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怪談🥃】金門當兵真實鬼故事


酒保的弟弟當兵時,抽到了金馬獎,在金門當兵。以下是酒保弟親身經歷的怪談。
金門因為歷來裁軍之故,有許多廢棄營區。酒保弟也剛好遇過裁軍,從鎮西營區被改派到中興營區。
有一天,他剛好有個空檔,就在鎮西營區後方閒晃,看到那邊有個廢棄營區,就往那邊走去。

金門當兵真實鬼話之一

荒煙漫草,人煙已杳,徒留空蕩的軍事建築。
 
他走到像是伙房的建築物前面,看到一隻鳥頭下腳上,倒插在水溝蓋裡面。
 
這個畫面實在是讓人有點不舒服,他就默默離開了那裏。回到自己的營區,他聽到其他官兵講那個後方營區的故事。
 
在那裏還有軍隊進駐的時候,伙房兵走進伙房,結果卻看到鍋子那邊有個人影……人的雙腳朝上,頭部朝下,倒插在鍋子裡,上半身完全看不見了。

 
不知道那個伙房,到底發生過啥事?


金門當兵真實鬼話之二

這個故事,是50年代博物館館長張信昌大哥講述的親身經歷。

當年,張大哥抽到了「金馬獎」,到金門去當兵。跟同為菜鳥的另一個新兵一起被指派滾油桶,苦不堪言,兩人一直用力推油桶,累得要命。

雖然滾油桶非常辛苦,但兩人到了下午3點半左右,就提早完成了,而他們要到下午5點才要回部隊集合。

於是兩個菜兵心想:既然還有1個半小時,就去偷個懶睡個午覺吧!剛好,金門有大量的洞穴,他們看中其中一個,拿裡面堆積的木板當門檔,就在裡面睡起覺來。

他們實在太累了,睡得很熟,朦朦朧朧之間,張大哥彷彿看見門被打開來了……有一個人,就這樣走了進來。

咦?等等?怎麼會有人?這人是誰?張大哥隨即發現,可怕的還不只是有人走進來,而是他雖然恢復了意識,卻完全無法動彈。他努力地想要轉頭,看旁邊的同梯狀況,只瞥見他不斷在流淚,一樣無法動彈。

看來來者,不是普通的人。

張大哥努力看清那個來者是誰。對方的鞋子看起來很奇怪,完全不像營區裡長官會穿的軍靴……還比較像是抗戰電影裡的裝扮。他試圖往上看,但因為頭部無法動彈,只模糊地看到那人的肩膀上,竟然是……星星啊!

來的人竟然是將軍啊!


「你沒有資格看我!」

張大哥聽到對方一聲怒吼,原來這位「將軍」也知道他們在看他。接著,將軍狠狠的拿起槍托,打在他身旁同梯的手上。他聽到對方的慘叫聲,但兩人仍是動彈不得,也說不了話。

將軍開始狠狠地責罵兩人,他們不記得內容,也不記得過了多久,只知道被罵得很慘……然後就在兩人心驚膽跳,不知道還要被罵多久的某一刻,將軍突然說:「好,我要走了。」

說完,兩人就可以動了。將軍早已消失,但他們拿來當門的木材,確實被打開了。同梯的手明明狠狠被槍托打過,但看起來一點傷痕也沒有。

兩人發現,此時早已是晚上7點……早就遠遠超過集合時間啦!完啦!兩個新兵狼狽回到營區,想也知道被處罰得非常慘,解釋也不可能解釋。

許久之後,兩人去金門八二三炮戰戰史館參觀,看到展覽牆上掛著關於這場戰役的照片與文字。忽然間,他們都注意到了,其中一個將軍的長相,看起來好眼熟啊……

雖然他們沒有把對方的臉看得一清二楚,但他們還是認出來了,那就是責罵他們的將軍。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