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高事件】黑色奇萊的永恆懸案(下)

上篇→【邱高事件】黑色奇萊的永恆懸案(上)


邱高、胡德寧、李福明三人的失蹤,很快就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新聞,因為在那個時代(1972年/民國61年)的大學生,可是非常稀有的菁英。滿懷壯志的三位優秀青年,卻在意欲征服的山區中遭難,完全不知生死下落。不僅他們的親人朋友焦慮擔憂,整個社會也非常關心事件的發展,政府、警方動員了大量資源人力,前往奇萊山區展開搜索行動。

然而,這卻是一道前所未有的難題……

 

在此之前,台灣所有的山難搜救行動,若非搶救活著的求救者,就是要帶回不幸遇難者的遺體。無論生死,搜救者至少知道遇難者的位置。可是這一次,邱高三人卻是失落在龐大險峻的奇萊山區中,他們究竟是在哪個位置遇難?在哪條路徑行走?在哪個稜線等待救援?搜救者應該帶多少資源,從哪個方向開始搜索?

在這次事件中,搜救者只能以極為有限的資訊來判斷上述問題的答案。不巧的是,邱高一行人並沒有告知親友自己的行程,而且他們入山後的行程,根據事後研判,也與他們在入山申請書上寫的不同,讓搜救者更難掌握他們的行蹤。

種種不確定性,無疑大幅增加了搜救的困難度,當時的台灣沒有這樣的救援經驗,更不用說讓專業山難救援系統來組織搜查了。儘管如此,南投、花蓮的警力、山地青年服務隊、體協登山協會、輔大登山社等組織,還是盡了最大力量投入搜救,希望能夠趕在遺憾之前,挽救三人性命。

 

百般困難的搜救行動

邱高事件搜救路線圖
《聯合報》1972年9月14日報導

南投縣仁愛分局為了搜索邱高等人,一共派出三組人馬,於9月11日清晨從天池出發。隔天12日下午,由刑警林復珍率領的組別,在奇萊主峰跟南峰的山脊稜線上找到了邱高的白色汗衫,以及可能屬於另外兩人的灰色白線筆記本,另外還有一條登山繩索。確認物品為三人所有之後,眾人一時感到雀躍,因為這個區域算是縱走路線中的安全地帶,邱高等人有可能在此處避難過。而且附近也有不少原住民的獵寮,提升了三人被原住民發現、獲救的可能性。

然而很快地,搜救隊就遇到另一個難題。

從花蓮縣方向趕來的另一組搜救人馬,因為口糧攜帶不夠,又沒有後勤系統,自己也陷入危機之中。幸好南投仁愛分局得知之後,連忙送了白米、豬肉、青菜等糧食過去補給花蓮搜救隊。等到花蓮搜救隊再度展開搜救行動,已經過了一天時間。

無論是南投還是花蓮的警局,在進行搜山行動時,事實上都沒有任何的「搜山經費」。南投馳援花蓮的物資,是仁愛鄉民眾服務站提供的,南投仁愛分局本身沒有經費支應這些物資。也就是說,當時的搜救隊,完全是秉著人道精神,在經費拮据、經驗不足、更沒有指揮或後勤系統的情況下努力運作的。這樣的情況十分克難,也嚴重損耗搜救者的體力精神,使本來就極為困難的搜山行動,變得更加困難了。

接著,9月13日在奇萊北峰的搜索行動,則遭遇到原住民在當地獵熊的場景。參與搜救的輔大登山隊長林樹雄聽見陣陣的熊吼聲從樹林中傳出,不免感到心有餘悸,也聯想到這有可能就是邱高等人在卡羅樓山棄置物品的原因。回想周廷旺發現的棄置物,有許多是登山者的必需用品,若這些物品真的為邱高三人所有,那他們很可能是遇到緊急狀況才倉皇棄物逃難,之後也因此遇難。

邱高等人,莫非是遇到了熊襲而不得不逃難嗎?會是在逃難的過程中摔下山崖,或是迷路而受困嗎?真是如此的話,那麼他們的情況不再樂觀,因為北峰一帶路程非常險峻,主峰到北峰之間缺乏水源,在這段路程間搜救的林樹雄等人就遭遇到口渴的問題。另外根據熟悉奇萊山的原住民說法,北峰的峭壁是不可能攀爬的絕路,若邱高三人走此路徑,不可能翻越北峰斷崖到達花蓮縣。所以對邱高三人從花蓮縣脫出的寄望,恐怕要放棄了。

儘管如此,身為同學的林樹雄還是對邱高三人抱持信心,他們曾經一起攀爬過許多山脈,他相信那三人的體力跟知識能夠支撐下去……一定會無恙的。

他們必須保持信心,才能夠對抗茫然搜索行動帶來的絕望。

 

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搜索

國軍出動軍機協助搜救行動
《中央日報》1972年9月13日報導

儘管陸續找到了邱高、胡德寧跟李福明的失物,但各個搜救隊伍仍然無法定位三人的下落,無論是在南峰、北峰,都只見到散落的物品。台灣省政府林務局也開出直升機,但在茫茫林海之間,卻不見任何人影。究竟,他們三人是迷失到哪裡去了呢?

《聯合報》1972年9月15日報導

在廣闊又深邃的奇萊山脈中,這個問題的答案,宛如大海撈針一般,縹緲難尋。

9月16日,由90多人組成的11組搜救隊,再次開拔進入奇萊山西麓,準備進行所謂「地毯式搜索」。但奇萊山是如此大、地形如此崎嶇,不知道有多少稜線跟山崖,即使再投入10倍以上的人力,也不可能真的搜遍整座奇萊山。

眾人研判,邱高三人此時仍有生還機會,如果他們有足夠的求生知識,有足夠口糧,還有可以遮風避雨的場所的話……但再過一週,邱高三人就失蹤整整一個月了,若再不趕快找到他們,他們的生存機率只會越來越渺茫。

搜救隊員們抱著信念,迅速啟程,然而奇萊山的險峻不只在地形上,更在那翻臉如翻書一般的天氣變化──9月17日,奇萊山區下起了雨,阻礙了搜救隊員行進,同時也暗示了失蹤三人的命運恐怕難以樂觀。在驟降的氣溫之中,眾人只能採取「找半天,休半天」的策略,否則就連救人者也會變成等待救援的對象。

到了9月20日,邱高之父邱坤鎔跟胡德寧之父胡孝樁,決定開出懸賞金額一萬元,給找到生還者的搜救者;若找到遺體,也會給予五千元賞金。這兩個數字的賞金在那個年代可是相當豐厚。同一天,搜救隊在奇萊北峰與塔次基里溪上游附近的坑洞到處尋人,在遠東金礦的一個廢坑洞中,找到了一床棉被和高粱酒的殘跡,不過他們帶回物品之後,很快就判斷出這是當初的礦坑工人所留,又是空歡喜一場。

另外一組人馬「中華山岳委員會搜救隊」,也在這天由霧社趕往松雪樓,準備從鳶峰、奇萊三莊進入奇萊山區,對濁水溪源流及主峰東坡展開15天的重點搜尋。搜索隊的十二名隊員及來自東埔的十二名原住民,都是曾經登過奇萊大山的老手。搜救隊領隊蔡禮樂認為,邱高三人在卡羅樓山棄留部份衣物之後,可能有兩個動向:一個是西下濁水溪,準備攀上合歡山腰的霧社支線公路未能如願,另一個是在奇萊主山寬大的山脊上迷路,誤走東稜或巴托蘭溪,而被困在竹林或死谷中。於是他們分作兩隊,一隊由鳶峰、降落濁水溪源流,向卡羅樓山發現邱高棄物的山坡搜尋,另一隊向主峰東稜及巴托蘭溪谷搜尋。

然而這一切的努力,最後仍以白費功夫收場。三人的家庭,過了一個傷心的中秋之夜。

 

在林海中尋找縹緲的希望

《聯合報》1972年10月1日報導

失蹤者的父親們,為了救子已經是極盡一切可得的人力,情緒瀕臨極限的他們,到了仁愛鄉的布農族長老處尋求卜卦協助。

「失蹤的學生仍在天長山斷崖的山洞中待救。」長老們卜卦後這麼說。

可是這個帶來希望的卦象,仍然沒有實現。

中秋節過後,9月25日,台灣省警務處與國軍也加入搜救邱高三人的行動,這是第四階段救援行動了,一共有600人左右投入搜救。就在「七四零五」部隊到達奇萊山北峰與三號奇萊山莊地區時,他們突然聞到一股濃烈的臭味。同時,在奇萊山主峰與三三零零高地的中華山岳委員會搜索隊成員,也聞到一樣的氣味。

這莫非是失蹤者的……?

兩支搜索隊急忙會師,混合編組後再度分頭向奇萊山莊上游溯行、向奇萊山峰北北西方向尋找臭味來源。或許到了這個時刻,眾人應該要做好心理準備,他們只能帶三位大學生的遺體跟遺物回家了。

然而,即使是這麼沉重的微小願望,依然沒有被奇萊山應許。第四階段的搜索行動以失敗告終,除了一些失蹤者用過的湯匙、筷子,沒有人找到邱高、胡德寧或李福明的一絲蹤影。同一年,台灣警民一共又發動兩次搜救行動,但是還是一無所獲。隔年1973年,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組成一支搜索隊,成為第七次搜索邱高三人的行動,結果依然令人失望。

那三位年輕有為的大學生,就這樣消失在奇萊山峰的靜謐山林之中。

時間過去,等他們歷劫歸來的希望早已不存,留下來的只有一堆疑問:邱高三人在不幸遭遇山難之前,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

富有經驗的搜索隊和登山愛好者們,根據地形跟遺留物狀況,提出了許多的理論。像是邱高等人可能在紮營時遇到熊一類的野獸襲擊,倉皇逃難時失足跌落,或是不慎迷路;也有人認為他們裝備中缺乏水壺,可能是在尋找水源時發生意外;或是困在某處不為人知的山谷洞穴,救援隊遲遲找不到他們而錯失良機……可能的解釋有很多種,但邱高三人的遺體一天沒被找到,這個事件就永遠是一起讓家屬跟台灣登山界午夜夢迴的懸案。

 

超自然之說

巨大的懸念,甚至勾起了一些超自然的說法:據說,有搜救者在遺留物附近,看到三雙插地的筷子,所有的台灣人,肯定都知道「筷子插地」或「筷子直立」有多麼不祥的暗示。另外,流行於台灣鄉野奇談的「魔神仔」,也被流傳是邱高三人失蹤的可能原因。魔神仔心懷惡意,刻意誘導登山者「鬼打牆」,在山林間走向迷途死路,這樣的傳說在台灣,太多太多了……

那麼邱高三人,有可能是遇上了比熊還可怕的無名力量,才不幸遇難嗎?

《玫瑰之夜》上登的靈異照片,後面的影像被認為是「穿著胡德寧外套的小人」

先別急著批判這樣的說法是穿鑿附會,消費災難。因為就在邱高事件發生的9年後,某位登山者成功登上南華山能高北峰時,喜悅地拍了一張照片……沒有想到,獨照後面竟然出現了一個狀似「小矮人」的形影,盤坐在他背後的石頭上!

事主想必是嚇壞了,他把這張找不到解釋的「靈異照片」公開,結果卻激發更詭異的效應。邱高事件失蹤者之一胡德寧的母親,看到這張照片,激動地指認:小矮人身上穿的就是她兒子登山穿的外套!

這代表甚麼?胡德寧等人還活著?或是他的外套被「小矮人」──也就是「魔神仔」常見的形貌──穿走了呢?抑或是……消失已久的他們,其實已經用某種方式,「加入」了奇萊山林的隊伍……

各種讓人駭然的說法,隨著這張「靈異照片」再度流傳起來,登山界於是又組了一次邱高事件搜索部隊,心想著至少要為這起謎團畫下句點──很不幸地,依然沒有任何結果。

 

悲劇後的未來

在邱高三人的壯志不幸被「黑色奇萊」吞噬之後,奇萊山依然有眾多登山者願意冒險挑戰,大多數的人還是能夠成功登頂,帶回美好回憶──但也有許多人,從此長眠在他們深愛的大山深處。

在這無數次的挑戰之中,至今仍沒有人知道邱高三人,失落在奇萊山的何方。

三個好友一同登山、一同失蹤,這個悲劇原型在臺灣人的心靈中投下一個巨大陰影,隨著時間過去,流轉、改編成為玉山「黃色小飛俠」的傳說原型……

因為奇萊山山難事件頻傳,而邱高事件的「無結果」,更讓投入大量搜索人力物力的台灣政府、警方、登山界備感挫折。因此在這次事件之後,社會輿論開始呼籲政府建立一套完整的山難搜救系統,以避免邱高事件中搜救隊缺乏預算、臨時湊隊,以及得知山難情報太過緩慢等問題再次發生,又造成更多的遺憾。登山者本身的訓練跟裝備不足、還有恣意更換路線導致出意外後難以搜索等問題,也受到登山界的檢討。

這並不是社會對邱高事件預期的理想結果,但既然無法把人帶回來,那麼利用這次教訓,保護未來的登山者,或許就是本次事件,除了遺憾之外能留給台灣人的重要遺產。

延伸閱讀:

黑色奇萊很可怕,但玉山也有「小飛俠」:
【都市傳說】千萬別跟黃色雨衣走?神秘的玉山小飛俠/黃色小飛俠

阿里山千人洞,是否吞噬了紐西蘭青年?:
【人間蒸發】千人洞無名骨骸究竟是誰?紐西蘭青年魯本失蹤事件

 

參考資料:

《聯合報》,第三版,〈登山三人行 半月無音訊〉,1972年9月11日。
《聯合報》,第三版,〈 結伴登臨奇萊峰 人在虛無縹渺中 卡羅樓山北方發現汗衫手杖 不知是否為三名大學生遺落 〉,1972年9月11日。
《聯合報》,第三版,〈青年登山下落不明 陸空搜尋未見蹤影〉,1972年9月12日。
《聯合報》,第三版,〈救難飛機出動七航次 全力搜尋登山三青年〉,1972年9月13日。
《聯合報》,第三版,〈人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攀峰越嶺萬丈豪情‧三人同行充滿自信 準備工作未盡周全‧廿日未歸望穿秋水〉,1972年9月13日。
《聯合報》,第三版,〈失蹤三青年 登山而經驗 橫跨能高峻嶺有餘 縱走奇萊連峰不足〉,1972年9月13日。
《聯合報》,第三版,〈登山失蹤青年‧迄昨尚未尋獲 找到兩件汗衫‧顯露一線曙光 發現散落物品地區‧已越奇萊危險範圍 搜索人員重新編組‧分向靜觀盧山進發〉,1972年9月13日。
《聯合報》,第三版,〈從棄留物品現場研判:登山伙伴驟遭變故 倉皇奪路迷失歸途〉,1972年9月14日。
《聯合報》,第三版,〈三青年登山失蹤 四組人深入搜尋 曾龍華抵霧社參加搜救 建議向山脊及水源尋找〉,1972年9月14日。
《聯合報》,第三版,〈奇萊北峰山胞狩獵 斷崖險嶺驚聞熊嚎 稜線一帶全力搜尋失蹤學生 三組工作人員昨安返松雪樓〉,1972年9月15日。
《聯合報》,第三版,〈山上所獲散落物 由靜觀送抵霧社 經邱坤鎔仔細辨認後 確定大部為邱高所有〉,1972年9月15日。
《聯合報》,第三版,〈青山鬱鬱人蹤杳‧翠谷寂寂無覓處 俯瞰奇萊峰山勢險峻‧縱目卡羅樓斷崖絕壁 林局直升機入山搜索‧盤旋復盤旋悵返霧社〉,1972年9月16日。
《聯合報》,第三版,〈破曉時分全面搜山 重點指向奇萊西麓 九十多人作放射性搜索 翦上校率廿餘勁旅救人〉,1972年9月17日。
《聯合報》,第三版,〈奇萊連峰‧山中稱「怪」! 形勢險巇崢嶸‧氣候變幻莫測 山難早有殷鑑‧不可輕率登臨〉,1972年9月18日。
《聯合報》,第三版,〈山中嚴寒冒險搜索 家長懸賞尋找子弟〉,1972年9月19日。
《聯合報》,第三版,〈三組人金礦去來 失蹤者仍無音訊 坑中發現‧一床棉被兩瓶酒 攜回研判‧開礦工人所遺留〉,1972年9月21日。
《聯合報》,第三版,〈玉魄清輝照霧社 此處月圓人未圓 家長尋兒歸愁懷百結 牛魔角附近發現皮帶〉,1972年9月23日。
《聯合報》,第三版,〈警署關切失蹤青年 指派幹員積極搜尋 家長另組隊搜索天長山 第四階段行動‧將於明日展開〉,1972年9月24日。
《聯合報》,第三版,〈搜救三名失蹤青年 展開第四階段行動 奇萊北峰傳出濃烈臭味 搜索人員分批查究原因〉,1972年9月26日。
《聯合報》,第三版,〈登山失蹤偌大謎團 家長期盼全面搜尋 動員一千多人‧搜索二十多天 三人生死莫卜‧五點疑竇待解〉,1972年10月6日。
《聯合報》,第三版,〈健行登山會再組搜索隊 今赴奇萊山區 搜尋失蹤學生 〉,1973年8月18日。
《聯合報》,第三版,〈 台灣山岳傳奇 邱高山難事件 影響深遠 〉,1995年9月15日。
ETToday,〈3雙筷子插地!3男大生消失「黑色奇萊」 46年無解的邱高事件〉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