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殺手】艾德.蓋恩:人皮當坐墊、頭蓋骨作碗公,剝人皮的戀母盜墓殺手


1957年11月16日晚間,沃沙拉郡(Waushara County, Wisconsin)的警察們走進農場,預期著他們將會找到恐怖的犯罪證據——被害者的屍體。他們確實找到了,在農場的小屋中,倒掛著女人被砍下頭顱的遺體。

但這還不是最恐怖的部分。警方很快意識到這裡面的東西,遠遠超乎他們的想像。在黑夜中,他們審慎檢視農場中的家具,發現垃圾桶是人皮做的,椅墊也是人皮,而桌上的碗公,則曾經是一個人的頭蓋骨……犯下這些駭人罪行的人,名叫艾德.蓋恩(Ed Gein),此時被拘留在沃沙拉郡警局的他,將成為後世美國眾多恐怖電影的靈感泉源。

艾德.蓋恩(Ed Gein)照片

邪惡的起源,竟是如此「聖潔」?

所有的連環殺手,都曾是天真無邪的嬰兒。是什麼原因讓他們長偏了?這個問題有許多領域的專家試圖探討,答案至今仍未有定論。是什麼讓艾德.蓋恩成為剝皮殺人魔?或許從他的童年說起,可以讓我們窺知一二。

艾德.蓋恩出生在威斯康辛州(Wisconsin)的一個小家庭中,是這個家庭的次子,父親、母親、哥哥與他組成的一家四口,就是艾德.蓋恩孤僻一生中唯一親近的對象了。艾德的父親喬治(George Philip Gein)從各方面來說,都不是一個成功的人物。他是一個酒鬼,總是在換工作,從木匠、皮匠、到保險銷售員都幹過,甚至也開過雜貨店。最後喬治把雜貨店賣了,帶全家搬到沃沙拉郡的普蘭菲爾德(Plainfield, Wisconsin)的偏僻農場,從此成為蓋恩一家的住所。

艾德的母親名叫奧古斯塔(Augusta Wilhelmine Gein),她恨透了自己沒用的丈夫,特別是他身為酒鬼這點。這主要是因為奧古斯塔是個非常虔誠的路德派基督徒,極度痛恨酒精對人的影響,同時,奧古斯塔也認為自己以外的女人都是邪惡的化身、惡魔的傀儡。為了避免兩個兒子長大後變成他們的父親,或遭到女性的「毒手」,奧古斯塔每天下午都帶他們朗讀聖經段落,寄望兩個兒子能夠擺脫邪惡糾纏。兩個孩子唯一能夠離開農場的時間,就是去學校上學的時候。

艾德本來就是個害羞、又不太擅長與人相處的小男孩,在失職的父親與高壓的母親底下,他的社交處境糟到不能再糟。他並不是沒有交朋友的機會,但每次有朋友跟他親近,他就會被母親嚴厲懲罰,導致他無法交友。順帶一提,艾德的學校成績其實不錯,如果他的父母不是這副德性,或許艾德可以有不同的發展——但人生沒有如果,艾德只能待在父母的偏僻農場貧窮度日,過著沒有朋友的孤單生活。

不過,在我們眼中看起來可憐的艾德,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有問題,他從來沒有想過生活在蓋恩家族以外的可能性。對他來說,母親奧古斯塔宛如聖人,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也最好的朋友。母親的話就是聖旨,不同的生活型態若非不存在,就是邪惡的。

母子示意圖
圖片來源:pxfuel

家人接連過世,孤獨男孩更加孤獨

1940年,艾德之父喬治.蓋恩過世了,死於長年酗酒導致的心臟衰竭。此時已經34歲的艾德與39歲的哥哥亨利(Henry Gein)開始到處打工賺取生活費,兩兄弟都被社區評價為優秀可靠的勞工。艾德經常接下保母工作看顧小孩,出人意表的是,害羞的他竟然非常喜歡小孩,是個可信賴的好保母。或許對他來說,跟小孩相處沒有比跟成人相處來得有壓力吧。

亨利比起艾德更加辛勤、活躍一點,他有時候會接下離農場更遠的工作,做各種型態的勞動。艾德很崇拜亨利這個哥哥,兩兄弟平時相處也很愉快,但有一點讓艾德不能接受:那就是亨利竟然對艾德與母親的關係提出批評,說他們太親近了。

亨利沒有像弟弟一樣崇拜母親,他跟離婚婦女交往,甚至考慮同居,這想必與奧古斯塔的價值觀牴觸。亨利讓艾德知道,他並不贊同弟弟如此受到母親的影響,或許還勸過弟弟要想辦法獨立脫離母親。但對把母親當全世界的艾德來說,亨利的想法跟舉動太不可思議了,同樣身為奧古斯塔的兒子,怎麼會有反抗她的心思?這點嚴重刺激到單純的艾德,刺激的程度可能遠超一般。

1944年5月16日,蓋恩家族發生了一起悲劇:亨利與艾德在焚燒農場的雜草,結果火勢失控,引來消防隊的注意。撲滅火勢之後,艾德通報亨利失蹤,不久之後他們找到已經身亡多時的亨利。奇怪的是,亨利並不是被燒死的,驗屍官發現他的頭部有一些瘀傷,很可能才是他真正的死因。

警方後來決定將亨利之死以「缺氧窒息」結案了事,排除了謀殺案的可能性。然而,這是因為他們當時還不知道艾德.蓋恩日後的所作所為,更無法想像這位彬彬有禮又靦腆的男子,很可能在此時犯下了第一起殺人案。

無論艾德是否殺了自己的哥哥,他與母親的緊密生活,再也不會有人來打擾了。不過,「人」或許無法干預他們,上帝可以。奧古斯塔健康每況愈下,她更因為受到鄰居的悖德之舉(未婚同居)驚嚇而引發二度中風,在1945年12月過世。她的死不僅奪走了艾德.蓋恩的最後一個家人,也讓艾德的世界,從此失去了導師、聖人與愛的對象。

孤獨的艾德.蓋恩

溫和怪人背後的黑暗面

艾德失去母親之後,孑然一身獨居在普蘭菲爾德的農場裡,雖然會跟鄰居來往,但卻缺乏可以稱得上朋友的對象。鎮上的人會找他幫忙農活和勞務,艾德就靠著這些工作維持他的生活。

在社區鄰居眼中,艾德.蓋恩是個溫和有禮貌的人,不管請他幫什麼忙,他幾乎都不會拒絕。他雖然孤僻又內向,但除了外表有點邋遢,並沒有讓人感到不快之處。他們並不知道,在這個平凡好好先生的外表下,藏著什麼樣的黑暗面。

艾德非常喜歡閱讀殘酷、暴力的文章,比方說描述恐怖納粹暴行的故事,或是新聞報導中的殘忍謀殺案。死亡與暴力,成了孤獨的艾德心靈慰藉。他如果不是在想念他的亡母,就是在閱讀這類故事。如果只是閱讀、討論,那倒也沒什麼,問題是艾德的精神狀況,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似乎一直朝著某個方向惡化下去……

1947年到1952年間,沃沙拉郡發生了幾起失蹤案,從8歲女孩、15歲的保母少女、到兩位中年男性農夫,人們一個接著一個失蹤,警方卻無能為力破案。奇妙的是,這幾起案件都與普蘭菲爾德有關,只是當時的人還未能發現其中的連結,更沒有想到普蘭菲爾德的某位孤僻農夫,會不會是這些案件的幕後黑手。

直到1954年,普蘭菲爾德鎮上酒館老闆娘瑪麗.霍根失蹤了。

瑪麗.霍根是鎮民都認識的人物,鎮民也都知道,孤僻的艾德.蓋恩似乎對霍根很有好感。霍根失蹤之後,曾有鎮民對艾德開玩笑說:「如果你努力點追她,現在她就在你家為你煮飯,而不會失蹤了。」

想不到艾德竟然對這個玩笑報以詭異微笑。「瑪麗沒有失蹤,她就在我家啊。」他說。

鎮民們都覺得艾德講了個無聊又難笑的笑話,但他們並沒有想過,這句話中含有多麼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鎮民們雖然不害怕艾德,卻漸漸對他缺乏維護、宛如廢墟的農場感到害怕,幾乎沒有人願意拜訪,自然也就無人知道,失蹤的瑪麗.霍根真的在他家。

蓋恩農場的恐怖秀

時間不因這些失蹤者而停下,普蘭菲爾德的人們繼續過自己的生活,對周遭的黑暗毫無察覺。直到1957年11月16日的早晨,58歲的五金行老闆柏妮絲.沃登(Bernice Worden)失蹤了。

那天正是打獵季節的開端,許多男性鎮民都跑去打獵了,有些鎮民看到沃登的五金行竟然是關閉的,雖然感到奇怪,卻沒有想太多,畢竟老闆也可能跑去打獵。目擊者告訴沃登的兒子法蘭克.沃登(Frank Worden),說今天五金行沒有開。

法蘭克.沃登不是普通鎮民,他正好是當地的副警長,他得知母親的五金行沒開,深感事情有問題,便前往現場一探。到了現場,事情果然很不對勁——收銀機不見了,而地板上滿是紅色液體,法蘭克一看就知道這是血。

法蘭克隨即找來警長處理案件,並很快指出嫌疑犯——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艾德.蓋恩。為什麼法蘭克會懷疑他呢?因為法蘭克這陣子常常聽到母親抱怨,艾德.蓋恩經常跑來騷擾她,要約她出去看電影等等。前一天,艾德來問防凍劑的價格,而柏妮絲.沃登失蹤當天早上留下的最後一張紙條,正是防凍劑的收據。

眾人快速展開行動,逮捕了艾德.蓋恩,並前往他的農場搜索。這一搜,不得了,蓋恩農場所包含的罪證,遠遠超乎他們的預期。他們在屋中找到柏妮絲.沃登的遺體,她被倒掛在天花板上,頭部被砍下來,宛如一頭被宰殺的鹿;周遭則包含了許多用人皮、人骨所製成的家具,像是頭蓋骨做成的碗、人皮鋪成的椅墊、人臉做成的燈罩、以及女性臉皮做成的面具。他們更在紙包中,找到了失蹤多年的瑪麗.霍根的臉皮面具與她的頭蓋骨。

蓋恩農場的恐怖秀還不只這些,警方在裡面搜到許多人類器官、少女洋裝等物,顯示艾德.蓋恩的受害者可能不只限於瑪麗.霍根與柏妮絲.沃登兩人。過去縈繞普蘭菲爾德的那些未破失蹤案,難道都跟這座恐怖農場有關?

艾德.蓋恩住處起出的恐怖人體製品

嚇死警長的噩夢罪行

艾德.蓋恩的恐怖秘密終於被揭曉在世人眼前,然而他身上的謎團卻是更加錯綜複雜:究竟他殺了多少人?屋中的人皮人骨從哪裡來?這些問題,恐怕連他自己都不能完全回答。

艾德坦承自己在1947年到1952年間,經常半夜前往墓地,挖掘剛下葬的屍首。有時候他只是靜靜地看著屍體,沉迷於死亡的魅惑;但有些時候,他卻會把與他母親體型外貌相似的中年女子遺體帶回家,剝下她們的皮,將之製成家具或紀念品。更有甚者,他還計畫要做一件以人皮製成的外衣,以滿足他變成母親奧古斯塔的幻想。

警方在他家中至少找到九個女性外陰部,每個都被脫水乾燥過,其中一個還被塗上銀漆、綁上紅色緞帶,另外也有許多的性器官部位。顯然艾德的謀殺盜屍行為與其異常性慾不無關係,然而艾德卻否認自己跟屍體發生性行為,「屍體太臭了。」據說他這麼說。

這些罪行實在太驚世駭俗,超過地方警長的承受能力。當年才32歲的沃沙拉郡警長亞瑟.許力(Arthur Schley)親眼見證了恐怖農場的噩夢收藏,據說他在審問時攻擊了艾德.蓋恩,把他的頭往牆上掄。許力警長後來以43歲之齡,就心臟病發過世,許多人都說是因為艾德的犯行害他身心受創的緣故。

艾德.蓋恩承認自己殺了瑪麗.霍根和柏妮絲.沃登,但稍後又說自己不記得案情的細節。他可能是想要脫罪,但更可能是他真的瘋了。儘管警方在他家找到眾多人體部位,卻無法判定他到底是否殺害霍根跟沃登之外的第三人,只能以這兩起命案起訴他。在1957年的第一次審判時,他被診斷判定罹患思覺失調症,因此無法受審,而被關進威斯康辛州的精神病院。直到1968年,他被判定恢復到可以接受審判的程度,但又因為他犯罪時明顯精神異常,因此以精神異常無罪,被關入精神病院,就此在那裏終老。

艾德.蓋恩的墓碑遭到破壞

連環殺手不死,恐怖永久流傳

艾德.蓋恩的驚人罪行,震撼了整個美國。一個不起眼且態度溫和的單身男性農夫,竟然是可怕的殺手跟剝人皮的狂人。寧靜的農村小鎮,為什麼會出現如此殺人、盜屍狂魔?這個問題至今仍有待眾多研究者探討。無論如何,艾德.蓋恩的出現,已經改變了美國人對犯罪的想像。對死亡的執迷、對人體的殘暴切割、對母子關係與自我認知的狂亂……這超乎當時社會對犯罪的既定印象,也為眾多恐怖類型創作者帶來無盡的靈感。希區考克的名作《驚魂記》中的戀母殺手諾曼,顯然就有蓋恩的影子;在《沉默的羔羊》中的水牛比爾,則是殺害女性、以其人皮製作外衣,此一顫慄情節也是深受蓋恩的啟發。

艾德.蓋恩在1984年死於肺癌造成的心臟衰竭,然而他的「傳奇」,卻仍活在他的身後,不斷地透過恐怖作品糾纏著美國人,更透過美國文化輸出,侵略全世界觀眾的心靈。一個生前如此寂寞的連環殺手,若地下有知這麼多人如此關心他的「成就」,不知道會不會感到得意呢?

延伸閱讀:

【連環殺手】黃道帶殺手:橫行加州屠殺情侶,寄密碼信挑釁的狂人!
【鬼屋怪談】洛斯費利茲凶宅:男主人半夜發狂開殺戒,美國版洪若潭事件!

參考資料:

Harold Schechter, The Deviant, 1989.
Ed Gein – Wikipedia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