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瑪麗】「人型桿菌」?獵巫受害者?一個一百年前的隔離故事

【傷寒瑪麗】「人型桿菌」?獵巫受害者?一個一百年前的隔離故事


各位閱讀本文的讀者,肯定知道當下台灣與世界各國正在打一場艱難的戰爭,因為我們對付的是「看不見的敵人」──武漢肺炎病毒(正式名稱為Covid-19)。

武漢肺炎症狀可怖、有嚴重後遺症,更會造成各國醫療體系崩潰。但它最可怕之處,還是潛伏期長、可在宿主無症狀時傳染給其他宿主的特性。導致各國政府難以追查感染途徑,不是要花高成本檢疫,就是得把人民都視為潛在帶原者,全境隔離。

隔離很痛苦嗎?得武漢肺炎更痛苦。多數人願意配合政策,但也有人不自由毋寧死,覺得自己「肯定沒病」、「得了也不會死」,堅持要在非常時期,過自己的正常生活。

偏偏,這群人可能就有「無症狀帶原者」……這不禁讓人聯想到,一百多年前,有一位身體健康的女性,在她所到之處,卻一共有51人感染傷寒倒下。

當時衛生官員對她不諒解,為什麼害了這麼多人還要趴趴走?但她對當局更加不諒解,「為什麼我沒病,卻要把我關起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