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巡禮】大肚山望高寮與東海古堡(上):碉堡死亡紀事


望高美景

澄橘的夕陽光輝灑落在大坡地上,站在山崖處,臺中的美景盡收眼裡,低矮的的灌木與芒草沙沙搖曳,迎面又來陣陣清風,令人心境感受到無比開闊。這裡是望高寮,臺中大肚山上的知名景點。夕陽落下後,便是欣賞夜景的美處,不少大學生、年輕人,甚至一家大小會前來此處散步放鬆,夜晚晴朗時還能見到滿天星星。

這麼美麗清幽的地方,殊不知卻隱藏了百年來深不見底的驚悚故事……就在「東海碉堡」與神祕坑道裡。

 

位於臺中大肚山上的望高寮,夜景非常美麗,然而也發生過多起死亡事件
圖片來源:臺中觀光旅遊網

 

戰爭與和平

2008年前,望高寮共有三處巨大的垂直型碉堡,其中一座以「東海碉堡」著稱。碉堡的興建原因,是因為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軍研判日後臺灣、沖繩都可能會是美國為首的同盟國軍隊上岸攻打的重要軍事地點,因此展開「全島要塞化」,要將臺灣、沖繩各處可能被盟軍攻擊的地點,都設立防空陣地以及緊密的地下連絡網。

這些聯絡網彼此之間以坑道連結,入口處相當巨大,像一支巨型的小黃瓜。然而,盟軍後來選擇「跳島戰術」,直接從菲律賓跳過臺灣,攻打沖繩,因此臺灣各處的碉堡基地並沒有真正派上用場。不過隨著戰後中華民國政府來臺,秉持著「反攻大陸、堅守寶島」的信念,這些碉堡又重新被使用,甚至建設了更多的防禦設備。

這些軍事設施,雖然多為一般民眾不可親近之處,但隨著軍隊營地陸續開放之故,多年來成為各地愛探險、露營,或者踏青登山的人們,於路途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地景,大肚山望高寮也是如此的地方之一。

 

望高寮上的糾葛

望高寮在1990年代一度成為犯罪是非之地

雖然軍方逐步開放了望高寮及其上碉堡的管制,但一開始卻也沒有任何單位給予保養與維護,久而久之,這邊逐漸變成不良分子出沒之地,或是秘密交易進行之處。即便軍方做了一些鐵門想要杜絕前來使用的人,但地方民眾仍然常發現碉堡內留有吸毒用的針頭、粉末,本應存放槍砲彈藥的碉堡,竟然變成毒品蠱惑人心的是非場合。

很快地,這裡出現了更駭人的事件。

1993年,臺中白雪舞廳知名舞女許秀藝竟忽然失蹤,警方漏夜偵辦,發現她與舞客林聰明是同時失蹤的,而且兇手是同一團體,俞鑌哲、蕭遠建,以及陳訓志。

兇手只因為同棟出租大樓的許秀藝手拿行動電話(當時非常貴重),便判斷她身價不凡,於是於晚間拿著開山刀、手銬,以及童軍繩等用品,潛入許秀藝的房間,發現存款上有15萬元,於是他們密藏在此,一直等到凌晨時,許秀藝與林聰明一起回來,兇手集團便決定持刀制伏兩人,再以童軍繩綑綁手腳,之後便依照許秀藝給予的帳號密碼前往金融機構盜領現金,沒想到,卻僅僅領到3000元。

惡心重大的歹徒們相當生氣,便決定殺害兩人,據兇嫌說法,活埋林聰明後,他們先掐許秀藝使其窒息,但許女卻繼續呼吸,接著他們再用童軍繩勒緊她的脖子,也依然沒有成功,最後是在望高寮上用刀砍殺她脖子三刀後,再將許秀藝的屍體丟到望高寮山坡下,手段相當兇殘。


2008年7月,登高寮碉堡內驚傳有屍體藏於內處,死者是31歲的張姓女子,發現時,該女子屍體臉部已經爬滿蛆蟲,手腳帶有戒指、腳鍊,臉上則因腐爛而辨認不出。隔日,才有一名婦人前往臺中市第四分局指認,依據飾品、衣物等,婦人判定這就是她的大女兒。那麼是誰犯下此案?

婦人說,最近聽聞女兒與她的男友梁姓男子感情不好,恰好沒過幾天,大女兒就失去了蹤跡。警方依此沿著此線前往找尋梁姓男子,才剛找到,梁姓男子便直接跟警察坦承是他所犯下的命案。原來,該對男女各受疾病纏身,過往感情便糾紛不斷,由於過去都是男方為女方繳交保險費,可是梁男最近工作不穩定,無法繳交,張女便因此跟梁男大吵一架。

吵架後的隔日上午,他們前往望高寮碉堡,但又因此事大吵一架,梁男自稱情緒失控,便以左手壓住張女身體,右手持水果刀繞過脖子割了兩刀,女子血流不止並因此斷氣。嫌犯還自稱,因為殺害女友後自己良心過意不去,就在頭七當天前往中友百貨附近購買二十朵女友最愛的白玫瑰,再前往碉堡把花放在屍體旁邊,沒想到,女友屍體在當天傍晚就被發現。

除上述社會案件外,望高寮上還曾發生過女子分屍男友棄屍案、全家在汽車內引一氧化碳自殺案、計程車自焚案、酒店欠錢案。酒店欠錢案的當事者,還被帶到望高寮碉堡內,活活地被球棒打死,可以說這裡真是治安死角,紛擾不斷,至於碉堡以內呢?那又是另一番故事了。

 

深不見底的東海碉堡

2002年5月,一名曾姓男子和十多名同事一起到望高寮上烤肉,酒酣耳熱,烤熟的肥肉味道濃烈瀰漫,眾人相當開心。就在此時,有人提議要進去碉堡探險,這時曾男自告奮勇,說他曾經去過別處碉堡內,熟悉內部,因此就爬入碉堡內,進而要網下方地道深入。

沒想到,人才剛下去,同事們就聽到慘叫聲和一陣墜入底部的轟然巨聲,原來是曾姓男子掉下去了,同事們立刻打電話找臺中市消防局報案,消防員小心地拿著探照燈和擔架,並全身裝好垂降設備,才在燈光昏暗的碉堡內底處看到曾姓男子,小心翼翼將男子垂吊回平面後,發現曾姓男子已經雙腳骨折,必須前往醫院急救並緊急給予手術。

這起案件,想必沒有讓類似情況的主事機關警覺起來。因為到了2008年,一名碩士班研究生在離望高寮不遠處的臺中都會公園內做調查,沒想到就在拍照取景時,一不小心,直接墜落到底部,這一跌倒就跌了5層樓的高度,研究生後腦受重擊,全身上下多處骨折,不幸慘死於碉堡內。

這起案件終於引起了管理單位,也就是國防部的警覺心,2010年,臺北地方法院認定國防部沒有設置警告標誌也沒有設立保護措施,因此判定國防部要賠償該名研究生的父母112萬元。

可是,就這樣結束了嗎?鏡頭從臺中都會公園切回到望高寮的碉堡上,2006年,在沒有預警之下,拆除了兩座日本時代的垂直型碉堡,唯一剩下的,就是俗稱13號的碉堡,也就是上述提到的「東海碉堡」。已經習慣碉堡風景的在地人士對記者發出感慨說,雖然碉堡附近治安條件不好,地下通道又很複雜,但拆除碉堡卻讓當地失去在地特色,應該是要好好維護,修繕現在刻意被封閉的地下通道,讓民眾前來體驗,不然只會有更多好事之徒來這裡尋求刺激而已……。

二次大戰13號碉堡。約於1945年建成
圖片作者:Fcuk1203
Creative Commons BY-SA 3.0

 

(下篇待續)

【死亡巡禮】大肚山望高寮與東海古堡(下):神祕坑道的詭異之聲

 

 

其正

總在減肥,但減不下來,牡羊座。喜歡老街區的氛圍與神祕,品味古老文化帶來的故事,在當代與歷史之間來回穿梭,帶來不為人知的小知識與小秘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