件高等官懲戒撤職紀錄,陳文添,2012年,網頁資料擷取於20200623,網址:https://www.th.gov.tw/epaper/site/page/97/1317

 

 

其正

總在減肥,但減不下來,牡羊座。喜歡老街區的氛圍與神祕,品味古老文化帶來的故事,在當代與歷史之間來回穿梭,帶來不為人知的小知識與小秘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