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怪談】中和鬼屋女屍事件:無名女子喪命廢屋,被社會遺忘的死亡怪談


房屋是給人居住、工作、生活的,沒有人維護的房子,注定要面臨沒落傾頹的命運。不需要多少時間,只要幾年的疏於照料,新屋、豪宅就可以在瞬間變成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廢墟。

有些老屋得以改頭換面,成為一代新創景點;有些老屋沒那麼幸運,但至少死得更乾脆,在拆除聲中告別世界。那些無人聞問的廢棄房屋呢?被冠上「鬼屋」之名,散發出讓人皺眉的氣味,變成城市邊緣人的聚集處,甚至成為某些人結束生命的終點站……前陣子才發生過「臺北醫院城區分院」鄭州路廢墟被探險直播主發現上吊遺體的事件,今晚就讓我們來回顧,一起被遺忘已久的「中和鬼屋女屍事件」。

圖片來源:pxfuel

鬼屋中飄來恐怖的氣味

1971年7月26日,那是個炎熱的夏日,娜定颱風剛走不久。臺北縣中和鄉中山路26號的空屋已被棄置三年,無人維護的空屋氣味本來就不好聞,但現在更糟了,它散發著腐屍的氣味。

這棟房屋是臺灣土地銀行的房產,不過在此之前,還有多次轉手,最早應該是當地村長所建的氣派中國式房屋,曾有堅固磚牆和美麗紅瓦,院中種滿翠竹,大門的門匾上寫著「靖安居」。後來陸續轉手到臺灣省政府跟土地銀行手中,在幾起慘案的傳聞之中,成了無人想駐留的「鬼屋」。

據說,10年之前,曾經有省政府職員的眷屬,在此屋左側第二間房間上吊身亡;不久之後,又在房屋門前的小溪,發現了男人的遺體。兩起死亡事件,為本屋帶來繪聲繪影的鬧鬼傳聞,大人們因為聽過事件,不敢隨意進入「鬼屋」,只有小孩無所畏懼,敢呼朋引伴進入鬼屋探險。

不過,再怎麼初生之犢不畏虎,小朋友在屋中聞到恐怖的腐臭味,也是會知道不對勁的。

游忠的兒子在屋中聞到了腐肉的氣味,趕緊跑回家通知父親,正好,他的父親就是空屋的看守人,理應照看房屋狀況。他當時沒有想太多,只擔心兒子聞到的氣味,是來自走失已久、可憐餓死的寵物貓。

他拿起手電筒,前進到屋中查看腐臭味的來源,就在左側第一間房,怵目驚心的影像震撼了他——那不是貓,而是人類的屍體,在炎熱高溫的摧殘下已然腐爛。

圖片來源:《中國時報》

鬼屋之中,驚現女屍

游忠很快就向警方報案,7月27日,臺北地檢處檢察官徐士斌與法醫相偕驗屍,把屍體的內臟帶回化驗。

屍體是誰?為何死在此地?在鬼屋的魅影之下,屍體發現消息傳出,更加駭人。

這具遺體屬於年輕女性,年紀估計不會超過20多歲,身高大約159公分,被發現時身上穿著綠色洋裝。因為天氣炎熱,她在這裡不過幾天的時間,就已經面目全非,頭髮脫落。法醫推測她的死亡時間至少在5天以上。

她的身邊,遺落著一只黑色小皮包,裡面有尼龍絲襪、21塊錢新臺幣、白花油和鋼筆等物,可以合理推測這是屬於死者的物品。但現場還有一些男性的物品,像是男用襯衫、領帶、旅行袋等物,看起來是最近才留在鬼屋之中。這讓人不禁啟了疑竇:這位女性死前身邊有沒有別人在呢?話說回來,她到底是怎麼死的?難不成是被人所害……?

警方一開始的偵辦方向很混亂,死者是自殺還他殺的理論,各有擁護的一方。而現場也沒有妥善保護,警方甚至無法確認死者穿的短褲,究竟是在院子裡被發現,還是掛在死者的腳踝上。

死者是怎麼死的,是遭人攻擊、拖進鬼屋中殺害嗎?是跟人約會,卻發生爭吵結果遇害嗎?還是心情憂鬱,來到空屋中決定自我了斷?從現場證物的紛亂,根本無從判斷,只能等待法醫調查,才能釐清真相。但即使法醫再厲害,也難以解答另一個更大的謎團,那就是女子的身分究竟是誰?

圖片來源:《聯合報》

是誰家的悲劇?

警方公布中和鬼屋發現無名女屍消息,寄望趕快有人出面認屍。想不到,還真的很快就有人出面了。一位鄭姓中年婦女,帶著長子前來指認,說是女屍的遺物,跟自己女兒鄭美榮離家時所帶的物品很像,身高、體型、髮型也恰好符合。

鄭美榮是一位23歲的年輕女性,本來在客運公司當服務員,但卻在職場中鬧出感情糾紛,結果男方因為公款問題被開除,女方也忽然辭職失去音訊,沒有跟家裡聯絡。這位焦急的母親,非常擔憂女兒的下落,認為男方很可能知情,卻找不到男方對質。接著,就是「鬼屋女屍」的消息。

鄭美榮的多項特徵都與「鬼屋女屍」很符合,難道就是她嗎?鄭姓中年婦女指認屍體,卻遲遲無法確定這是否就是自己的女兒。對警方來說,這則是最有希望的一條線索,因為其他來認屍的近20人,所持的特徵全都與鬼屋女屍不相符。

眼看謎團答案好像近在眼前,卻硬生生被事實給幻滅了——活生生的鄭美榮,在1971年7月30日由友人周季盈陪同站了出來,親身證明了自己只不過是離家出走,鬼屋女屍的身分還有待查明。不過,警方不免也感嘆鄭美榮跟鬼屋女屍之間確實有多重巧合,不管是身高、體型都很相近,就連攜帶的物品也幾乎一致啊!

一個家庭鬆了一口氣,但這就表示,社會上還隱藏著另一個家庭,等著收到傷心的訊息。

圖片來源:《中國時報》

自殺?他殺?混亂中的一絲線索

回到本文主角身上,死在鬼屋中的無名女屍,究竟是怎麼身亡的?雖說現場一片混亂,但還是可以做一些推測。

經過初步的勘驗,檢察官跟警方的理論偏向認為死者是死於頸部勒殺,但並不確定是自殺還是他殺。如果是他殺,現場應該會有打鬥痕跡,死者也應該會掙扎,但並沒有留下任何跡象。

如果是自殺呢?死者有可能採取「坐著上吊」的方式,用那條留在現場的領帶、以及牆壁上一根彎曲的釘子把自己吊死,從領帶有一段打在釘子上面,斷裂痕跡與掉在地上的另一段相符,可以推測可能是死者自殺後,屍身腐壞加上重量扯斷了用以自盡的領帶。

法醫的鑑識結果,支持自殺的論點。從頸部的壓痕位置來看,鬼屋女屍的顎下到耳後有一道長長的壓痕,符合上吊的痕跡;相對來說,若是她從後方被人勒殺,那壓痕應該會是橫向的。牆上那根釘子向下彎曲的形狀,以及女屍雙腿的跪姿彎曲形狀,也支持著女子上吊身亡的理論。

除此之外,法醫也檢驗出女屍肝臟中含有甲醇跟乙醇的成分,顯示無名女子生前可能喝了「私酒」,至於劑量是否致命?是否喝了私酒影響到女子的上吊身亡?這點就還留待法醫作進一步鑑定才能判斷。

圖片來源:《聯合報》

被遺忘與被拆除的命運

這幾乎就是我們所知的「鬼屋女屍」的一切了。我們雖然知道她的命運,卻不知道她的身分,也不知道她身邊是否有人陪伴——或對她下毒手。據說,臺北市重慶北路的私娼寮中,不見了一位性工作者;後來又有匿名信來報,說有位幫男友出錢處理車禍的懷孕顏姓少女,收到來自「中和鄉永和路」的信件後就此消失……鬼屋女屍是她們嗎?如果不是,那麼她們的命運又是如何呢?這世界上,還有人在等待她們回家嗎?

報導對「鬼屋女屍」的追蹤到此斷絕,徒留一段令人惆悵又發毛的鬼屋新怪談,為「靖安居」增添一條新的幽魂。這座鬼屋至今安在?以地址查了Google Earth,看來是早已不存……曾經嚇壞附近居民與報紙讀者的幽魂們,大概也隨之消逝了吧。

延伸閱讀:

【鬼屋怪談】基隆林開郡洋樓、美琪酒吧:翩然起舞的火焰魅影
【鬼屋怪談】臺中烏日鬼屋:紅衣女子的幽遠怨念

參考資料:

中和訊,《聯合報》,〈鬼屋.女屍!〉,1971年7月28日,第三版。
永和訊,《中國時報》,〈空屋惡臭四溢 赫然發現女屍〉,1971年7月28日,第三版。
本報訊,《聯合報》,〈鄭姓婦人昨指認女屍 體形疤痕與乃女相似〉,1971年7月29日,第三版。
唐經瀾,《聯合報》,〈鬼屋女屍茫無頭緒 自殺他殺撲朔迷離〉,1971年7月29日,第三版。
劉嶽,《中國時報》,〈空屋無名女屍案、猶如墜入五里霧!〉,1971年7月30日,第三版。
永和訊,《中國時報》,〈空屋女屍案更加神秘性〉,1971年8月3日,第三版。
本報訊,《聯合報》,〈空屋女屍身分迄未查明 有人投函提供線索 情況特徵大致吻合〉,1971年8月5日,第三版。
吳添福,《聯合報》,〈空屋女屍深入檢驗 初步認定自縊致死〉,1971年8月7日,第三版。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One thought on “【鬼屋怪談】中和鬼屋女屍事件:無名女子喪命廢屋,被社會遺忘的死亡怪談

  • 1 12 月, 2020 at 7:57 下午
    Permalink

    挖 完全沒聽過這個命案 看起來在當年代也算有名的命案了^^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