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故事】《厲陰宅3》真實事件:都是惡魔逼我的!阿尼.強森殺人事件(下)


上篇請看→ 【靈異故事】《厲陰宅3》真實事件:都是惡魔逼我的!阿尼.強森殺人事件(上)

黑影閃現在路邊樹林間,方向盤失去控制,無論阿尼如何用力踩剎車,都無法停下瘋狂的車向前衝撞……

終於,在一番掙扎跟一輪人生跑馬燈之後,阿尼把失控的汽車停了下來。他認為這是惡魔的傑作。

他開始感應到那股大衛遭遇的黑暗力量了,就在他挑釁惡魔之後——至少,這是阿尼自己的說詞。

究竟那股黑暗力量,還會如何糾纏大衛跟阿尼,甚至引領他們做出恐怖行徑,毀掉他們的前途……?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惡魔之井,在他心底挖了一個黑洞

阿尼開始撞鬼之際,大衛那邊的狀況卻稍有好轉,惡魔的糾纏力道似乎減輕了。有一天,清醒的大衛向阿尼跟黛比說道:

「惡魔走了,他回到井裡了。」

井?甚麼井?阿尼跟黛比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因為他們租房子的時候,從來沒有看過井。但大衛非常堅持,房子後面有一口井,而惡魔就住在那裏面。

大家還記得嗎?我們在上篇提到,阿尼跟黛比拋棄了那棟房子,但是阿尼的媽媽卻堅持入住。要是惡魔回去了,那阿尼的媽媽不就危險了嗎?於是,阿尼跟黛比一聽到大衛這麼說,就趕緊前往該房確認阿尼母親狀況。

到了之後,他們發現阿尼之母早已不知去向,房子再度變成廢墟。兩人分頭搜索著阿尼之母的下落,同時,阿尼也好奇地往後院一探所謂的「井」……

那是一個巨大的洞,黑色且深不可見。阿尼在那裏,看到了一個古怪的身影,那不是他的母親,而是一個長著角、看似邪惡的黑暗身影,然後他……

甚麼都不記得了。

等他回過神來,他站在房子裡面,他女友黛比在一旁害怕得不得了。

「剛剛發生甚麼事?」

黛比無法回答,失去記憶的阿尼更不可能回答。就在黛比的見證之下,阿尼的性情從這一天起開始大變,不再是她過去認識的阿尼了……

悲劇的後半場才正要上演

大衛的驅魔過了一段時間,黛比跟阿尼又面臨找房子的問題。與此同時,從事狗美容師的黛比,成為艾倫.波諾的員工。情侶倆於是租了黛比工作場所附近的房子,屋主正是40歲的波諾。據黛比的回憶所言,波諾單身未婚,是個寂寞又帶點憂鬱的男人,他需要陪伴,也需要酒精。

1981年2月16日,當樹醫生的阿尼請了假,去了黛比工作的狗園,還帶了阿尼的妹妹汪達(Wanda)、珍妮絲(Janice)跟瑪麗(Mary,年僅9歲)。波諾熱情地招待了訪客,去當地餐廳買了給眾人的午餐,以及大量的酒。

很快地,波諾喝醉了,已成年的阿尼跟黛比也喝了幾杯。下午時分,狗園的氣氛仍然愉快,但到了傍晚,事情就開始不太對勁了。

待在狗園的人本來還沒有衝突,但黛比之母茱蒂.格拉策卻從下午4點起不斷打電話來,命令所有人立刻離開狗園。「他X的現在離開!」茱蒂甚至用了很重的語氣,黛比知道母親激動的理由,那個惡魔,恐怕又在蠢蠢欲動了。

可是,一切已經無力回天。

醉醺醺的波諾,變得無法講理,命令他的員工黛比去買三個披薩,也就是要大家留下來一起吃晚餐。黛比試圖拒絕,卻無法招架老闆的要求,只好帶女孩們去買披薩,並帶去波諾的公寓吃。

沒有人有胃口吃披薩,阿尼跟黛比強烈希望帶著三個女孩立刻離開醉漢波諾。他們要女孩們離開公寓,回到車上,然而女孩們的去路卻被波諾擋住了,現場氣氛一觸即發。

惡魔再度現身,給挑釁的凡人一個血的教訓

慢著,事情不是醉漢騷擾小女孩那麼簡單……

站在門口的黛比這時候意識到,現場最大的威脅,並不是醉漢波諾……而是她的男友阿尼!但那也不是「真的阿尼」,那是糾纏他們已久的惡魔,今晚現身波諾的公寓,阿尼的身軀。

女孩們開始一一跑出公寓,但9歲的小瑪麗卻被波諾抓住了手臂,「你們想去哪裡?給我回來!你不准走!誰也不准離開!」波諾堵住女孩的去路,對她大吼。

一切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波諾被客人的舉止激怒,而阿尼則是被波諾對妹妹的行為激怒,外加惡魔的影響。黛比與女孩們,都無法讓兩人冷靜下來,只好看著兩個男人互相搏鬥起來。

「來啊,來啊,來打啊!」波諾挑釁著,但他不知道6個月前,阿尼與黛比經歷過甚麼樣的事……

一段聲音,在激烈的打架現場傳進小瑪麗的耳中。

「誰叫你哥阿尼要挑釁我,這是對他的懲罰喔……要是他再挑釁我一次,我就殺了他!」

那聲音不是從波諾的口中發出來的,因為他能吐出的只有自己的血。

阿尼不知何時拿出刀,把波諾捅了好幾個洞,不久之後,他在醫院死了。

都是惡魔逼我的!震驚全美國的謀殺審判

事情就這樣畫下一個悲劇的句點,阿尼.強森,變成了一個殺人犯。詭異的是,他被逮捕當下的反應,竟然是在警察局睡著。等他醒來,得知艾倫.波諾死亡,而自己就是兇手時,他驚訝得不得了。

「我沒有殺人!」

警方當然不相信他,他們還有黛比與阿尼妹妹們的證詞——不過,這裡有個小問題,每一位證人被偵訊時,都沒有律師在場,就簽了他們的筆錄。別忘了瑪麗才9歲,很可能根本不知道她眼前的證詞跟法律文件寫了甚麼。

阿尼之母瑪麗.強森與洛琳.華倫

警方以非常嚴厲的態度看待阿尼,把他當成危險兇犯看守,整起案件從酒後鬥毆失控殺人,變成了街頭少年冷血謀殺誠實商人的故事。為了拯救阿尼,華倫夫婦與格拉策、強森兩家合作,向全美國揭曉了大衛.格拉策這半年多來的著魔事件,以此證明,阿尼是在受到惡魔驅使之下被迫殺人的——不,甚至你可以說,是惡魔殺了波諾,阿尼只是那把可憐的刀子。

這樣的說詞,這樣的故事,你能夠接受嗎?

阿尼跟大衛的故事,在華倫夫婦與媒體的大力宣傳下,獲得了全美國的矚目,也對受眾產生一定的「說服力」。畢竟說自己殺人是惡魔驅使的兇手可能不少,但真的在命案發生以前,親臨驅魔現場的只有阿尼.強森這一位啊!不過,負責審判本案的法官並不買單,他堅決拒絕這項辯護,甚至不讓陪審團討論命案中的惡魔因素。最後,陪審團宣判阿尼謀殺有罪,法官給了他一段10年以上的徒刑,不過他實際只服刑了5年出獄。

以結果來看,阿尼的人生終究還是被惡魔毀了——但也不盡然。畢竟,我們到底要怎麼確認阿尼在殺人的當下,是真的被惡魔附身而失去記憶,還是因為酒醉、情緒失控、或有其他精神方面疾病而導致他犯下重罪?平心而論,假設沒有惡魔,以事件脈絡來看,阿尼也不是冷血殺手,而是酒後鬥毆外加波諾威脅自己妹妹而衝動殺人。康乃狄克州的檢方跟警方,或許對他太嚴苛;不過,從世俗的眼光來看,阿尼還是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起應有的責任,他最後得到的懲罰或許是適當的。

驅魔大案的背後,留下了多少被無視的傷口

那麼另外一位惡魔的被害人,大衛呢?他的人生,恐怕就真的被「惡魔」毀了。除了經歷痛苦的附身、驅魔,他還要為了拯救姊姊男友,向全國公開自己的不堪經歷,別忘了這時候的他還未成年,只是個孩子,卻要承受全美國的目光。

這裡,我們不得不提另一件事:在華倫夫婦的協助下,作家傑拉德.布里托在1983年出版了《康乃狄克惡魔》(The Devil in Connedicut)一書,詳細描述大衛被驅魔的過程,以及阿尼犯下的命案與之後的遭遇。本書看似是華倫夫婦幫助了無助兩家人的善舉——還與他們共享版稅——但在2006年,本書卻遇上訴訟。

誰告華倫夫婦跟作者呢?就是大衛,以及我們剛剛完全沒有提到的大衛之兄,小卡爾.格拉策(Carl Glatzel Jr.)。

是的,黛比不是只有一個弟弟,她一共有三個弟弟:小卡爾、艾倫、跟大衛。為什麼全文到最後才提到小卡爾呢?因為小卡爾並不認同這一系列驅魔事件,他指控華倫夫婦不過就是利用他弟弟大衛少年時的精神疾病,裝神弄鬼搞了驅魔,剝削他們一家人。事後出版的這本《康乃狄克惡魔》,更是害得他們全家痛苦萬分,小卡爾聲稱這本書侵犯了自己跟弟弟的隱私,並讓他們在學校、社會都受到嚴重歧視。

小卡爾的指控背後,還有許多沒說的故事。大衛的驅魔故事被公諸於世,就是為了解救姊姊黛比的男友阿尼。從紀錄片、書籍、報導等資料看來,強森一家就不多說了,肯定支持阿尼;格拉策一家的父母、姊姊,都相信惡魔真的存在,華倫夫婦則是救星;但對不相信惡魔存在的小卡爾,與長大後的大衛來說,這一切不過都是利用精神疾病製造的騙局。他們對阿尼的脫罪之詞,恐怕也是不甚認同吧。

究竟誰是誰非?我們非當事人,也非當事惡魔,無法替任何一方代言。但我相信,若這世上真的有惡魔作祟,也真的住在那間阿尼與黛比租下的房子裡,他不用附身大衛,也能傷害他們……他挑撥了他們作為親人、愛人間的信任,讓彼此毀滅彼此的生活,就足夠讓他們的人生永遠毀壞了。

 

延伸閱讀:

真實的驅魔案件,變成了《大法師》的靈感:
【靈異故事】《大法師》演的都是真的!?羅蘭多伊驅魔事件

華倫夫婦的另一個撞鬼名案,《厲陰宅2》也提過:
【鬼屋怪談】撿便宜撿到陰宅?阿米堤維爾驚魂(上)
【鬼屋怪談】撿便宜撿到陰宅?阿米堤維爾驚魂(下)

參考資料:

Discovery頻道, “Where Demons Dwell”, A Haunting, Season 2, Episode 4, 2006.8.31
Gerald Brittle, A Devil in Conneticut, 1983
In a Connecticut Murder Trial, Will (Demonic) Possession Prove Nine-Tenths of the Law?, People.com, 1981, 最後瀏覽2020.8.6
Brothers sue world famous psychic Lorraine Warren for false accusations in Devil book., Newswire.com, 最後瀏覽2020.8.6
Trial of Arne Cheyenne Johnson 英文維基, 最後瀏覽2020.8.6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