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說】鐵鉤殺手前傳:德克薩卡納月光謀殺案(下)


【都市傳說】鉤子殺手出沒!情侶們的惡夢(上)

打得火熱的愛侶們,滿腦子只想要找個無人打擾的地方浪漫約會。沒有人會去想,自己會在男女朋友的懷抱之中,慘遭連環殺手殺害。

這一天,是1946年2月22日,是一個美好的週五夜晚。

將近午夜時分,25歲的吉米.霍里斯(Jimmy Hollis)開車載19歲的女友瑪莉.琴恩.拉瑞(Mary Jeanne Larey)到了德克薩卡納(Texarkana, 橫跨德州跟阿肯色州的同名雙城區域)附近的知名情人巷,延續他們看完電影的約會時光。那個情人巷區域,距離最近的住宅區末端,至少有100碼遠(約91.44公尺長)。

對於情侶來說,這是不被打擾的最佳選擇;對於正在朝他們靠近的殺手來說,是更完美的選擇。

那個男人戴著挖了兩個眼洞的枕頭套,高舉手槍現身在情侶眼前,殘酷地命令兩人下車。他的手上沒有「鐵鉤」,不過他就是10年後流傳全美國青少年口中的「鐵鉤殺手」真身:「魅影殺手」(Phantom Killer)。

 

圖片來源:電影The Town That Dreaded Sundown

蒙面殺手的瘋狂命令

夜半的情人巷約會急轉直下,變成了恐怖事件。這個瘋狂的蒙面男子,究竟想對情侶做甚麼?

「給我把褲子脫掉!」他先命令男方霍里斯。

霍里斯戰戰兢兢、不明就裡地脫下褲子,然後就受到蒙面男用手槍槍托狠狠地打了頭部兩下,槍枝碰撞跟頭骨碎裂的聲音,讓女方拉瑞以為自己的男友被子彈打中了。

「我們沒有錢,放過我們吧!」拉瑞拿出霍里斯空蕩蕩的皮夾,秀給蒙面男看,然而對方根本不是來搶劫的。她也被用鈍器打了一下,隨後,她聽見蒙面男命令她站起來。

「跑,給我開始跑!」蒙面男又下了一個詭異的命令,但拉瑞只能照辦。她努力地跑,跑向路邊的一台車,想向車主求救,然而她卻失望地發現,車子是空的。

蒙面男瞬間出現在她的面前。

「你跑甚麼!」他大吼道。

拉瑞感到不解,「是你叫我跑的……」

「說謊!」蒙面男再度擊倒拉瑞,並用手槍性侵犯了她……

這一夜,變成了漫長的惡夢。不知道過了多久,跑了多久,受傷的拉瑞隻身一人,終於從荒僻的情人巷逃到了住宅區,得到居民救援。同時間,頭部重傷的男友霍里斯也重拾意識,請騎車經過的路人幫忙。至於瘋狂蒙面男呢?早就消失在暗夜之中了。

對霍里斯跟拉瑞來說,這肯定是一次難以回復的創傷經驗,但他們還算是「幸運」的,因為他們至少倖存下來了。在未來不久後,那名蒙面男將會被人稱為「魅影殺手」,而這對情侶的人生噩夢,將會是一系列名為「德克薩卡納月光謀殺案」(Texarkana Moonlight Murders)的第一起案件……

 

月光下的情人巷連環謀殺案

德州鮑伊郡(Bowie County, Texas)警長比爾.普萊斯里(W. H. “Bill” Presley)帶領調查,但他們很快就遇到嚴重的困難。雖然兩位被害人都活了下來,但一個說兇手是白人,另一個卻說對方是黑人,警方根本不知道要怎麼找到犯人。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蒙面男的手上應該沒有鉤子。

警方的困擾,很快就得以──變得更加困擾。犯人在一個月後再度出現,但他再度消失,只留下兩具屍體。

同年3月24日週日早晨,一位機車騎士在另一條情人巷理奇路(Rich Road)上,發現了一對年輕情侶慘死在一輛轎車內。男性死者是29歲的理查.L.葛里芬(Richard L. Griffin),在駕駛座上被槍擊頭部兩次身亡;女性死者是波莉.安.摩爾(Polly Ann Moore),她死時只有17歲,還未成年。她的身軀面朝下趴在後座,有證據顯示她可能是在車外被射殺在一張毯子上後,才被放回車內。

這起命案開始弄得人心惶惶,謠言傳得沸沸揚揚,說女孩可能被兇手性侵犯。純樸的美國南方鄉民義憤填膺,紛紛奮起要幫忙警方找犯人。可惜的是,這股熱血在下一起命案發生之前,只帶來了一百個假線索。

布克跟馬丁命案的報導

第二起命案發生在同年4月14日,13日晚間,15歲的貝蒂.喬.布克(Betty Jo Booker)在樂隊吹奏薩克斯風,表演結束後,搭上了17歲的好友保羅.馬丁(Paul Martin)的車,兩人在眾人面前揚長而去,殊不知這是人生的最後一面。

14日清晨,男孩的遺體先被人發現,搜索隊則在中午找到女孩。兩人都被槍殺身亡,而且倒地處距離馬丁的車都有一段距離,或許是他們試圖逃亡,或許是殺手又玩起了對付拉瑞的遊戲。無論如何,他們的最後一刻肯定是十分恐懼。

兩起命案加上霍里斯與拉瑞遇襲的案件,一共三起暴力事件,都發生在「停車在偏僻情人巷的年輕男女」身上。不過,若是鄉民們一時間以為只要不開車去偏遠路邊就很安全,那肯定是大錯特錯。

同年5月3日,一對待在家中準備上床睡覺的夫婦,37歲的維吉爾跟36歲的凱蒂.史塔克斯(Virgil and Katie Starks),在家中遭到槍擊。聽到巨響之後,趕到客廳的凱蒂親眼看到丈夫想從沙發起身,然後踉蹌地倒回沙發,鮮血噴了出來。凱蒂立刻打電話報警,但就在此時,不知從何方出現的子彈打穿她的臉頰,擊碎了她的下巴跟一排牙齒。凱蒂.史塔克斯太太最後活了下來,但她時時提心吊膽,不知何時會跟丈夫一樣被殺害……

 

比病毒可怕的連環殺手

出門不安全,在家裡也中槍?二戰好不容易剛結束,人們和平的生活卻又被這波連環命案打亂了。德克薩卡納的鄉民不敢在晚上出門,依靠夜生活經濟的商店、酒吧、咖啡廳生意下滑,但旅館倒是多了一種客群──丈夫不得不出差,只好帶小孩躲到旅館住的婦女。

宛如鬼城的德克薩卡納,變成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不是因為兇手再次出擊,而是因為這裡是德州,人人都擁槍自保。警察開車巡邏若是不開警笛,可能就會被緊張過度的屋主射死。

在這人人自危,高度緊繃的氣氛之中,所有人心中都只有一個想法:造成這局面的該死殺手,到底是哪個王八蛋?

偏偏,這個兇手就像他的綽號「魅影殺手」一樣,自從殺害維吉爾.史塔克斯之後,就宛如魅影一般消失在暗夜之中,不再出場。憤怒鄉民即使想為自己的鄰居報仇,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人。警方前前後後,查了大約400名嫌犯,然而都沒有足夠證據能夠定罪。

不過,就在「魅影殺手」消失之後,一個阿肯色州的菜鳥警察,找到了一台失竊的車。他本來只是照章行事,想不到他一查這台車的失竊時間──竟然跟命案時間一樣!於是,他循線逮捕了21歲的女性佩姬.史溫尼(Peggy Swinney),並掌握到她的丈夫尤威.史溫尼(Youell Swinney)涉有重嫌。他不只是在命案期間偷車,還很可能就是命案的凶手。

左二:疑似是兇手的尤威.史溫尼
圖片來源: Tillman Johnson Collection

尤威.史溫尼被逮捕的時候,曾經對警察說出:「你們不只是為了偷車來抓我的。」至於他的妻子佩姬則是更加情緒崩潰,屢屢在供詞中透露細節,暗示史溫尼疑似就是犯下第二起命案的兇手。看來,史溫尼高達八成就是「魅影殺手」了──可惜的是,所有的證據都是環境證據,加上唯一證人佩姬是他的妻子,依照法律,她不能被強迫作證指認丈夫。史溫尼最後因為竊車累犯而被判處終身監禁(實際上關了32年),「魅影殺手」在史溫尼入獄後,再也沒有犯下新案件,「德克薩卡納月光謀殺案」就此不了了之。

 


「魅影殺手」消失了,不過幾年之後,美國卻開始流傳起「鐵鉤殺手」(The Hook)的故事。兩個事件內容,都是情人巷的情侶慘遭攻擊或殺害的故事。這兩個殺手究竟有沒有關係呢?會不會是「魅影殺手」斷手之後,裝上鉤子繼續殺人?

因為「鐵鉤殺手」本身沒有實際可以對照的案件,我想應該就只是一個都市傳說而已。只是這個都市傳說,並不完全是虛構來嚇唬聽眾的,很可能正是從「德克薩卡納月光謀殺案」衍生而來。那個震撼過擁有兇悍鄉民的德克薩卡納的殺手,宛如魅影一般來去又消失,他留給人們的恐懼,從來沒有得到化解。也難怪會轉化成都市傳說的型態,在美國新一代青少年口中流傳下去。

 

參考資料:

David Mikkelson, The Hook, Snopes.com, 1998
David Mikkelson, The Boyfriend’s Death, Snopes.com, 2001
Jan Harold Brunvand, The Vanishing Hitchhiker: American Urban Legends and Their Meanings, 1981
Texarkana Murder Mystery, Texas Monthly, 2014
The Texarkana Moonlight Murders, Morbidology, 2018
Michael Newton, The Texarkana Moonlight Murders: The Unsolved Case of the 1946 Phantom Killer, 201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exarkana_Moonlight_Murders#Consternation_and_panic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