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奪命排骨湯!醫院愛恨情仇比巴拉松更濃:西園排骨湯命案


「排骨湯真好喝。」

1965年4月2日,在臺北市西園路的安順醫院裡,39歲的老闆娘陳金枝如此對人說道。午餐排骨湯的美味讓她眷戀不已,就跟兩位隔壁的美容院女學徒拿剩下的排骨湯煮了稀飯,準備晚上讓所有人一起享用。

但誰會想到?中午還很甜美的排骨湯,到了晚上的稀飯裡面,嘗起來卻有股怪味,57歲的安順醫院院長卜震,吃了兩口就放下飯碗。看著妻子陳金枝吃了一碗多的稀飯,沒有阻止她。

他的舉動拯救了自己,但他的妻子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美味排骨湯竟成死神

4月2日那一晚,安順醫院裡的人們遭遇了大劫難。眾人用過晚餐以後,紛紛感到噁心、嘔吐、腹痛如絞,情況顯然不對,7個人被送到臺大醫院急救,但陳金枝在一晚的急救之後,仍然不幸身亡。其他6人:卜震(醫院院長,死者之夫)、陳麗珠(死者之妹)、周麗蓉(死者美容院助手)、周幸(死者姪女)、陳永宏(死者姪子)與俞洪銓(醫院助手)則慢慢恢復過來。

是甚麼東西讓他們中毒?雖然還沒有歷經檢驗,但警方心底已經有個概念,那就是所有死傷者都碰過的那碗排骨湯。排骨湯從4月2日當天早上熬起,中午吃過一次,到了晚上就產生了讓卜震吃不下去的怪味。看來,問題就在排骨湯裡面沒有錯。

究竟是食物中毒,還是裡面被人放了毒藥……?在釐清這點之前,辦案警方就因為卜震的可疑行徑而盯上了他。為什麼卜震明知食物有怪味,自己不吃,卻不提醒妻子陳金枝跟其他人?

對於這個問題,卜震無法回答。他的無言為整起案件,帶來了更多的疑問。

《聯合報》1965年5月13日第三版報導

擒賊先擒王,老婆死了先懷疑老公

妻子死了,第一個遭受懷疑的都是丈夫,特別這個丈夫又有解釋不了的怪異表現,警方便開始以陳金枝與卜震的關係為中心來搜查本案。

卜震是江蘇人,來臺灣前在中國已有正式結褵的妻子,所以他跟陳金枝沒有法律上的婚姻關係。兩人同居了7、8年,周圍眾人都把陳金枝視為院長的太太,雙方都帶著自己跟前任配偶生的孩子。安順醫院隔壁是「蝴蝶美容院」,為陳金枝的姊妹陳麗枝所有,雙方就乾脆把廚房打通,醫院、美容院兩邊一起吃飯。

雖然兩人關係穩定,不過,一談到錢就傷感情。卜震跟陳金枝之間,一個開醫院,一個有開美容院的姊妹,而且跟了許多會,照理來說都很有錢,卻經常為了財產的分配而吵架。陳金枝在身亡前,曾在萬華一帶置產,當時卜震要求她把房屋放在自己的兒子(非陳金枝所出)名下,但陳金枝卻堅持要登記自己的名字。兩人據說為此不睦。

自己幾乎沒吃的卜震,會不會是知道妻子將被毒害,而保持沉默讓她吃下排骨湯……?辦案人員明顯地把這種可能列為重點。隨後,排骨湯的檢驗結果出爐,更加深辦案人員對卜震的懷疑。

《聯合報》1965年5月13日第三版報導

 

排骨湯本身沒有壞掉,但卻被加入了蘿蔔跟排骨以外的另一味——也就是常見的農藥巴拉松(Parathion,不是喝了必死的巴拉刈)!人體若攝取到過多巴拉松,將會感到頭痛、暈眩想吐,嚴重腹痛腹瀉,最後甚至可能導致肺水腫跟呼吸中止。在安順醫院裡的致命排骨湯,就是被加入巴拉松,卜震與其他幾位受害者聞到的也是巴拉松的異味。可憐院長夫人,沒有及時察覺而攝取過多巴拉松,最後不幸身亡。

根據安順醫院樓上的一位房客所言,他在4月2日當天下午3點30分,曾經聞到一股怪味,便去找正在看晚報的卜震。卜震聞言,就到走廊上嗅聞這股怪味何來,這時陳金枝從外面進來,說她認為味道是從水溝裡來的。如此,眾人就不再在乎此事,回去做自己的事了。

警方推斷,這就是排骨湯被下毒的時間,整起案件不是意外,正是一起預謀殺人的冷血命案。安順醫院不是農業場所,本身並沒有儲藏巴拉松,但警方卻從安順醫院的廁所中,找到了一個巴拉松藥瓶;過了一陣子之後,更在醫院內搜到一只可能用於混合巴拉松藥劑的碗。在在證明,這個心存不軌的兇手,不是在安順醫院之中,就是可以在這裡面活動……

測謊之後,意外嫌疑人現身!

此時,雖然警方主要的懷疑對象,仍是死者陳金枝之夫,也就是安順醫院院長卜震,不過也還沒有找到證據,可以斷定卜震就是兇手。畢竟還有許多人選,有機會可以在排骨湯下藥。

但是為什麼呢?為什麼要犯下這種恐怖罪行?兇手的目標真是為了毒害陳金枝嗎?抑或是針對卜震院長?同樣吃了點排骨湯而倒下的陳麗珠、俞洪銓等人呢?難道這些受害者全是兇手的目標?……但同時,她們每一個活下來的人,也都是可疑的嫌犯。唯一可以排除嫌疑的,就只有不明就裡慘死的陳金枝了。

為了解開這個糾結的謎團,從4月17日到18日的清晨,所有「西園排骨湯命案」的關係人,都被帶到刑警大隊訊問並進行測謊,釐清每人供詞間的矛盾,並找出誰可能在說謊。

經過多次測謊,最受懷疑的卜震院長,果然沒有通過全部的測謊,難道兇手就是他嗎?——慢著,在這之中,還有一個人也一樣沒有通過。

這個人就是醫院助手,32歲的俞洪銓。外表溫文儒雅,而且事發當天同樣中毒、被送往醫院急救的俞洪銓,為什麼會有問題?難道……他才是在排骨湯下毒的兇手?

擋人情路,殺你全家

警方越是深入調查,越覺得俞洪銓可疑。他曾在服兵役時,因為詐欺罪而關了一年半,是個有前科的人。出獄之後,他先到金山的永信西藥房工作,1960年8月來到安順醫院擔任卜震助手。

一直在調查中保持鎮定的俞洪銓,在1965年5月11日再度被警方訊問時,終於挺不住了。他在供詞中坦誠一切:沒錯,毒就是他下的,陳金枝就是他殺的!而且他的目標,就是這麼剛好,正是唯一身亡的陳金枝。

究竟為什麼呢?為什麼一個醫院助手要殺害院長夫人?為什麼要殺她,卻又同時下毒害所有吃了排骨湯的人?這背後的怨仇,都要從俞洪銓來到安順醫院的那一刻說起……

5年前,俞洪銓當上安順醫院的助手,他隨即愛上了院長夫人之妹陳麗珠。然而,這段戀情並不順利,因為陳麗珠的背後是富裕的姊姊陳金枝,陳金枝完全看不起窮光蛋助手俞洪銓,堅決反對兩人在一起。於是,俞洪銓追求陳麗珠的計畫終告失敗,失戀的他,一度在1961年2月離開安順醫院,直到1963年9月,又被卜震聘了回來。

這一次,他又愛上了另一個人——陳金枝的姪女周幸。兩人的感情發展得很順遂,周幸之父也不反對俞洪銓追求女兒,眼看一切水到渠成,緣份好像就要開花結果……問題是,陳金枝並沒有因此罷手。

陳金枝不斷地向周幸灌輸俞洪銓的壞話,說他是吃閒飯的人,並找人幫周幸介紹對象,使得最後周幸另嫁他人。更火上加油的是,陳金枝還命令俞洪銓抄寫周幸的結婚證書,簡直是二度傷害。

俞洪銓的愛情遭到老闆娘如此蹂躪,又看到醫院業務蒸蒸日上,自己不但沒得加薪,還經常被卜震跟陳金枝私下嫌棄。「我們不想養吃閒飯的人……」冷漠的耳語,一絲一絲傳進俞洪銓的耳中,一點一點在他心底,累積起比巴拉松更毒的仇恨。

於是,他繼續在供詞中說道:他買了巴拉松,趁著老闆娘煮了排骨湯,在排骨湯中下毒。當天晚上,卜震、陳金枝、與俞洪銓曾經心儀的兩名女子陳麗珠、周幸,都吃了那碗劇毒的排骨湯。從陳金枝開始,這些傷害過他的人一個一個倒下,而奸巧的俞洪銓,也順著眾人的動作,假裝自己中毒倒地……

圖片來源:pixabay

真相比排骨湯中的巴拉松更混濁

1965年5月13日,警方宣布他們偵破了「西園排骨湯命案」,兇手就是自己供認不諱、對陳金枝心懷怨恨的醫院助手俞洪銓。他們在俞洪銓認罪之後,帶他去中壢的振輝種子行指認,確定他在前一年的12月中旬,到這家店購買了一瓶巴拉松,那就是本案的凶器。

面對記者訪問,俞洪銓步履蹣跚,聲音沙啞,直說自己無比後悔。卜震跟兒子卜克東對這個結果感到很意外,但也感到如釋重負,自己終於不是被懷疑殺妻的嫌犯了。

慘案兇手既已就逮,似乎就有個圓滿的結果了?然而,許多謎團還是沒有解開。

卜震吃出了排骨湯中的怪味,但為什麼沒有阻止陳金枝跟其他人進食?這仍然是個讓人血管發冷的疑問,就連俞洪銓也不知道箇中原因。不過,俞洪銓倒是在初審時突然翻供,宣稱自己沒有下毒,真正的兇手就是卜震!

如果真兇是卜震,那俞洪銓又為什麼要先認罪?俞洪銓聲稱,這是為了要讓警方有時間去找卜震是兇手的證據。這……你相信嗎?雖然理由聽起來很牽強,但從當時警方的辦案手法來看,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在辦案前期,他們還沒有懷疑到俞洪銓身上時,警方傳喚俞洪銓都是為了要找卜震與陳金枝關係的相關線索。會不會是後來辦案不順,或有其他緣故,警方乾脆改把俞洪銓發明成兇手?

這是一種可能,另一種可能就是俞洪銓病急亂投醫,眼看死刑就在眼前,慌了的他收起發現的良心,趕緊嫁禍他同樣很討厭的老闆,也說不定。

無論你相信答案是哪一種,司法並沒有接受俞洪銓的翻供,他在初審跟二審被判了死刑,到三審時改判無期徒刑定讞,從此在監獄中渡過人生。

真相是甚麼呢?我們無法百分之百確證,只能感嘆那年安順醫院裡複雜的愛恨情仇,就如被加入排骨湯的巴拉松一樣,帶出了人性中最醜惡的一味……

延伸閱讀:

去看更多離奇怪案:
【離奇命案】理不清的四角糾葛:九日新娘命案
【離奇命案】久久不退房的房客,人頭早已不翼而飛?開封大旅社/一品旅社命案

參考資料:

《徵信新聞報》,〈排骨湯裡多古怪,七人中毒倒下來〉,1965年4月3日,第三版。
《徵信新聞報》,〈排骨湯中毒案,檢警均表重視〉,1965年4月4日,第三版。
《中央日報》,〈排骨湯中毒案,涉有預謀成分〉,1965年4月5日,第四版。
《徵信新聞報》,〈排骨湯中毒案,財產糾紛曾有爭吵〉,1965年4月6日,第三版。
《中央日報》,〈排骨湯中毒案新發現,死者陳婦胃部有農藥巴拉松〉,1965年4月8日,第四版。
《徵信新聞報》,〈排骨湯中毒命案,昨搜索安順醫院〉,1965年4月9日,第三版。
《中央日報》,〈卜震家廁所內,搜出農藥空瓶〉,1965年4月14日,第四版。
《聯合報》,〈排骨湯中毒案,斷係預謀殺人〉,1965年4月14日,第三版。
《聯合報》,〈安順醫院裏,找到一隻碗〉,1965年4月17日,第三版。
《徵信新聞報》,〈排骨湯命案,作測謊試驗〉,1965年4月19日,第三版。
《徵信新聞報》,〈排骨湯案續有進展,卜震俞洪銓測謊有反應〉,1965年4月22日,第三版。
《徵信新聞報》,〈排骨湯案,密雲不雨〉,1965年4月26日,第三版。
《聯合報》,〈稀飯調成斷魂散,殺人疑兇悔已晚〉,1965年5月13日,第三版。
《聯合報》,〈疑兇罪言,自稱不能受侮辱,竟認無毒不丈夫〉,1965年5月13日,第三版。
《聯合報》,〈度日如年四十天,大家都鬆一口氣〉,1965年5月13日,第三版。
《徵信新聞報》,〈排骨湯命案定九日宣判,俞洪銓推翻前供,企圖嫁禍給卜震〉,1965年9月3日,第三版。
《徵信新聞報》,〈排骨湯下毒案,俞洪銓無期刑〉,1967年5月9日,第三版。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3 thoughts on “【離奇命案】奪命排骨湯!醫院愛恨情仇比巴拉松更濃:西園排骨湯命案

  • 7 11 月, 2020 at 2:52 下午
    Permalink

    這個命案在民國50年代中XD 很紅耶 我印象中 台灣變色龍當時拍的時候 連那家藥房都有曝光一下子 讓大家知道XD(不知道有沒有記錯)

    Reply
  • 7 11 月, 2020 at 2:57 下午
    Permalink

    我在想如果能有較穩定的工作(還是有工作賺錢) 或者考上公職….我也來蒐集一些資料整理或者試著寫一篇給你參考好了 (略知道一些 但是沒有你專業 )只是可能要等了..不知道要何時了~~

    Reply
    • 7 11 月, 2020 at 8:04 下午
      Permalink

      好啊,祝你順利,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你的文章!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