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目擊】牡丹燈籠出沒!與骷髏相戀的男子,如何走向滅亡之路?


橋姬頭上的蠟燭光芒,代表她的憤怒。與此同時,在一旁的小徑裡,正有一名女子提著牡丹燈籠,散發幽光走在黑夜裡,四處尋覓著她的情郎。

牡丹燈籠」與前幾篇提到的轆轤首一樣,都是由中國傳入日本的傳說,隨著時間而本土化成日本的妖怪。

牡丹燈籠
繪者:落合芳幾
国際日本文化研究センター

拿著牡丹燈籠的美麗女子,真相竟然是?

「牡丹燈籠」的傳說源自於明朝初年志怪小說《剪燈新話》一書中的〈牡丹燈記〉,《剪燈新話》是由二十一篇怪奇故事所構成,作者瞿佑是元末明初的文人。〈牡丹燈記〉,其中記載著:元朝至正二十年(1360年),有一男子名為喬生,住在浙東的鎮明嶺(位於今中國浙江省寧波市)。當時喬生的妻子剛過世,心情鬱悶的他每天都待在家裡,很少出門。這年的中秋夜晚,喬生站在家門口發楞,隨著時間漸晚,路上人煙漸少,卻突然看到一個丫鬟,拿著雙頭的牡丹燈籠,後面跟著一位女子,看起來十七、八歲,面貌姣好。

喬生妻子過世,苦無人陪伴,而眼前的女子,可謂國色天香,在他寂寥渴望的心裡起了化學反應,於是喬生尾隨在後,期望能一親芳澤。女子也適時回眸,喬生即問女子,是否能造訪寒舍,女子思索一番後即應允。兩人在喬生的屋子裡,享盡魚水之歡。

喬生有如久雨逢甘霖,女子告訴喬生:「我姓符,名漱芳,字麗卿,我父親已過世,他生前是奉化州判相(當於今中國浙江省寧波市轄下的奉化市),他過世後,我家道中落,也沒有兄弟姊妹,乃與丫鬟金蓮同住在月湖的西邊。」

符漱芳與金蓮在喬生家中待到天亮才離開,此後半個月,兩人幾乎天天造訪,而喬生也樂在其中,享受翻雲覆雨的快感。喬生與符漱芳的幽會,也引起鄰居的注意,喬生住處隔壁住著一名老翁,半個月來察覺到隔壁似乎不太尋常,於是就挖了小洞偷偷觀察。不看則已,一看發現喬生居然和一具骷髏同坐。

當符漱芳和金蓮回去後,喬生面對老翁的詢問,一直不肯回答。老翁說道:「人乃至盛之純陽,鬼乃幽陰之邪穢。今子與幽陰之魅。同處而不知,邪穢之物共宿而不悟,一旦真元耗盡,災眚來臨,惜乎以青春之年,而遂為黃壤之容也,可不悲夫!」,簡單來說,就是人鬼殊途,如果喬生繼續這樣下去,可能會有危險。

喬生聽完老翁的敘述感到非常驚訝,老翁接著說:「符漱芳說他住在月湖西,那你何不實際探訪看看?」喬生來到月湖邊,詢問了附近許多人,但是都沒有人聽過符漱芳。疲累之下,喬生進入附近的湖心寺稍作休息,當他走進寺內的一間暗室,赫然發現裡頭停著一具棺木,上頭寫著「故奉化符州判女麗卿之柩」,一雙頭牡丹燈籠,就懸掛在棺木前,燈籠下立著紙紮的丫鬟,背上寫著「金蓮」兩個字。

電影《牡丹燈籠》海報
出品:大映株式會社,1968年

人鬼不得相戀?那就大家一起做鬼!

喬生看到這幅場景後驚駭不已,原來這半個月以來,自己每晚行房對象的身分,居然是已不在人世的女子。至此,他毛髮直豎,趕緊離開寺廟,不敢回頭。當晚,喬生直接夜宿老翁家,老翁告訴喬生,若要化解此劫,可尋求玄妙觀魏法師,此人的符咒之術天下第一。

隔日,喬生前往拜見法師,法師告訴喬生,其身上妖氣甚濃,聽完他的敘述之後,便給了他兩道符,一到貼在門上,一到貼在榻上,法師還要求喬生不得再前往湖心寺。

喬生依照法師的指示,符漱芳與金蓮果然不再出現,不過隨著時間過去,喬生也逐漸忘了法師的叮嚀,某日他前往袞繡橋與朋友喝酒,回程不假思索,就取道湖心寺而返家。喬生一到寺門,就看到金蓮跪在門口,接著就牽著喬生走到符漱芳的棺木之前,此時漱芳開口說道:

「我與你素不相識,偶然相見,因為感受到你對我的愛,我就全心全意奉獻給你,每日甜甜蜜蜜,豈料,你卻相信妖道士之言,對我產生疑慮,想與我永不相見,我恨你,但今日幸運再見到你,我不願與你別離。」

此時,棺木蓋居然自動開啟,金蓮帶喬生進入之後,棺木隨即蓋上,於是,喬生就這麼死在棺木裡。

鄰居的老翁看喬生多日未返家,發覺有異。於是前往湖心寺查看,赫然發現喬生的衣服露出一截在棺木外。老翁請寺僧將棺木打開,發現喬生已死亡多時,與符漱芳一同仰躺在內,符漱芳的臉彷彿活著般。寺僧告訴老翁,符漱芳死時年僅十七歲,至今已十二年,符家舉家北遷,棺材停棺在此,沒想到居然會如此作祟。寺方最後將符漱芳的棺木安葬於西門外。

此後,只要是陰天,或者是不見月亮的晚上,喬生與漱芳的鬼魂就會出現,前面還有提著牡丹燈籠的金蓮。只要碰到他們,就會罹患不治之疾。因此引起當地民眾的恐慌,紛紛尋求玄妙觀魏法師的協助。法師說道:「我的符咒只能防範未然,現在情況如此,已非我能力所及,我聽說在四明山頂有一鐵冠道人,他的法術非常靈驗。」民眾前往山頂,鐵冠道人應允下山,在棺木埋葬第的西門設壇,道人突然書寫一段符咒,突然間出現數名的官吏,全副武裝。不久就將喬生、符漱芳、金蓮帶到壇前,喬生後悔自己動了色念,而不能有所決斷,漱芳則認為自己遇到真愛。

最後,道人將雙頭牡丹燈籠燒毀,令官吏將三人押赴地獄。隔日,民眾前往四明山上想答謝道人,但卻不見道人身影,只空留一座草庵,民眾再前往魏法師處,結果法師已生重病無法言語。

牡丹燈籠
繪者:月岡芳年
Public Domain

人鬼戀背後的禮教社會壓力

牡丹燈籠的故事隨著《剪燈新話》在日本應仁之亂期間(1467-1477年)傳入日本,經過一兩百年的流傳,江戶時期〈牡丹燈記〉(按:日本稱牡丹燈籠)曾被改編成多種版本,情節也有所變化,根據學者蕭涵珍的研究,〈牡丹燈記〉的情節在日本衍伸出許多版本,時空背景也轉以日本社會為主,如角色的身為變成武士與公主。雙方相見的原因,也出現因護送女童,以及商討要事而意外邂逅,或者喬生是因老翁的背叛而死亡等不同詮釋方式。舉例來說,在《戲場花 牡丹燈籠》的結局,甚至女主角非女鬼,最後男女主角共結連理的幸福結局,可以說和原作大相逕庭。

〈牡丹燈記〉所表達的,不外乎是人鬼戀情無法圓滿結合的悲情結局,如果退一步思考,倘若〈牡丹燈記〉當中的人鬼身分,只是作者的假託,實際上要表現的卻是禮教與愛情之間的相互拉扯,那麼〈牡丹燈記〉就更有現實社會的寫照。

喬生的喪偶,可做為現實社會中的單身男子,他們可能曾有過一段愛情,卻因故消逝,然而,空窗已久的他們看到年輕貌美的漱芳,且漱芳也有意,若放在現實社會的脈絡當中,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嗎? 此外,漱芳早逝的形象,也可以解釋成,女子背負著一段非自願、但又不堪的包袱,或許在喬生的眼中,她是如此的美麗無暇,但是看在旁人,也就是鄰人老翁的眼裡,喬生只是日夜與一具粉紅骨骸相戀而已。

而老翁建議喬生尋求法師的過程,也可解釋為兩人相戀不見容於當時保守的社會。然而,外力的隔閡(指符咒)卻無法阻止兩人之間的感情,最後喬生仍與漱芳在黃泉重逢。但畢竟是傳統社會,不若今日多元開放,兩人的鬼婚導致民眾生病的故事,也可解釋成當時社會對這段戀情的獵巫過程,最後兩人雙雙被帶往地獄的結局,也象徵了無論多麼堅定的愛情,終究抵不過社會的壓力。

圖片來源:pxfuel

超越世俗律法的婚戀關係

如果將〈牡丹燈記〉視為作者的假託,那麼在現實社會當中,是否有真實的神鬼戀案例呢。黑色酒吧之前曾提到楊玉華案就是一例楊玉華案發生在1950年代初期,然而,1970年代的高雄,又再度有人鬼戀的報導出現。

1970年7月,《民聲日報》刊載一則新聞,男子林振孝偕同廖姓友人,騎乘機車前往鹽埕區,中途廖姓友人提議改由他騎,豈料當他一下車,廖姓友人就將車騎走,直至夜晚都未歸來,林振孝決定向警方報案,林向警方說,這部機車是他娶第二名太太時的嫁妝,警方告訴林振孝,若你原配尚在你卻再娶的話,會觸犯重婚罪。林振孝卻告訴警方,他和二太太結婚時,對方已過世多年。雙方之所以相識,並非如傳統冥婚般,在路上撿紅包結緣。

林振孝在數年前曾前往台南縣南鯤鯓五府千歲處拜拜時,神明指示其與高雄市鼓山區漁業大王王某的女兒結婚,因雙方有三世姻緣。巧合的是,王某也在高雄市的廟宇拜佛時,經神明告知,其女三歲夭折,此時正值芳華之年,且與林某有三世姻緣,若不為女兒安排親事,則無法告慰女兒在天之靈。在此情況下,林振孝存夠了聘金,就請人向王某說媒,並於1970年3月結婚,王某亦致贈機車一台做為嫁妝,不料這嫁妝卻被友人廖某騙走,但也因此牽扯出另一案外案。

礙於史料限制,無法得知林振孝的機車最後是否有尋回,但不管是林振孝、郭文就,甚至是前面提及的喬生,他們的特殊案例或許難以科學解釋,其過程的戲劇化,也異於常人的戀愛與婚配。這幾個奇幻案例,也許沒有太大的社會教化功能,但卻顯示了愛情跨越生死、年齡、時空的特性。

圖片來源:pxfuel

延伸閱讀:

【黑色民俗】姻緣天注定!不用撿紅包新娘也會到你家:1953年高雄中洲冥婚事件
【怪物目擊】竟敢騎驢找馬?小心橋姬的復仇!上古恐怖情人妖怪橋姬

參考資料

1.《中國基本古籍庫》

2.《国立国会図書館デジタルコレクシ》

3.《國立公共資訊圖書網 數位典藏服務網》

4.蕭涵珍,〈《剪燈新話》〈牡丹燈記〉的傳播與改編─從《浮牡丹全傳》到《戲場花牡丹燈籠》〉《漢學研究》第36 卷第 4 期(2018.12),頁 143-174。

5.《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練馬超大根

是一位在練馬專偷大根的小偷,偷完大根後,喜歡跑到黑色酒吧,偷聽各種都市怪談傳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