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事件】拍多了怪談會帶來災難!?《陰陽魔界》電影死亡意外


《台灣變色龍》、《蝴蝶密碼》、《玫瑰瞳鈴眼》、《藍色蜘蛛網》……如果你是台灣的七、八年級生,就算沒有在電視上偷偷看過,至少也一定在梗圖上看過這些戲劇。它們現在看起來雖然好笑,但當初可是做為警世的驚悚劇聞名民間的。

恐怖、黑暗、不可思議的事件,似乎是不分國界,大眾永遠買單的類型。在美國,也有一部年代更早,但更經典的驚悚科幻影集《陰陽魔界》(The Twilight Zone,中國譯名為「迷離境界」)。

這部美劇有多經典呢?它被改拍了兩次影集、一次電影,而最新的第三次改版影集,也在2019年開播,由《逃出絕命鎮》(Get Out)、《我們》(Us)的當紅名導喬登・皮爾 (Jordan Peele))執導。算算,這個IP已經賣了超過60年,甚至比007系列還要久!

一部沒有什麼特效、預算也不高的黑白怪誕影集,也能成為長銷的科幻標竿,這大概是小時候看慣《藍色蜘蛛網》的我們難以想像的。但這段過程自然也有起有落,甚至,它一度捲入了電影史上最慘烈的意外事故。

羅德.塞林與《陰陽魔界》畫面

 

挑戰心理恐懼與社會禁忌,充滿原創的天才經典

要談《陰陽魔界》,不能不提這系列影集最早的編劇——羅德・塞林(Rod Serling)。這個看起來溫文儒雅又無害的男人,可是連恐怖大師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知名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都要敬重三分的大前輩。

羅德・塞林在1924年生於紐約,從小就喜歡聽各種怪談、讀遍各類科幻小說,也熱愛當時很新潮的廣播。不過,賽林並不是那種只愛關在家裡的奇怪屁孩,他對社會事件非常感興趣,對不正義的事情格外敏感。

1946年,22歲的塞林開始在媒體界擔任編劇,起初他寫了幾部探討政治、社會問題的作品,但往往被贊助商、老闆認為太過敏感,不予採用。幾次失敗後,塞林決定採取另一種做法:用科幻題材來包裝現實議題,這麼做有個好處,因為科幻題材一向是最不會被審查刁難的類型。

塞林的策略成功了,1958年,CBS電視台播出了他的首部電視劇《時間元素》(The Time Element),故事中,一名每天都在夢中回到1941年的男子,最終在時間跳躍中,死於美軍偷襲珍珠港的爆炸。節目播出後大受好評,超過六千封讚美信如雪片般飛來,延續這一風格的《陰陽魔界》系列,也就此誕生。

羅德.塞林

1959年,《陰陽魔界》首次和觀眾見面,每一集都由獨立的小故事組成,由塞林負責擔任編劇兼主持人(沒錯,可以把他想像成94美國版的盛竹如)。第一集「大家都去哪了?」(Where is Everybody?)便充滿奇想,男主角在一個陌生小鎮醒來,卻發現鎮上沒有半個人影,他四處呼叫、橫衝直撞,卻連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來,最終漸漸瀕臨崩潰……難道他是世上最後一個人類?

「楓葉街上的怪物」(The Monsters are Due on Maple Street)也是藍儂頭個人認為相當精彩的一集。故事講述在美國的一個平凡小鎮,有天突然大停電,通訊設備也全部失靈。疑雲滿腹的居民於是聚集起來商討對策,此時卻發現有些人的舉止鬼祟,眾人漸漸互相猜疑起來,最終甚至開始互相殘殺……。

我們在午夜夢迴或內心深處,可能都曾隱隱想過,這類情節發生的可能性,並感到不寒而慄。這正是《陰陽魔界》最厲害的成功之處。它就像一則又一則驚悚寓言,在平凡現實中突然墜入超現實世界,且往往會在最後來個意想不到的大轉折。史蒂芬・金曾讚嘆地說:

「對於我們這代人來說,《陰陽魔界》就像閃電霹靂般,打開了千萬種迷人的可能。它幾乎可以說是不朽的!」

2019年由喬登.皮爾製作重啟的《陰陽魔界》影集海報

《陰陽魔界》連續播了三年,羅德・塞林也成為電視界最受歡迎的名字,推出了各種遊戲、漫畫與小說,後來更傳出要由史蒂芬・史匹柏、約翰・蘭迪斯(John Landis)、喬治・米勒(George Miller)、喬・丹特(Joe Dante)四位導演,共同執導同名電影。

在那個如日中天的時刻,大概誰都沒有想到,在電影版拍攝期間,將發生一起悽慘的嚴重意外。它既像巧合,又像必然,宛如就是《陰陽魔界》故事的真實上演。

宛如注定的悲劇,電影史上最慘意外

1982年7月23日凌晨,導演約翰・蘭迪斯帶領一批劇組人員,偷偷摸摸地在美國加州聖克拉麗塔(Santa Clarita)的瓦倫西亞(Valencia)布置著。他們準備拍攝《陰陽魔界》電影版的關鍵場面:一名種族歧視者在時空穿越下,回到了越戰時代,並帶著兩名小孩渡河逃脫險境。場面包括大型爆破,還有一架貝爾UH-1型直升機(Bell UH-1 Iroquois)在天上盤桓。

本圖為同型直升機,非當事直升機

但為什麼蘭迪斯必須偷偷進行呢?因為他選擇在光線昏暗的凌晨拍攝這場戲,甚至沒申請拍攝許可。一方面,申請在這麼晚的時段開拍,基於安全考量很難過關。更重要的是,在這場危險的爆破戲裡,有兩個越南籍童星要一同演出,分別是7歲的Myca Dinh Le和6歲的Renee Shinn Chen(華文名:陳欣怡)。蘭迪斯很明白,一旦政府發現他竟然讓這麼年幼的演員參與爆破戲的拍攝,電影絕對會馬上被勒令停拍。

也因此,蘭迪斯對此事嚴加保密,甚至連現場的工作人員,都不知道這兩個孩子的存在。製作人喬治・福斯(George Folsey Jr.)更特別告誡兩名童星的父母,不要告訴消防隊員有小孩在現場,為了怕被發現,他將小孩帶離了安全人員的視線之外。

爆破戲準備開拍了,其中一名安全人員觀察現場布置,心中閃過一絲憂心,他覺得爆炸產生的氣流可能會影響到直昇機的飛行。可惜的是,他最終沒有把這層憂慮說出口。男主角維克・莫羅(Vic Morrow)則看了看場面,笑著說:「我一定是瘋了才會決定親自上場,我應該找替身的。」

維克.莫羅

「Action!」導演下令,兩名孩子被送了出來,莫羅英勇地抱著他們跳進河中,爆破與煙火也紛紛啟動。為了入鏡,直昇機必須盡可能降低,還得180度大轉彎。「再低一點,再低!」蘭迪斯不斷對著無線電大吼。

一名機上人員終於忍不住爆發:「這太誇張了,我們必須飛離地面!」

但已經來不及了。

此時,又是一聲爆破,強勁的氣流,使直昇機完全失控,直接朝河面墜落下來。而下方,正是完全來不及反應的維克・莫羅和兩名童星。

高速轉動的螺旋槳,直接將莫羅的身體斬成了兩半,Myca和Renee也都沒能倖免,雙雙慘亡。直昇機上則有六名人員受傷。

三死六傷,死者還包括兩個年幼小孩。儘管發生了這麼嚴重的意外,但因最終調查認定這是場意外事故,蘭迪斯雖然賠償了一大筆金錢,但並沒有負上刑事責任。而劇組利用剪接的方式,將維克和兩位童星生前拍完的片段拼湊起來,組成最後的畫面。這部《陰陽魔界》也成為了三人的最後遺作。

由於羅德・塞林在1975年便已過世,無緣參與電影版的拍攝,不幸也幸的是,他也因此沒有目睹這場悽慘意外。但每次講到這個事件,藍儂頭都不禁想:如果塞林地下有知,是否會覺得這彷彿就像他的故事所述說的,是某個冥冥中注定的悲劇?如果由他旁白,他又會說些什麼呢?

眾多燒腦神劇,都看得到《陰陽魔界》的影子

雖然電影版的意外令人不勝唏噓,但終究無損《陰陽魔界》的經典地位。即使後來的新版,畫面品質更好、特效更多,最早版本的許多概念,也因為經過無數致敬,有時顯得有些老氣。但是,藍儂頭仍然非常推薦黑色酒吧的客人們,尤其是喜歡《黑鏡》、《Lost檔案》的人,去朝聖一下最早的1959年版,你會發現其中有許多地方,依然足以撼動人心。

當然,我們也非常期待2020年版《新陰陽魔界》第二季的演出,更希望不要再有類似莫羅這樣的悲劇發生,讓真實版的黑色故事劃下句點。但也或許就像第一版《陰陽魔界》的知名台詞說的:「我們無法終止夢魘,我們只能詮釋它們。」這終究只能由現實中的人,與超現實的不可知存在一同決定。

喬登.皮爾於2019年版《陰陽魔界》,繼承經典的同時希望也能避免過去的悲劇

參考資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wilight_Zone_accident?fbclid=IwAR33CgvGGQPLE5bi2ePM_yHS9iSAbDfJME_shP61eP0zx2_K3aUFW8n0l1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d_Serling
https://news.agentm.tw/38537/重啟版-陰陽魔界-首播日公開-導演-喬登皮爾-壓力大/
https://anexcursion.pixnet.net/blog/post/348798008(這位作者精選了不少精彩集數,值得一看)

藍儂頭

害怕鬼片,喜歡故事,最有創造力是做夢的時候,對超自然世界的信仰在有與沒有之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