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基隆人肉羊肉爐命案:她忘不了目擊男友殺人分屍的畫面!夜半的剁肉聲,屍骨真的被客人吃下肚?

【離奇命案】基隆人肉羊肉爐命案:她忘不了目擊男友殺人分屍的畫面!夜半的剁肉聲,屍骨真的被客人吃下肚?


前情提要→【離奇命案】楊思東命案:為了尋找民意代表的哥哥,他們卻找到蝙蝠洞裡的駭人屍塊

1992年11月13日,這一天是36歲男子李俊雄的生日,他的家人為他準備了豐盛的菜餚,然而,他卻沒有回來慶生。不要說生日那天沒有回家,李俊雄之後再也沒有回家了。他到底去了哪裡?是生是死?他的家人向警方報案,卻得不到回音。

數年就這樣過去了,除了李俊雄的家人,這個社會早已遺忘他的失蹤案。不過,有個女子沒有忘記,在夜深的夢迴時刻,恐怖的打鬥聲、剁肉聲會縈繞她的夢境,讓她日夜難以安寧……

Read more
【離奇命案】楊思東命案:為了尋找民意代表的哥哥,他們卻找到蝙蝠洞裡的駭人屍塊

【離奇命案】楊思東命案:為了尋找民意代表的哥哥,他們卻找到蝙蝠洞裡的駭人屍塊


一袋、兩袋、三袋……警察們瞠目結舌看著蝙蝠洞裡發現的袋子,裡面裝滿了人類的屍塊。在洞穴深處,更有一個紙箱,裡面裝著男人的頭顱,旁邊有燒過冥紙的痕跡。

他們本來是要找國大代表的哥哥,卻找到了這些恐怖的殘骸。莫非,他們要找的人已經變成這些屍塊……?如果是這樣,或許還好。偏偏警方找到的人頭,留著15公分的長長頭髮,而他們的搜尋目標卻理平頭。這代表什麼?在他們的眼皮底下,還有更多慘案謎團,尚待揭曉……

Read more
【離奇命案】豐原滅門血案:搶匪殺人卻沒搶多少錢?讓警方不惜編劇冤枉無辜也要破的怪案

【離奇命案】豐原滅門血案:搶匪殺人卻沒搶多少錢?讓警方不惜編劇冤枉無辜也要破的怪案


1989年,那一年的台灣還在「錢淹腳目」,錢很好賺,但也隨時會有不知哪裡來的「慶記」(銃子,tshìng-tsí)打來。人們白天追名逐利,晚上提心吊膽,不知道哪天突然有搶匪上門,既要錢,也要命。

「治安不太好,早點把鐵門拉下來。」豐原人楊春田的一位好友,如此勸他。楊春田是建材行的老闆,更靠投資房地產發了大財,好友對他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因為楊春田的條件正是搶匪喜愛的目標。然而,好心提醒,想不到卻一語成讖……

Read more
【連環殺手】「山姆之子」大衛.伯考維茲(下):隨機射殺市民的恐怖殺手,背後是否真有惡魔邪教支持?

【連環殺手】「山姆之子」大衛.伯考維茲(下):隨機射殺市民的恐怖殺手,背後是否真有惡魔邪教支持?


【連環殺手】「山姆之子」大衛.伯考維茲(上):隨機射殺市民的恐怖殺手,背後是否真有惡魔邪教支持?

隨機殺人兇手正在挑釁全紐約市,他藏匿在暗處,眾人只能懷著恐懼看待「山姆之子」造成的血腥。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害怕他,知名的紐約《每日新聞》(Daily News)記者吉米.布列斯林(Jimmy Breslin)就在報紙上向「山姆之子」喊話:停止吧!這一切不會有好結果的!

想不到,布列斯林的舉動招來了「山姆之子」的注意,他寄了一封信給布列斯林。上面寫著:「告訴我,吉米,7月29日那天你想要來點什麼?」

Read more
【連環殺手】「山姆之子」大衛.伯考維茲(上):隨機射殺市民的恐怖殺手,背後是否真有惡魔邪教支持?

【連環殺手】「山姆之子」大衛.伯考維茲(上):隨機射殺市民的恐怖殺手,背後是否真有惡魔邪教支持?


「我是怪物,我是山姆之子……注意了全體警察,先槍殺我——把我射死或用別的方法殺死。滾遠一點不然你就會死!」

1977年的紐約市糟透了,整個城市中的800萬人,壟罩在「點44口徑殺手」(the .44 Caliber shooter)的恐怖之下,不知道是否哪天自己也會成為他的受害者。雪上加霜的是,又一樁新的槍擊案發生,一樣是「點44口徑殺手」所為,他還留下一封充滿挑釁的威脅信指名留給辦案警探,對他宣稱自己名叫「山姆之子」!

「山姆之子」是誰?他為何在紐約暗夜縱橫,到處射殺無辜市民?或許,每個大城市都會擁有屬於他們的反社會殺手。如果台北市是鄭捷,那麼紐約市大概就是「山姆之子」,他們給市民留下的心靈創傷,即使時間過去也難以忘卻。今晚,就讓我們來述說山姆之子的黑暗故事。

Read more
【離奇命案】潘阿愛母女命案:漂浮在日月潭上的頭顱,訴說著誘殺母女三人的連環慘案

【離奇命案】潘阿愛母女命案:漂浮在日月潭上的頭顱,訴說著誘殺母女三人的連環慘案


1999年9月21日凌晨1點47分,「九二一大地震」震撼全台,造成嚴重的傷亡。地震震央位於南投縣集集鎮,在震央旁邊的埔里鎮自然也災情慘重,有至少180人不幸身亡。在一片殘骸之中,倖存者們紛紛尋覓失聯的親人,希冀他們能趕快出面或打電話報平安。位於埔里鎮的潘家,已經很久沒有女兒潘阿愛的消息,正在煩惱。終於,一通電話來了。

「媽!我是阿愛,要到台北辦事情,很快就會回來。」這是一通報平安的電話。然而,潘阿愛之母卻感到更加不安,因為「女兒」在電話裡的聲音變得很粗,而且阿愛從來不叫她「媽」……電話裡的這個人,真的是潘阿愛嗎?真正的潘阿愛究竟去哪裡了呢?

Read more
【連環殺手】納妮.多斯:為了找到最完美的丈夫,她不惜殺掉四個老公尋找新歡

【連環殺手】納妮.多斯:為了找到最完美的丈夫,她不惜殺掉四個老公尋找新歡


她的外表看起來就像個和藹的老奶奶,親切、快樂,談起話來滿面春風,一邊說話一邊不停呵呵笑……問題是,她的談話內容實在讓人很難跟著她一起笑。納妮.多斯(Nannie Doss)結了五次婚,有四個老公死於非命,她跟偵訊她的辦案人員誇耀她的「豐功偉業」:這四個老公、還有她的姊妹、母親、女兒、孫子,全都慘死在這位「傻笑奶奶」之手。她談起她如何殺人的模樣,就跟中樂透一樣開心。

納妮.多斯為什麼可以殘殺家人,甚至以此為樂?她是天性邪惡,還是後天環境把她形塑成一個奪命殺手?今晚就讓我們來談談,一個對愛充滿幻想的天真少女,如何變成享受他人死亡的恐怖老奶奶吧。

Read more
【離奇命案】杉沢村傳說:在地圖上消失的滅門村莊?靈感來自青森弒親真實慘案!

【離奇命案】杉沢村傳說:在地圖上消失的滅門村莊?靈感來自青森弒親真實慘案!


在日本青森縣的深山中,傳說有一個神秘的村子,入口是一個老舊的鳥居,突兀地矗立在山徑上,下面還有狀似骷髏的石頭,旁邊還會有一個意涵曖昧的告示:「若進入此村,不保證此後之性命安危!」這到底是告訴人可以進去,還是不行呢?

這是日本另一個著名的都市傳說—杉沢村,據說幾十年前這個村子曾經發生過極為可怕的滅村事件。之後因為併村的緣故,這個村子便從地圖上被一筆鉤銷。然而,據傳,時至今日,村子裡的房子仍遺留著當時斑斑的血跡,並瀰漫著謎樣的惡臭。有許多好事者曾前來探險,但很多人回去之後,要不是忽然失蹤,不然就是精神失常。人們認為,這一定是村裡的冤魂作祟。

Read more
【離奇命案】黃士翰命案:為了取代他的身分,他慘遭網友殺害分屍

【離奇命案】黃士翰命案:為了取代他的身分,他慘遭網友殺害分屍


黃士翰是父親的獨子,當他參加星光二班校園初選失利時,父親安慰他「不要在意」。畢竟為人父母者,最大的期望不是孩子發大財,而是孩子能夠平平安安回家。

然而,2008年11月7日起,黃士翰再也無法達到這個期望。這不是他的錯,畢竟,他怎會知道在交友網站相遇的對象,竟然會將他殺害分屍,讓他再也回不到父親身邊?12月8日那天,仍在期待愛子只是遭到綁架的黃父,聽到兒子屍塊被找到的消息,再也無法抓住任何一絲希望……

Read more
【離奇命案】七彩藝苑命案:人偶堆疊的工廠水泥地下,埋藏著老闆娘與學徒的屍首

【離奇命案】七彩藝苑命案:人偶堆疊的工廠水泥地下,埋藏著老闆娘與學徒的屍首


六個模特兒靜靜地站在窗前,她們頂著活人無法匹敵的完美容貌,冷眼看待出入店門口的警察與記者。裡面,有更多她們未完成的姊妹——大量的塑膠手臂,堆疊在店門進去的左側;一顆顆精美標緻的人頭,則堆在店主的臥室中,無神也無語地與來者對望。

如此陰森的地方究竟是何處?這裡名為「七彩藝苑」,是專做塑膠假人的工坊,那些駭人的人頭與肢體,只不過是待組裝的零件。然而,如果只是一堆塑膠人頭不小心嚇到路人,警察是不會特別大陣仗前來的。他們前往陰暗的地下室,因為在那裏,在假人盤據的王國下方,埋藏著「七彩藝苑」老闆娘王許絹和學徒陳國房的屍體。原本應該走跳自如,凌駕這群無生命假人的他們,如今卻也加入了無生命之物的行列,在藝苑的地下沉默地唱著死魂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