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死發財夢:開場


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呢?
每一個亡魂,都會歷經這樣的覺醒過程……渾渾噩噩,以為還在生前某一天;然後意識到周遭不太對勁,怎麼有一堆牛頭馬面(by the way,每個亡魂發現的時間點不太一樣,也有可能是在油鍋裡才發現);終於發現自己已經「死了」,對,真的死了,沒有討價還價餘地……好了!準備去奈何橋排隊喝孟婆湯投胎吧!
所以就這樣了嗎?
 
冥鏡在成為實習判官之前,就對這個過程感到不太能接受。或者說,是覺得有點不甘心。所以他沒有像其他亡魂一樣急著投奔奈何橋,而是選擇留下來去考判官。心裡暗暗想著或許哪一天,會有機會找出自己的死亡原因……
「喂!」他的房門外傳來超大聲的敲門聲,「你要睡到甚麼時候啊!」魅嵐的嗓門也特別大聲。
可惜,他的上司跟同事有點不可靠就是了。
「幹嘛,」冥鏡用不耐煩的聲音喊了回去:「小閻王的單位不是已經被解散了嗎?」
「誰說的?你不要用這種理由逃避上班喔!」
「上次秦廣王不是下令……」
「喔,」門外的雞婆女子變得更加興高采烈:「秦廣王大人可是帶了一個亡魂去找小閻王大人了呢!他們現在正在開會討論。看起來,你還是得要起來上班,哈哈哈!快起床!」
「甚麼!……」冥鏡心中感到訝異,還混雜了一絲高興……但他必須把那份高興壓下去。
他必須維持那個慵懶又不耐煩的人設,讓同事都以為他根本無心工作,他不能輕易展露心中追求真相的熱情。
因為展現熱情是危險的。
在他所剩不多的生前記憶中,他記得這一點……


(小閻王殿)
「呃……大哥,想不到你會來……」
小閻王毫無官威的擺出一副愣住的表情,因為他的地盤上不只湧入一堆牛頭馬面,還有他最害怕的大哥秦廣王,而且……秦廣王還帶了一個亡魂?
「小弟,請坐。」秦廣王毫不廢話地要求弟弟坐下,隨意指了一張凳子——至於小閻王平常的寶座,已經被他自己坐走了。
「等等,應該是我請你坐才對,這裡是……」
「我趕時間,你坐下聽我說就好。」秦廣王還是一樣讓人毫無插話餘地。
「這個亡魂,」他指向牛頭馬面包夾中的亡魂,一個瘦小、顫抖的中年男性,「檔案說應該是自殺的,所以我們本來要把他丟去自殺者專用的區域。」
「我不是自殺的!」亡魂忍不住大叫,但馬上被旁邊的牛頭馬面嚇到閉嘴。
秦廣王瞥了亡魂一眼,「嗯,就如小弟你聽到的,我用孽鏡台查看了一下,這人真是惡貫滿盈啊。」他停頓了一下,「但他的罪業中沒有自殺這一條。」
「所以,為什麼會判定他是自殺的?」小閻王問道。
「好問題,因為我們冥界人手不足,常常要依靠陽間的調查。陽間的紀錄說這人是自殺的,但這個案子顯然有問題……」
室內突然陷入沉默。
「我想到小弟你搞的那個東西,」秦廣王再度開口,口氣變得溫和很多。「那個調查,如果不要浪費時間在一堆自以為的說教,也不要再隨便亂抓不適合的亡魂來調查的話,可能也是有點幫助。」
「!」
小閻王感到腦袋瞬間一片空白。
我剛剛是被大哥認可了嗎?
小閻王還來不及想清楚,也來不及開口。「那就交給你囉!」秦廣王就帶領大隊人馬,風風火火地離開了小閻王殿……轟隆轟隆,牛頭馬面的腳步聲遠去,留下一個空蕩的小閻王殿,以及那個瘦小、看起來快嚇死的中年男子亡魂。
「那個……大人,」亡魂有點靦腆地開了口,「我叫薛春發。」
「很好,薛春發,」小閻王雙手環胸,恢復了他的官威。「本王會帶領實習判官們查明你的死因!」
「不是啦,大人……」亡魂露出一絲討好的微笑,囁嚅地問道:「可不可以通融一下,我不想知道真相,但我也不想下油鍋,我可不可以直接去投胎啊?」
「不可以!」小閻王發出威嚴的怒吼,讓亡魂又縮了回去。
「這是大哥交代的任務……本王一定會使命必達!」

《吊死發財夢》 —The Begin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