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故事】《大法師》演的都是真的!?羅蘭多伊驅魔事件


若問在電影史上,哪部片是恐怖片的經典標竿,相信很多人會回答1973年的經典名片——《大法師》(The Exorcist)。

它是史上第一部被奧斯卡提名的恐怖片,也是當年全球票房冠軍。雖然《大法師》在台灣各大影展的播放頻率,可能比不上藍儂頭先前介紹的另一部恐怖經典《鬼店》(Shining這麼高,但造成觀眾心理陰影的面積大小,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為什麼《大法師》過了50年,至今依然經典?除了電影本身的優秀,藍儂頭認為還有一個更為關鍵的理由,就是:

小孩被鬼附身這件事,本身就太他媽的恐怖了啊!!!

更恐怖的是,這個故事是個徹頭徹尾的真實事件。

 

1973年經典電影《大法師》(The Exorcist)海報

這不只是一場恐怖電影,這是發生在1949年的真實事件,是一個家庭揮之不去的夢魘。甚至由於太過駭人,當事人的真名、驅魔過程等等,都被相關人等掩蓋多年,經過許多人鍥而不捨地挖掘、探詢,事件全貌才漸漸重見天日。

今晚,就讓我們娓娓道來《大法師》背後的真實故事。

 

玩通靈板玩到鬼上身

1949年,在美國馬里蘭州(Maryland)一個名叫科泰奇(Cottage City)的安靜小鎮上,住著一戶平凡家庭,他們是來自德國的移民,信奉路德教派,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1月15日的一個尋常不過的夜晚,一陣水珠滴落的聲響,突然傳進了這戶人家的13歲的獨生子羅蘭・多伊(Roland Doe)和他的祖母耳中。

那聲響來自祖母房間。緊接著,裡面又傳出一陣刮擦牆壁的聲音,他們隨即發現,這聲音是由於掛在牆上的一幅基督畫像在晃動,刮到牆壁所致。

是有點奇怪,但也可能就是風恰巧吹進了房間,翻倒了水和吹動了畫吧?這似乎沒什麼好放在心上的。

然而,自從這天開始,每到晚上七點,這個不明來由的聲響,就會再次從房間裡傳出來,畫像不斷搖晃,一直持續到午夜才會停歇。這聲響持續了整整十天,才終於不再出現。一家人鬆了口氣,以為恢復了平靜。但平靜僅僅維持了三天,接著,更詭異的現象出現了。

在半夜,羅蘭先是聽見鞋子踩上他的床,發出嘎吱作響的聲音,一連持續了六個晚上。然後,他的房間也開始出現刮牆聲。水果、飾品等小物品在他眼前憑空飛起,像是被看不見的手抓起來丟過房間又摔到地上。每當羅蘭試圖入睡,床就會自動旋轉並震個不停。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通靈板

 

死去的姑媽,回來看看姪子?

這家人自然疑雲滿腹,開始回想自己平淡的生活,究竟是什麼原因引發了這一連串怪現象?最後他們想到了一個可能——羅蘭死去的姑媽提莉(Tillie)。

這位提莉姑媽是何許人也?她在這個路德派信徒家中是個異數。比起向上帝禱告,她更著迷於巫術、招魂這類神秘儀式。身為家中獨子的羅蘭,也經常好奇地和姑媽一同進行這些奇特的小遊戲。而在這一連串怪事發生的一年之前,提莉姑媽教會了羅蘭一個危險的玩意——通靈板(Ouija board)。

父母懷疑:會不會是姑媽死後,羅蘭自己貿然使用通靈板,導致了邪靈上身?

為了證實這個想法,在某晚異象又再度出現時。羅蘭的父親鼓起勇氣問道:「是提莉嗎?如果是的話,請敲三下。」

話音剛落,羅蘭、祖母與父親,便同時聽見了三聲從樓梯板傳來的敲擊聲。父親以顫抖的聲音說:「提莉,如果真的是你,請再敲四下。」

又是四聲敲擊聲。但緊接著,羅蘭躺著的床墊上就被撕破了一條大縫,那痕跡,就像是被利爪深深抓過一般。

看來,不管這邪靈是不是姑媽本人,它顯然都不是很友善。

《大法師》中經典的「蜘蛛爬行」劇照

異常現象越來越變本加厲:除了怪聲,放在廚房桌上的牛奶、食物開始自行消失;羅蘭身上出現奇怪的血痕,形狀如同神秘的咒語文字;放在桌上的聖經會自行掉下,狠狠砸在羅蘭腳上。最糟糕的是,在學校,羅蘭的桌子會不斷在上課期間猛力震動,無論他如何辯解不是自己幹的,最終只換到被退學的命運。

眼看情況一天比一天嚴重,無計可施的父母,決定求助於驅魔儀式。

 

首次驅魔:失敗收場

由於信仰路德教派,父母首先求助的對象,便是當地教堂的新教牧師,路德・麥爾斯・舒茲(Luther Miles Schulze)。

舒茲牧師一直以來都對靈學(parapsychology,或稱超心理學)深感興趣,他答應接下這個案子。1949年2月17日,他到羅蘭家與他們共度了一晚,評估該用什麼方式驅走這個邪靈。

根據《華盛頓郵報》後來對舒茲牧師的訪問,這一晚,舒茲牧師同樣看見了出現在羅蘭家的各種異象,包括床鋪震動、物品飛起(這次是一條毯子)等等。

「這個邪靈,我沒辦法。你們最好還是去找天主教受過驅魔訓練的神父幫忙吧。」隔日,舒茲牧師無奈地告知羅蘭的家人。

圖片來源:pxfuel

雖然基督新教與天主教在許多見解方面並不相合,但在驅魔這件事上,天主教神父一般仍被公認為最正統的權威代表。

父母聽從牧師的建議,找上了附近城鎮的聖詹姆斯天主教堂(St. James Church)的愛德華・艾伯特・休斯神父(Father Edward Albert Hughes),並在喬治城大學附設醫院(George Town University Hospital)為羅蘭舉行了第一次驅魔儀式。

不幸地,這次驅魔最終以失敗收場。至於失敗原因,有人認為是因為休斯神父的訓練不夠正式,也有人認為是因為時間太緊迫,導致儀式不完整的關係。

無論如何,這次驅魔並非一無所獲。在醫院期間,羅蘭身上某天浮現出一個血字「Louis」,「這是指聖路易斯(St. Louis)嗎?」羅蘭問。而血字浮現出回答:「Yes。」

這是來自姑媽的線索嗎?還是更高的存在……?羅蘭的家人在商量之後,決定前往密蘇里州(Missoury)的聖路易斯市尋求協助。這一次,羅蘭住在那裡的表姐,替他們找到了真正的救星。

 

驅魔二回戰(其實不只兩次):雙神父聯手搭檔

弗朗西斯科·戈雅所畫的《聖方濟各·玻爾日亞驅魔》
Public Domain

1949年,雷蒙・畢夏神父(Father Raymond J. Bishop)在密蘇里州的聖路易斯大學(St. Louis University)教授神學。某天,一位女學生在下課後向他求助,表示自己13歲的表弟正不幸地被邪靈纏身,驅過一次魔也不見效用。「請神父幫幫他吧!」

這個13歲表弟,就是羅蘭.多伊。

聽到這個不尋常的請求,畢夏神父微微一驚,但很快鎮定下來。在詢問了羅蘭的情況後,他馬上聯絡了自己的好友——威廉・包登神父(Father William Bowdern),兩人商量之後,決定聯手為羅蘭再次舉行驅魔儀式。

威廉.包登神父

看過《大法師》的讀者看到這裡,應該會聯想到,電影中最後的驅魔儀式,同樣是由一位年輕神父和一位年長神父聯手執行的。沒錯,這個設定除了源於當年的真實情況,也帶給這部恐怖片更多宗教方面的反思張力,可說是電影的一大亮點。至於劇中的兩位神父和現實情況的命運有何不同?嘿嘿,這個可就要請各位看官自行解惑,此處恕不爆雷了。

 

墮落天使現身!羅蘭體內上演聖魔大戰

時間回到1949年的4月18日,一個天主教的重要節日——復活節。此時,異象已經折騰羅蘭足足三個月之久了。而畢夏神父與包登神父,也已進行了不止一次的驅魔儀式(有一說是進行了20次),但過程仍然不是很順利。羅蘭在驅魔過程中,也越來越表現得暴躁痛苦。

這一晚,包登神父說服羅蘭戴上聖物金屬頸鍊,手握十字架,再次開始驅魔。隨著儀式進行,羅蘭也從原本的溫順安靜,變得越來越煩躁不安。

「說出你的名字!」包登神父陡然大喝一聲。「離開這個羅蘭!」

羅蘭瞬間陷入了狂暴狀態,用一種前所未有的嗓音獰笑出聲,並承認:他確實是一個墮落天使(即惡魔之意)。且他拒絕離開羅蘭的身體。

圖片來源:pxfuel

包登神父不敢大意,繼續進行儀式,一路僵持到了深夜11點。突然,羅蘭身體劇烈抽搐起來,口中又吐出了另一個與先前截然不同的嗓音,大吼:

「撒旦,撒旦!吾乃大天使米迦勒(St. Michael,藍儂頭按:聖米迦勒是上帝創造世界的第二天造出的天使,是統領眾天使的天使長,也被視為對抗黑暗的正義化身)!吾命撒旦及汝等惡魔,即刻離開此身體!以上帝之名,汝等即刻散去!就是現在!」

緊接著,羅蘭的身體抽動了最後一下,隨即恢復了平靜。

「它走了。」這是那個不知名嗓音,從羅蘭口中吐出的最後一句話。

從此之後,羅蘭家再也沒有那些異常現象。

 

小說、電影與驅魔日誌

羅蘭的生活恢復了平靜,但這段經歷實在太過駭人,為了保護當事者,很長一段時間,所有報導、媒體都隱瞞了男孩的真名,而以「羅蘭・多伊(Roland Doe)」來稱呼他。

但聳人聽聞的故事情節本身,媒體是不會放過的。1949年8月,《華盛頓郵報》便訪問了相關人等,描述了男孩的惡魔附身故事。當時大眾已漸漸不相信魔鬼、驅魔等超自然事件,這則令人顫慄的報導,在許多人心中仍留下深刻的印象。包括當時還在喬治城大學就讀的威廉・彼得・布拉提(William Peter Blatty)

威廉.彼得.布拉提(1928-2017)於2009所攝照片
圖片作者:jtblatty(布拉提本人)
Creative Commons BY 4.0

布拉提對這個事件非常著迷,他花了許多工夫,希望能挖掘更多事件細節,包括附身的徵象、驅魔的過程等等。他甚至打聽到負責驅魔的包登神父,曾將全部過程都詳細記錄在一本16頁的「驅魔日誌」之中。他寫信給包登神父,希望能一睹這本日誌,但最終被對方婉拒了。

布拉提畢業後,成為了一名作家。他沒有忘懷這個事件,1971年,也就是驅魔事件發生的22年後,他以這個事件為藍本,再加上許多從其他驅魔事件收集到的材料,寫成了這部經典電影的原著小說《大法師》(The Exorcist)。為了安全起見,他將主角換成了12歲的小女孩。

《大法師》出版之後,很快登上暢銷排行榜,並由威廉・弗里德金(William Friedkin)執導電影,由布拉提擔任編劇。而在改寫劇本期間,某天布拉提收到了一個包裹,打開一看,竟然正是他多年來魂牽夢縈,千方百計想找的那本驅魔日誌!

包裹裡還附上了一封信,說明包登神父過世之後,將這本日誌留在了房間。讀過《大法師》的包登神父的同事,不曉得之前兩人曾通信過,仍然決定將這本珍貴材料寄給他。雖然小說早已寫完出版,但換個角度想,若非布拉提寫出了成功的小說,這本日誌不曉得還會不會重見天日呢?

《大法師》電影上映後,取得了巨大成功,不僅帶動了新一波對「羅蘭・多伊」事件的研究熱潮。有趣的是,好事之徒也開始各種附會,包括拍攝過程中演員意外受傷、扮演惡魔聲音的配音員兒子犯下殺人案,都被視為某種神秘詛咒下的悲劇。比起驅魔成功,人們似乎更願意相信,在這個故事中,仍有某種邪惡在蠢蠢欲動。或許,這也是人類面對真正的超自然現象時,那亙古不變的著迷、恐懼與渺小吧?

延伸閱讀:

文章裡面的通靈板,來到東方變成了碟仙?
【都市傳說】碟仙碟仙請告訴我,玩這個遊戲有多危險?

惡魔請來容易,驅魔很難!
【靈異故事】《厲陰宅3》真實事件:都是惡魔逼我的!阿尼.強森殺人事件(上)
【靈異故事】《厲陰宅3》真實事件:都是惡魔逼我的!阿尼.強森殺人事件(下)

 

參考資料:

1. True Ghost Stories and Hauntings: Real Catholic Exorcism

2. http://www.lastgasps.com/page71.html

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Peter_Blatty

 

 

藍儂頭

害怕鬼片,喜歡故事,最有創造力是做夢的時候,對超自然世界的信仰在有與沒有之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