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下)兩人行兇卻找不到第二人,詭異案情是否冤枉了誰?


↓上篇請看↓
【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上)恐怖滅門降臨豪門,隱藏財寶庫暗藏玄機?

根據警方宣布的案情,年僅26歲的彭必成是在服役時與查名杰認識,他擔任過「司藥」一職,因此略通人體跟醫藥知識。他因為缺錢用,而打起了出身富裕的查名杰主意,打算跟他借錢。

1974年4月26日那天,查名杰發薪資給東海中學員工,帶著剩下的15萬元,放在他的零零七公事包中,跟朋友、教職員去吃宵夜。之後他便離去,到羅斯福路上接了彭必成回家,兩人一直聊天聊到凌晨1點多。

借錢不成生仇怨?還是早已預謀搶劫?

彭必成向查名杰商請借錢,然而查名杰卻覺得他要借的數字太大,拒絕借他,而且公事包裡面的是學校經費的一部份,也不能隨便動用。想不到彭必成「早有準備」,拿出懷中預藏的刺刀,當場刺進查名杰的心臟,讓他「一刀斃命」。隨後,彭必成一不做二不休,決定殺害被驚醒的傭人陳玉珍,以及待在查宅的三兄妹。做案之後,彭必成盜走公事包跟隱藏財寶庫裡的大量財物、兩瓶威士忌及錄音機等物,駕著藍色雪佛蘭汽車逃跑。事後,他讓他的妻子把兇刀藏到板橋娘家,再把喝光的威士忌空瓶跟錄音機丟到中正橋下。

彭必成不僅向妻子坦承自己「犯案」,也在即將被逮捕的時候,在家中留下遺書,向父親表示悔意,還表示他在銀行裡有1萬2千元的存款和面額2萬元的股票,要妻子好好照顧兩人的小孩。警方也從他在中和的家中,起出了從查宅盜走的12萬元、港幣4500元、日幣1萬元與銀行存摺等物。從這裡看起來,他還真是像極了犯下驚天血案的兇手。

是這樣嗎?

不要忘了,警方一開始的調查顯示,這起血案的兇手至少應有兩位。不僅現場跟死者身上的刀傷如此顯示,開著藍色雪佛蘭到寧夏路棄車的人也被目擊者認證有兩個。如果彭必成是兇手之一,那另一個人是誰?警方為什麼前面說有兩個兇手,後面又宣稱此案全由彭必成一人犯下?而且如果彭必成擁有一筆為數還不小的存款和股票,他又何須為了一時借不到錢殺人?而且竟然還是帶著兇刀半夜會親密好友,突然拿刀出來殺他全家!

這麼多的矛盾,實在讓人很難無視。儘管警方積極想要破案,也無法忽視這麼多的疑點,否則他們無法說服檢察官。於是,他們把矛頭對準了彭必成之弟,彭必炎。

消失的共犯?無法找到第二人的雙人行兇理論

彭必炎在案件發生時,正在軍中服役,看來是有了不在場證明。儘管如此,警方還是將他列為重點調查對象,取下他的毛髮、血液進行比對。同時還指控彭必炎在軍中偷竊了一把卡賓槍刺刀——這把刀正是殺害查宅五人的兇刀,警方認定彭必炎偷了這把刀後,交給哥哥彭必成讓他殺害了那五人,因此將彭必炎也一同逮捕。

那麼,彭必炎就是共犯嗎?讓警方頭大的是,他們無法證實除了偷卡賓刺刀之外,彭必炎本人跟此兇殘命案有任何牽連。

既然無法把彭必炎與案件連上,那麼就沒辦法找出那個「消失的共犯」了,偏偏本案檢察官蕭順水,頗為堅持本案犯人不只一人。他認為從現場看來,除了彭必成之外,一定還有另一人在場。但那個人是誰?偏偏找不到,檢察官只好用「不詳姓名之人」來起訴了。

除此之外,起訴書中還爆出前面無人知曉的事實:被害者之一嚴筱梅,遇害之前曾不幸遭受性侵害,最後是右背中了一刀流血過多、被性侵的同時遭到枕頭壓制窒息而死,她身上殘留著O型的精液。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兇手」彭必成也未免太忙。要在凌晨同時殺人、強暴、還要盜取數十萬現鈔珠寶財物,將之分裝成四袋開車帶走。如果沒有那位「不詳姓名之人」的幫忙,還真是難以想像他能獨力做到這麼多大事啊。

警方偵辦案件時,暗示了不少彭必成與查名杰之間的曖昧關係,如果他們的關係牽涉到性,那麼真實的殺人動機究竟是什麼?彭必成前面的供詞一度宣稱,查名杰那天晚上是把他叫去「羞辱」的,他受不了才會殺人,再把現場故佈疑陣成搶劫命案。如果是這樣,那激憤的他為何又能精準地只刺查名杰心臟一刀斃命?又為何會想性侵嚴筱梅?

就在上法庭之後,原本「供認不諱」還畏罪自殺過的彭必成,也推翻了所有的供詞,苦稱自己是代人受過,絕對沒有借錢殺人這種事。那麼事情經過到底如何呢?彭必成在呈給法庭的自白書中提出了另一種說法。

看似荒謬的說法,莫非才是真相?

命案當天晚上,彭必成來到查宅與查名杰相處,查名杰拿了一瓶酒給他,隨後上樓洗澡,之後下樓來跟他一起看影片,接了一通來自香港的電話。就在這時,恐怖之事發生了。

兩個蒙面男子闖了進來,當場將查名杰殺死,彭必成嚇壞了,不斷跪地求饒,表示他並不是查家的人,也保證絕對不會報警。蒙面男子們似乎因此決定饒他一命,逕自去其他房間,殺害了其他的查宅人等,犯下了上述的種種暴行。

恐怖血案過後,彭必成並沒有馬上離開,他到各個房間一一查看,認知到除了查名杰以外,還死了傭人陳玉珍和嚴家三兄妹。這時,他一時財迷心竅,決定偷拿查名杰公事包裡的財物、港幣、日幣與錄音機等,這些東西也確實在他家被警方找到。彭必成聲稱自己沒有攜帶刺刀在身上。他的妻子卻作證道,她看了報紙之後曾追問彭必成跟本案有沒有關係,結果彭必成卻叫她把兩把尖刀丟掉。夫妻兩人也在1974年5月2日一起把錄音機等物處理掉。

這個「蒙面大盜」的故事,乍聽之下,實在很難取信於人。畢竟一般來說,若要殺人全家搶劫財物,還會管這個目擊者是不是這一家的人嗎?怎麼不把彭必成一同滅口呢?無論是檢察官還是法庭,都沒有採信彭必成的這番辯護,最後還是認定他就是查宅血案兇手之一,判處死刑。他的妻子、父親因為協助湮滅證物,也分別被判處徒刑。至於被鎖定為「可能共犯」的彭必炎,儘管受到重重針對,到最後都未能被證明就是出現在查宅的共犯,A型血型也與遺留在嚴筱梅身上的O型不合,因此擺脫了本案,只因為偷竊刺刀被軍法判處七年徒刑。

不過,本案還是留下很多疑點未能解釋,像是檢察官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的「消失的共犯」、彭必成與查名杰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等等。更不要忘記了,本案調查之初,警方收集了大量查宅現場與藍色雪佛蘭車的毛髮、指紋、血液等證物,但這些東西在起訴書跟判決書上,卻都沒有變成彭必成的罪證。莫非,是比對結果不如預期?彭必成血型跟弟弟一樣是A型,同樣不符合遺留在嚴筱梅身上的O型精液。難道,又要把這個結果推給「不詳姓名之人」的逍遙法外共犯先生嗎?

在重重疑點下執行的槍決,讓人不寒而慄

看到這裡,你應該多多少少會懷疑,彭必成這位青年,很可能根本不是本案殺人兇手,而是個「在錯誤時間出現在錯誤地點」的地獄倒楣鬼吧!不過,不管你有多少懷疑,甚至於當時的檢調、警方、法庭也難以自圓其說,他們還是一路判他死刑到最高法院,然後把他槍斃掉了。

查宅血案,就此得以「昭雪」。儘管我們至今還是不知道「不詳姓名之人」到底是誰,彭必成所遭遇的「蒙面大盜」會不會不是瞎掰的故事,而是荒謬絕倫的真實情況,更不知道血型的問題該怎麼解釋。但一切還是就這樣落幕了,查宅的五條人命不會復活,彭必成也不會復活,甚至連死後平反的機會都很難有。我們什麼也不能改變,只能盡量呈現這個案件中的各種疑點,把問題塞進各位的腦袋,製造一些令你困擾的煩惱……。

延伸閱讀:

【離奇命案】黃佩芬命案:在鬧區花店消失的少女,一年前早已命喪木柵山區?
【離奇命案】三屍三地命案:一段剪不斷的孽緣,如何化為三地死去的三條命?

參考資料:

本報訊,〈北投區翠嶺路發生血案 一家五口慘遭殺害〉,《中國時報》,1974年4月28日。
本報訊,〈苦主臥室內有個財寶庫 精心設計極為隱密 陌生人難知其底細〉,《中國時報》,1974年4月28日。
本報訊,〈北投查宅發生命案 二男三女慘遭殺害〉,《聯合報》,1974年4月28日。
本報訊,〈北投命案現場附近 尋獲失竊支票餘燼〉,《聯合報》,1974年4月29日。
本報訊,〈五口命案.搜集證據 嫌犯身分.尚在摸索〉,《中國時報》,1974年4月29日。
本報訊,〈藍色轎車在寧夏路找到 附近市民目睹 兩人下車離去〉,《中國時報》,1974年4月29日。
本報訊,〈查氏兄弟平時交往 警方清出端倪〉,《中國時報》,1974年5月1日。
本報訊,〈查宅血案採證齊全 可疑人物均已掌握 現場遺留指紋毛髮腳印 首席昨臨察看聽取簡報〉,《中國時報》,1974年5月2日。
本報訊,〈查名杰當晚遇害行蹤 辦案人員決徹底追究〉,《中國時報》,1974年5月3日。
本報訊,〈警騎四出搜捕嫌犯 查宅血案今可偵破〉,《中國時報》,1974年5月4日。
本報訊,〈查宅以前司機 彭必誠昨自殺〉,《中國時報》,1974年5月4日。
本報訊,〈北投查宅血案宣告偵破 兇嫌彭必成謀財害五命〉,《聯合報》,1974年5月5日。
本報訊,〈要求借錢被拒 預藏利刃行兇〉,《聯合報》,1974年5月5日。
本報訊,〈兇嫌與死者關係不尋常 錢財之外涉及「性」 告貸被拒頓時血流五步 殺人滅口殃及無辜四人〉,《中國時報》,1974年5月5日。
本報訊,〈行兇者究竟是幾人 檢察官存疑待求證 兩把利刃為何分別藏匿 二人下車所見是否屬實〉,《中國時報》,1974年5月6日。
本報訊,〈查宅血案是否有共犯 調查重點針對彭必炎〉,《中國時報》,1974年5月9日。
本報訊,〈北投查宅血案 進行最後查證〉,《聯合報》,1974年5月13日。
本報訊,〈查宅血案主兇嫌胞弟 彭必炎越獄逃亡〉,《聯合報》,1974年6月15日。
本報訊,〈北投查宅兇殺案 檢方確認有共犯〉,《聯合報》,1974年6月16日。
本報訊,〈查宅血案提起公訴 檢方指出確有共犯〉,《聯合報》,1974年6月19日。
本報訊,〈查宅血案確有共犯 決不讓他逍遙法外〉,《中國時報》,1974年6月23日。
本報訊,〈查宅血案審理終結 定廿九日上午宣判〉,《中國時報》,1974年6月27日。
本報訊,〈犯罪事實俱在不容狡辯 苦主要求速處重刑〉,《中國時報》,1974年6月27日。
本報訊,〈北投區翠嶺路查宅命案兇手 彭必成被判兩個死刑〉,《中國時報》,1974年6月27日。
管仁健,〈「同志」相殘的翠嶺路滅門案〉,2010年10月18日,最後瀏覽2021年3月16日。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2 thoughts on “【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下)兩人行兇卻找不到第二人,詭異案情是否冤枉了誰?

  • 19 3 月, 2021 at 3:49 下午
    Permalink

    60年初 非常有名的滅門血案

    Reply
    • 19 3 月, 2021 at 6:16 下午
      Permalink

      是啊,之前其實就看管大寫過了,https://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post/1321436183
      這次自己找點報導資料來挑戰看看!真的是一樁大案,寫完之後深深覺得疑點太多,無論如何彭必成都不該死(就算是他做的也要留他找出那位共犯吧),真的覺得很悲慘。

      Repl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