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食記】武漢肺炎的來源?蝙蝠湯事件簿


你,喝過蝙蝠湯嗎?

「矮額,蝙蝠湯?不就是武漢肺炎的來源嗎?」你或許會這麼認為。

武漢肺炎的起源,有許多陰謀論,像病毒可能出自當地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市場內有間野味店販售孔雀、狐狸、駱駝、豪豬、無尾熊、海蛇料理。大量的病毒也在市場驗出。

那麼,這和蝙蝠有甚麼關係?

有學者指出,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附近的武漢疾控中心(武漢P4實驗室),曾使用蝙蝠作為病毒實驗的動物。蝙蝠被視為冠狀病毒可能的原始宿主,蝙蝠除了實驗用之外,網路上也流傳起各種中國人吃蝙蝠、喝蝙蝠湯的照片。比如說小男孩和蝙蝠喇舌、網紅開箱吃蝙蝠等等。聽起來蝙蝠好像是很毒的動物,大家會不會擔心,台灣人也會中鏢呢?

 

 

台灣友邦帛琉也愛吃蝙蝠?

一般來說,礙於野生動物保育法,一般人在台灣可能難以吃到蝙蝠肉,喝到蝙蝠湯。但是若前往我們的友邦帛琉、或美國塞班島旅遊,就有機會嘗試。蝙蝠湯、蝙蝠肉,到底是甚麼味道 ? 據說,蝙蝠肉吃起來像雞肉,也有人說像鳥肉,蝙蝠肉有一股腥味,不過配上椰子汁可以去腥。

喝蝙蝠湯時,也有先後順序。2005年1月,帛琉總統雷蒙傑索曾對台灣訪問團說:蝙蝠湯要先喝湯,再吃肉。訪問團的成員有陳水扁、陳唐山、林錦昌、林佳龍、黃志芳、林成蔚等人。雷蒙傑索特地準備了水果蝙蝠湯(會稱水果蝙蝠是因為當地蝙蝠以水果為主食),招待來訪的一行人。    

陳水扁總統喝完湯之後,這道蝙蝠湯就在官員們之間傳來傳去,有人閃躲,也有人嘗試。其中,有一個人勇敢的嘗試了這道料理,那個人就是現任交通部長林佳龍。根據報導指出,林佳龍用叉子剝開蝙蝠的胸膛。蝙蝠不難去皮,去皮後的蝙蝠肉光滑溜溜。至於吃起來的口感,林佳龍也覺得像雞肉。

帛琉人是真的愛吃蝙蝠湯嗎? 事實上,有一說是帛琉人其實不太獵捕蝙蝠來吃的,帛琉人將蝙蝠視為門神,加上獵捕蝙蝠很麻煩,必須要前往山上,用獵槍獵捕蝙蝠。蝙蝠湯乃是因觀光客而興起的一道美食,若要養用蝙蝠湯還必須事先預訂,才有機會吃到。

 

台灣與蝙蝠

堀川安市《台灣哺乳動物圖說》
圖片來源: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 數位典藏服務網

蝙蝠湯對帛琉人而言既然是如此,那麼對台灣人而言呢?儘管在過去吃狗肉的年代,在台灣也少有飲用蝙蝠湯的例子。那麼,蝙蝠與台灣人之間的關係又是如何呢? 

早在清治初期,蔣毓英的《台灣府志》就有提到蝙蝠。其後,在《恆春縣志》中有對蝙蝠的描述:「伏翼:即蝙蝠。爾雅曰:「似鼠而有肉翅,晝伏夜飛,一名夜燕」。古今注:「一名飛鼠。其屎,淘之為夜明砂」。湖雅曰:「相傳鼠食鹽則化蝙蝠,能食蚊。其屎入藥,名天鼠矢 ,一名夜明砂 ;屎中皆蚊眼」。按:蝙蝠介禽獸之間,而究為鼠類,故附鼠後。」

換言之,蝙蝠又名伏翼、夜燕、飛鼠。根據《恆春縣志》描述,蝙蝠有肉翅,長的很像老鼠,只有在晚上才會出來活動。蝙蝠的排泄物可入藥,名天鼠矢,或者是夜明砂。所謂的「天鼠矢」或「夜明砂」有何效用? 根據中醫醫典的記載,夜明砂據有「清肝明目,散瘀消積」功效,可用來治療眼疾、瘧疾。

進入日治時期,由百壽堂藥房發行的《壹百良方自療法》一書當中,也使用夜明砂入藥,治療多種眼部疾病。而日本人也將蝙蝠分類為大蝙蝠與小蝙蝠。大蝙蝠以水果為主食,而小蝙蝠則以昆蟲為主食。

此外,在南美洲有一種吸血蝙蝠,吸血蝙蝠喜歡吸牛、馬、雞的血。有時也會攻擊熟睡中的人們,吸血蝙蝠用尖銳的門牙淺咬人類的鼻子、手指頭表皮,再用舌頭舔血。吸飽之後,吸血蝙蝠還會用唾液止血,所以在熟睡中被吸血而渾然不知的人可不少。此外,在巴拿馬,吸血蝙蝠是一種疾病病原的媒介,這種疾病雖不至於對人有影響,但是卻對馬匹造成傷害。也因此巴拿馬當地不甚喜歡吸血蝙蝠。

同樣在日治時期,已有日本人研究台灣原生種蝙蝠。1926年,台北師範學校的教員堀川安市發表了〈台灣產蝙蝠〉的調查報告。堀川經過四年的蒐集與觀察的結果,台灣一共有十二種蝙蝠。其中,生活在火燒島的蝙蝠,白天都躲在岩洞中,以果實為主食。人工馴養時,堀川會餵食火燒島的蝙蝠吃甘藷、香蕉、蜜柑、人參等等。蝙蝠特別喜歡吃甘藷與香蕉。火燒島的蝙蝠在日本人的分類中屬於大蝙蝠科。

堀川安市《台灣哺乳動物圖說》
圖片來源: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 數位典藏服務網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蝙蝠屬於菊頭蝙蝠科,這類蝙蝠分布在台北的芝山岩、淡水、深坑、五堵、九分等地,最南邊可以到恆春。這類的蝙蝠以昆蟲,像是甲蟲、鰆象。由於堀川的蝙蝠一共有十多種,無法一一介紹。

戰後,在許多報章雜誌上,曾出現許多介紹蝙蝠的文章。有外國人來到台灣街上,看到許多台灣人都在吃蝙蝠,感到非常驚訝,但後來經確認,外國人應該是將「菱角」的招牌誤以為是蝙蝠。巧合的是,菱角的主要產地,還是陳水扁總統的故鄉官田。1972年,《民聲日報》一篇名為〈神秘的蝙蝠〉的文章提到,蝙蝠可以活超過二十年,而且在哺乳類當中,蝙蝠擁有相對較強的抗病能力,以狂犬病為例,蝙蝠有很好的對抗狂狂犬病的能力,甚至有醫學家曾有意從蝙蝠身上提取防疫血清。所以,蝙蝠雖然有帶原病毒等不佳形象,但事實上這個特質,卻對人類防疫工作有重大貢獻。 

 

結語

蝙蝠到底是不是帶來武漢肺炎的元凶呢?這個答案還需要時間考證研究。不過帛琉人吃蝙蝠湯,並沒有傳出這類疫情;中國人吃蝙蝠湯,就引爆了全球的災情。種種陰謀論流傳,讓人不禁懷疑,吃蝙蝠或許不是重點,位於武漢的P4實驗室才是造成問題的原因吧。

 

參考資料:

林修全,〈帛琉端出蝙蝠湯 扁硬著頭皮喝〉《聯合晚報》2005年1月29日,4版。 王慧美,〈帛琉水果蝙蝠〉《聯合晚報》2005年1月29日,4版。
屠繼善,《恆春縣志》(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
許水,《壹百良方自療法》(台南:許水,1938)。
蔣毓英《台灣府志》(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77)。
堀川安市《台灣哺乳動物圖說》(台北:台灣日日新報社,1931)。
不著撰人,〈神秘的蝙蝠〉《民聲日報》1972年1月20日,8版。

 

 

練馬超大根

是一位在練馬專偷大根的小偷,偷完大根後,喜歡跑到黑色酒吧,偷聽各種都市怪談傳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