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上)恐怖滅門降臨豪門,隱藏財寶庫暗藏玄機?


那是一棟非常豪華的別墅,即使位於新北投的高級別墅區中,占地200多坪的大格局也讓它獨樹一幟。它是兩層樓的花園洋房,花園裡有修剪整齊的草坪和矮樹,你要走上十幾階的石階才能進入大門。你或許會看著雅致的房屋外觀,想著能夠住在這裡面的家庭,不知道過得是多麼幸福愜意的人生。

幸福?過去或許如此。但在1974年4月27日的凌晨時分,這棟別墅裡面的人絕對不幸福。他們完全失去了「感覺」幸福的能力,因為他們一共兩男三女,躺在自己的血泊中,命喪黃泉。

這裡是臺北市北投區翠嶺路15號——其實本來應該是13號,但豪宅主人嫌棄13不吉利,想辦法把門牌換了。然而換來了更吉利的數字,也保護不了他們的性命。

恐怖滅門血案,降臨富貴之家

住在北投區翠嶺路15號的豪宅中人,是私立東海中學董事長查綏之一家。查綏之與他的妻子曹學珍在1974年4月22日前往美國考察旅行,因此不在家;他的長女查名婉、長子查名仁雖然也住在這裡,但剛好4月26日晚上都有事外出,躲過了劫難。其他的孩子若不是在服兵役,就是待在國外。

其他家庭成員就不那麼幸運了。

4月27日早上7點,查宅聘請的司機趙法治準時前來,準備接送查名婉的三個小孩去美國學校上學。然而,他發現小主人們並沒有一如往常吵吵鬧鬧下樓,叫門也無人回應,他只好自行登上查宅二樓,終於發現了這樁慘劇。

查名婉的17歲長子嚴興中,倒臥在二樓靠樓梯口的房間門口;他的舅舅,也就是查綏之的25歲次子查名杰,則是躺在第二個房間門口;妹妹嚴筱梅年僅14歲,死在自己的床上;而最小的妹妹王筱芬(9歲,過繼給阿姨故姓王)則和查宅傭人陳玉珍抱在一起,雙雙身中多刀慘死在臥室中。

趙法治連忙報警,北投分局的辦案人員隨即趕到,封鎖了整個現場。遠在南部的查名婉、在軍中服役的查綏之三子查名揚、四子查名宇接獲消息,隨即趕回家中。警方為了避免刺激失去三個小孩跟弟弟的查名婉情緒,不讓她上到二樓的血案現場。

富裕又人丁興旺的查氏一族,瞬間被死亡陰影壟罩。究竟是誰?是誰這麼心狠殺害三個未成年孩子?還殺害了無辜的傭人?為什麼悲劇獨獨降臨在查宅呢?

疑點甚多,顯示行兇者的冷靜?

整起案件,有許多的詭秘之處。警方從行凶手法和傷口痕跡研判,兇手至少應有兩人,而且下手非常乾淨俐落,死者之中的查名杰、嚴興中、和嚴筱梅都是一刀斃命,這不是一般人在衝動之下可以做到的。顯然,兇手是經過一番策畫,預謀來到查宅殺害了倒楣在家的死者們,並冷靜地處理後續。像是從查宅中被拿走的一本支票簿,就在查宅前面的一處草叢中,被警方找到燒毀的餘灰。顯然兇手認識到支票簿沒有用處,就將之燒毀滅跡。

儘管兇手們十分冷靜,還是留下一些可疑的蛛絲馬跡供警方查找。像是查宅的藍色雪佛蘭轎車,竟然就在兇案發現時也連帶失蹤。這台車平常是查名仁、查名杰兄弟駕駛,但查名仁當天不在家,查名杰死在家中,沒有人能夠開走這台車。附近的守夜員馬連城宣稱在凌晨還有看到查宅的雪佛蘭從山下開過,但他因為查宅人員經常半夜出出入入,就不以為意了。

藍色雪佛蘭轎車很快就在寧夏路被找到,這台車汽油用盡,被拋棄在寧夏路附近,上面有一些可疑指紋,以及一張中興橋過橋收據。有目擊者出面指認,曾看到兩名男子開這台轎車,把車停好後走進國聲酒店,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駕車。警方研判,這兩人就是查宅的兇手。

那麼兇手們為什麼要在查宅行兇呢?警方搜查查宅血案現場,發現查宅鮮少有被翻動之處,除了一個查綏之夫婦臥房中的夾層財寶庫。這個夾層財寶庫鑲嵌在床頭櫃上的牆壁之中,平時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端倪,若非熟悉查宅上下之人,或有事先做過嚴密調查,否則根本不可能知道這個財寶庫的存在,更不用說知道怎麼打開了。

可是,財寶庫偏偏被打開了,裡面的珠寶、支票、現金等10多萬元的財物全都不翼而飛,只留下兩枚可疑的指紋,很可能就是兇手所遺留。

警方由此研判,兇手必定是熟悉查宅狀況之人,更可能是查家的熟人。他們知曉查宅平日晚上不鎖外面的鐵門,也知道夾層財寶庫的位置和開啟方式。同時,他們還心狠手辣,不由分說地把屋中五人滅口,幾乎沒有讓他們有掙扎或商量的機會。是怎麼樣的兇手,才會符合這樣的特徵呢?

誰才能開啟夾層隱藏財寶庫?

既然有「能開隱藏財寶庫」這個條件,讓警方鎖定了熟人這個方向,開始徹查被害者們的交往關係,以及曾經在查宅幫傭過的司機傭人等等。曾有一個李姓司機,跟查宅的劉姓傭人相戀交往,引起查綏之太太曹學珍不滿,最後兩人雙雙離職結婚去。警方並沒有找到他們可能涉案的線索。

五位死者中,以查名杰的交往關係最為複雜,他跟哥哥查名仁都經常出入賭場、舞廳等聲色場所,結識了當代歌星名流,卻也交往上一些複雜的朋友,像是舞女和黑社會人士。警方還發現,查名杰雖然喜好聲色犬馬,但他追求的「色」跟一般紈褲子弟不太一樣,並不是女色。莫非,查名杰是男同志,而且殺害他的兇手就在他的交往對象之中?

警方鎖定了這個方向,詳細徹查查名杰當晚的行蹤,他們發現他在4月26日當晚,先是去理髮廳洗髮,再到汽車維修廠取回藍色雪佛蘭,與張姓、吳姓好友及東海中學同事們去吃宵夜,直到11點才駕車離去。到了27日凌晨12點30分左右,已經有巡守員看到那台車停在查宅門口,一直到凌晨2點半都還在。另外,查名杰總是隨身攜帶的一只零零七公事包,在他死時就放在他的身邊,然而公事包遭到撬開,裡面裝的財物、印鑑等物已不翼而飛。

種種跡象,讓警方更加懷疑,與查名杰相熟的其中一人或兩人,就是犯下查宅血案的兇手!查名杰很可能在吃完宵夜後,把兇手們帶了回家,兇手們見錢眼開或早有預謀,大開殺戒……

1974年5月4日,警方宣布他們抓到了這個人:他的名字是彭必成,他既是查名杰的好友,也曾擔任過查宅的司機。當他於5月3日在家中被捕時,他還一度從後門逃走,割頸自殺,緊急送醫獲救。從這些條件來看,他還真是像極了兇手。

(究竟彭必成是不是兇手?請收看下篇)
【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下)兩人行兇卻找不到第二人?詭異案情是否冤枉了誰

延伸閱讀:

管仁健,「同志」相殘的翠嶺路滅門案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