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故事】格林布萊爾之鬼:女鬼託夢偵破自己命案


各位觀眾,你喜歡看《包青天》嗎?《包青天》一劇有許多超自然情節,像是冤魂向包拯託夢,訴說冤屈,最後得以找回真相。難怪有人會說《包青天》是「司法A片」,觀眾把現實中司法黑暗造成的痛苦不滿,寄託在以通靈破案的幻想上。

不過現實之中,真的有這類「冤魂託夢,破己冤案」的奇聞。這起案件發生在1897年的美國,一個女子遭逢不幸,含冤而死……卻在數天之後,以冤魂之姿到母親夢中訴苦,進而在陽間破了自己的命案!

 

幸福氛圍中的不祥氣息

故事的起點,是一場受到祝福的婚禮。新人看起來是一對佳偶,新娘是當地人──西維吉尼亞州的格林布萊爾郡(Greenbrier County, West Virginia)──23歲的艾娃.佐娜.海斯特(Elva Zona Heaster),新郎則是今年剛從外地搬來的鐵匠伊拉斯穆斯.史崔布林.舒(Erasmus Stribbling Shue)。新郎長相高大帥氣,讓新娘佐娜非常傾心,認識沒幾個月,就立刻在教堂宣誓成為舒太太。

佐娜跟伊拉斯穆斯.史崔布林.舒的結婚照

不過就在幸福的氛圍中,有一雙狐疑的眼神正盯著這對新人——這人不是別人,就是新娘的母親,瑪麗.珍.海斯特太太(Mary Jane Heaster)

為什麼海斯特太太在女兒婚禮上不開心呢?正是因為,海斯特太太深愛著女兒佐娜,希望她能夠得到幸福;可是她選擇的對象舒先生,卻讓海斯特太太感到難以信任。

舒先生是個外來者,背景成謎,人雖然長得英俊瀟灑,卻藏有一絲讓海斯特太太坐立難安的怪異感。海斯特太太說不上原因,也說服不了瘋狂陷入熱戀的佐娜不要嫁,只好眼睜睜看著女兒牽起這個讓她擔憂的男人的手,從此搬出娘家,展開新生活。

或許,海斯特太太只是捨不得女兒;或許,海斯特太太只是對外來者有偏見。總而言之,只要舒先生未來能帶給佐娜幸福,海斯特太太沒事也不會去刁難女婿的……如果一切如此順利的話。

 

「愛妻心切」的丈夫

1897年1月23日,距離佐娜成為舒太太的那一刻,大約才三個月左右。舒先生在外面,派了一個鄰居小男孩去找佐娜。

「佐娜人好像不舒服,你幫我去看看她需要甚麼,好不好?」真是一位貼心的丈夫啊。

小男孩去了舒家,卻驚訝地發現——佐娜豈止是身體不舒服,她的身體已經硬梆梆、冷冰冰、毫無動靜,靈魂去到另一個世界了。她躺在一樓樓梯底端,身體跟雙腿伸直,一隻手放在腹部,頭部似乎微微側了一邊。

小男孩趕緊通知了自己的母親,男孩之母當機立斷,去找了當地驗屍官,喬治.納普醫生(Dr. George W. Knapp)。

納普醫生花了一點時間才到現場,等他到了舒家,他看到那位愛妻家舒先生,已經把太太的遺體搬上二樓臥室,還為她換了一件高領衣服,梳理整齊,姿勢都擺正了。

納普醫生一邊試著工作,一邊看著舒先生撫摸著愛妻的頭部,哀痛地哭泣著。「你怎麼這麼早就離我遠去了呢?愛妻啊!」

舒先生發自內心的悲嚎跟動作,讓納普醫生感到同情,至於一個合格驗屍官應該要警覺到的疑點,像是擅自搬遺體啊,幫遺體換衣服啊(在當時,這類工作向來由女性負責),則全部以「愛」之名,通通退到納普醫生理智的角落了。

納普醫生做了非常簡單的檢驗,就匆匆離開了舒家。佐娜.舒太太的死因,被認定為「心臟問題」,後來又被改成「婦科問題」,因為佐娜在前兩週有找納普醫生看診「婦科問題」。總而言之,佐娜之死被官方認定成一起不幸的悲劇,但沒有任何人需要為此負責。

佐娜的照片,左為學生時代所攝

 

冤魂來託夢了

這樣的結果,大家接受嗎?至少佐娜的母親,海斯特太太就完全不能接受。

「是那個惡魔殺了她!」聽聞女兒死訊時,她在家中怒吼出聲。

打從一開始,她就反對佐娜跟這個奇怪的舒先生結婚,她也認為,佐娜在結婚後根本沒有獲得理想的幸福,因為那個男人一定有問題……現在不過三個月,年輕的佐娜就香消玉殞了,以最糟的方式,證實了母親的想法。

佐娜在死亡隔天就匆匆被下葬。在告別式上,舒先生的行為更加奇怪。他不讓人靠近佐娜的棺材,還拿枕頭塞進佐娜的頭部下方,說這是為了讓妻子「舒服點」。種種的「示愛」動作,不但沒有說服他憤怒的岳母,反而讓她更堅定了女婿是殺女兇手的想法……

可是,佐娜已經入土了,驗屍官也已經宣布死因了。無錢無權無勢、沒有實質證據、也沒有醫學訓練的海斯特太太有辦法扭轉這個局面嗎?看來,除了祈求神蹟降臨,就只能……等待佐娜親自現身託夢了!


佐娜死去的一個月內,海斯特太太開始作夢,夢見她的女兒來到她身邊。她夢裡的佐娜,顯然很清楚意識到,自己已經死了。

「媽媽,我被那個男人殺死了。」夢裡的佐娜向母親哭訴,「你要幫我揭發他!」

佐娜繼續描述丈夫的兇殘,她說自己慘遭家暴,舒先生的愛根本全部都是裝出來的,他對外假裝自己是個慈愛的丈夫,回家一有不如意就對她動粗。結果,就這樣扭斷了她的脖子。

「媽媽,你看。」

佐娜的鬼魂開始扭轉自己的脖子,把頭扭到腦後,吱軋、吱軋……佐娜的頭轉了整整180度,從背後看著母親。

「啊!」

海斯特太太從夢中驚醒,流下眼淚,不敢相信女兒竟然受到如此摧殘。她決心要為女兒申冤復仇。

 

亡魂引導科學辦案?

海斯特太太不斷向鄰居訴說佐娜託夢的內容,指控女婿就是殺人兇手,把她女兒的頸子給折斷了。雖然說是鬼魂託夢,眾人有點半信半疑——而且你怎麼知道海斯特太太真的夢到女兒?——but,就是這個but,眾人也早就開始懷疑舒先生有問題了。不要說舒先生的外來者身分,本來就會掀起很多偏見,光看他在妻子死時的種種詭異行為就知道,這個人一定有問題。

整理了對舒先生不利的資訊之後,海斯特太太接著去找了郡上的檢察官,約翰.阿福.普雷斯頓(John Alfred Preston),請他檢視女兒的案件。普雷斯頓雖然不買單「冤魂託夢」這種說法,畢竟他又不是包青天;但是他看海斯特太太給他的資訊看得眉頭一皺,感到案情並不單純。於是,普雷斯頓就找上了驗屍官納普醫生,詢問他驗屍時的狀況,納普醫生這才坦承,自己好像有點……被舒先生的演技迷惑,外加被舒先生暴力威脅,所以就草草驗屍了事。納普醫生把先前看到的舒先生怪異動作,全都告訴了普雷斯頓,呼應了海斯特太太那一方的說法。

看來,整起案件很有開棺驗屍的必要。

1897年2月22日,一個月前入土的佐娜又被挖了出來,準備進行驗屍。舒先生大聲抗議,不過在法律長臂的面前,他的抗議也不過是狗吠火車,阻止不了真相大白。

在眾人的矚目之下,這場驗屍進行了整整三天,找了三個醫生一起進行。最後,醫生們緩緩地走了出來,對著因法律規定而不情願在場的舒先生冷冷宣布:

「舒先生,我們發現你的妻子脖子斷了。」

他們進一步解釋,佐娜的喉嚨處有手指掐過的痕跡,第一節頸椎跟第二節分離,韌帶遭到撕裂,氣管更是從頸部前方被壓爛……種種細節,就不再多複述。總而言之,這些醫學檢驗結果只為了證明一件事。在場的警方人員走上前。

「舒先生,我們以涉嫌謀殺你的妻子佐娜.舒的罪名,將你逮捕。」

 

母愛擊潰藍鬍子

很快地,謀殺審判展開,舒先生再怎麼狡辯,也阻止不了自己的小祕密被揭穿。原來,舒先生來到格林布萊爾遇見佐娜之前,早就結過兩次婚了,而且第二任妻子也是死於非命,極有可能是遭他殺害。據說,他還幻想要娶到七任太太。

舒先生的辯護律師試圖擾亂作證的海斯特太太,希望她自亂陣腳,然而海斯特太太異常堅定,而且堅持她被女兒託夢的故事。儘管法庭是不採信鬼魂跟夢境當證據的,但從非常科學的驗屍結果、舒先生被人目擊到的種種異常行為、以及海斯特太太展現出來的堅毅態度,陪審團很快就做出有罪判決。最後,舒先生被法院判處終身監禁。

公理正義,終於得以彰顯,讓含冤而死的佐娜得以安息。而這一切成果,都是因為她跨越生死界線,回來為自己申冤才能達成。海斯特太太的亡女託夢故事,也就成為美國歷史上的知名超自然傳奇,有了〈格林布萊爾之鬼〉的稱號。

究竟,佐娜是否有向母親託夢?我們無從驗證。海斯特太太很有可能本來就對女兒婚後的困境了然於胸,加上她在告別式上對女婿的觀察、鄰里告訴她的資訊等等,都足以讓她推斷出女兒可能的死因。為了強化自己的可信度,挑起眾人的注意力,她才編造了亡魂託夢的故事,也說不定……

但就算佐娜沒有託夢,又有甚麼關係呢?信者恆信,不信者恆疑。海斯特太太對女兒的母愛,以及為了找出真相展現的堅毅冷靜,卻是不容置疑。

 

參考資料:

英文維基Greenbrier Ghost
Lyle, Katie Letcher. “Ghost: The Only Ghost to Testify in a Murder Trial” (PDF). Wonderful West Virginia – the Magazine. West Virginia Division of Natural Resources.
“Mother-in-law’s Vision as Evidence”Baltimore American. 5 July 1897
The Curious Murder of Zona Shue: The Greenbrier Ghost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