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泥水間的愛火,燒成水泥中冰冷的屍首:詹甚失蹤案


那個女人,突然不見了。

名叫詹甚的女人,在1969年9月15日,消失在樹林鎮的深夜裡。她的同居情人江阿交,發現詹甚失蹤之後,隨即向警方報了案。

江阿交告訴警方,詹甚跟他吵了幾次架,應該是趁夜離家出走。然而,一個離家出走的女人,會去哪裡呢?是投奔新的情郎,還是回到父母老家?

但是沒有任何人看到詹甚。

一個活生生的女人,就這樣人間蒸發在樹林鎮的深夜中……怎麼可能?今晚,讓我們來探究詹甚的下落。

毫無浪漫,但絕對狗血的13年婚外情

詹甚為什麼會消失?在解開這個謎團之前,讓我們先來了解詹甚是個怎樣的女人,過著怎樣的人生。

詹甚是一個自食其力的32歲女性泥水工,她與大她9歲的情人江阿交交往了13年,生了2個小孩。其實,兩人在交往之際,都各有婚配,但工作上的交集讓兩人越走越近,燃燒的愛火阻絕了世俗的眼光,讓他們離開配偶逕行同居起來。

詹甚花了8年的時間,終於與前夫呂茂林成功離婚。自由了的她,與江阿交一起購買建材,並請幾位友人幫忙,自行在樹林鎮蓋了一棟磚房。兩人與他們的孩子,就這樣在自建的房子經營起一個小家庭……

然而,詹甚的人生故事或許有一定的勵志情節,但可不是甚麼狗血的浪漫愛情偶像劇,江阿交也不是「跟她從此一起過著幸福快樂人生」的白馬王子。江阿交不但是個暴力男,經常家暴詹甚,還一直跟妻子保持婚姻關係,沒有跟詹甚結婚。也因此,房子只登記了詹甚的名字,而非共同持有。想要賣掉房子的江阿交,便一直無法遂願,這件事成了兩人感情關係惡化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是江阿交在1969年,發現詹甚竟然跟另一個名叫林國清的男人熱烈來往。江阿交為此還在1969年9月7日,偷偷尾隨外出的詹甚,也真的目擊詹甚跟林國清一起出了臺北車站。江阿交妒心大起,當場在車站跟林國清、詹甚大打出手,鬧到派出所去,十分難看。

事情過了一個禮拜左右,1969年9月15日,江阿交與詹甚再次於樹林家中吵了一架,這次同樣涉及家庭暴力,又鬧到了樹林的派出所,被警察好聲勸告回家,息事寧人。沒想到,日子還過不到半天,16日的清晨6點,江阿交就跑回了派出所。

「詹甚不見了。」他告訴警方。

那個女人趁我熟睡,半夜逃走了。江阿交是這樣說的,他還說,睡夢中,恍恍惚惚聽見汽車發動的聲音。

她可以離開家,卻不會離開錢

詹甚離家出走了?這種情侶、夫妻吵架之後,女方負氣離家出走的案件,實在太多、太多了……更何況,詹甚確實在外面有個情郎林國清。要說的話,詹甚離開舊愛江阿交,去找新歡林國清的可能性並不低。於是警方將詹甚報為失蹤人口,到她前夫呂茂林、新歡林國清、江阿交與詹甚本人親友處尋找,但仍然沒有找到她的下落。總有一兩個人說,他們看見詹甚出沒,但沒有人說得出她詳細狀況,人要去何處找。

過了2個月後,事情開始有了一些變化。

詹甚的姊姊詹秀玉,特別地擔心妹妹,她認為詹甚絕對不像江阿交說的一樣離家出走,而是遇到了一些凶險。

怎麼說呢?

原來,根據詹秀玉所說,依靠勞力賺錢的詹甚非常重視投資,在外面一口氣標了3個會,而且很講信用,必交會錢。結果她突然消失,3個會的會錢全都沒交,但也沒有要回過去投資的金額,怎麼可能?一個重視金錢,又重視社會信用、人際關係的女人,會這樣莫名其妙「離家出走」,憑空消失嗎?就算離家,也應該回來處理錢的事情才對吧!詹秀玉還另外提出一個證據,詹甚的女性好友,曾經在9月14日替她保管了一些珠寶首飾,據說是詹甚害怕被江阿交拿去賣掉,特來她這裡借放。

刑警大隊的辦案人員,聽了詹秀玉的說法,也覺得越想越不對勁。看來,江阿交並沒有說完整個故事……

漏洞百出的失蹤佈局

正好,那2個聲稱自己看到詹甚活著的人,都是江阿交的老朋友呢!這就讓負責調查的刑警大隊組員陳龍發感到怪異,便找來2位證人詢問。其中老泥水匠林子才堅決不到案說明,第二位證人陳敏治一進辦公室,就對陳龍發說道:「你跟江阿交不是老朋友嗎?」

刑警陳龍發跟江阿交當然不是老朋友,他聽了這句話就保持警覺,但仍泰然自若地應和道:「是啊!所以你可以把實在情形說出來嘛!」

陳敏治鬆了一口氣,老老實實地說出他是被江阿交委託作證,實際上根本沒有看過詹甚。至於「老友」的誤會,則是江阿交唬弄陳敏治,告訴他自己跟警察有交情,才讓擔心的陳敏治願意來作證。

陳龍發掌握了這個線索,就改傳江阿交。照理來說,江阿交去警局報案找「失蹤女友」,被警察傳喚應該要趕緊來了解情況才對,但江阿交卻連理都不理,沒有到案說明。

江阿交的行事作風,流露出許多疑點,讓警方不懷疑也難……更湊巧的是,江阿交跟詹甚住的樹林房屋,附近就是墳墓!

那個女人,從來沒有離家出走過

所以,詹甚是否被江阿交殺害了呢?這個令人戰慄的想法,越來越有可能成真。陳龍發等辦案人員認為,詹甚可能已被殺害,並被江阿交埋屍在墳墓區,或是棄屍大漢溪中。

不過,雖然說房子距離墳墓不到500公尺,但中間卻隔了一個鬧區;另外一邊,房子距離大漢溪也不遠,但旁邊就是味王工廠,每天眾多工人出出入入,幾乎不可能掩人耳目。

殺人一定要處理屍體,否則不可能隱瞞那麼久。詹甚如果慘遭江阿交殺害,那最有可能在哪裡?辦案人員想啊想,努力想,結果從另一起命案得到了靈感。

那起命案,就是數年前聞名全國的西門町「七彩藝苑」命案。人偶工廠老闆王文敏殺害妻子許絹和學徒陳國房,再把2人屍首埋在水泥地下,案件還被繪聲繪影,傳成是「屍體被淋上蠟製成人偶」之類的恐怖情節。

陳龍發想到,江阿交是一個泥水匠,他有能力在家中埋屍,再鋪好水泥掩蓋一切。現在,他們需要的只剩實證。陳龍發等人先暗中勘查樹林江阿交宅,認定豬柵跟浴室為有可能埋屍地點,接著便申請搜索票,直衝江阿交宅,開挖浴室的水泥地面。

沒有多久,他們就找到了失蹤已久的詹甚。

那個女人從未離家出走,而是慘死家中。她死不瞑目的屍首尚未腐爛,頭部、頸部傷痕斑斑,經過法醫許耕夫檢驗,確認是菜刀造成的傷痕。

泥水間的愛火,化作水泥中的冰冷屍體

1970年3月6日,警察來逮捕人的時候,江阿交還在桃園工地做工。他一看到警察,就知道自己再也逃不了了。

他很坦白地認了罪。半年前那個致命的夜晚,江阿交與詹甚回到家中,兩人還辦了一場宴席,邀請親朋好友,宣示彼此的關係恢復。但等曲終人散,假象立刻就被戳破,兩人繼續對賣房子、家庭開支的議題堅持不下。這段13年的感情走到了盡頭……在終點,菜刀落在詹甚的臉蛋上,割壞了她的鼻子。

詹甚懇求江阿交將自己送醫,但江阿交心裡卻想著另外一種「解決方案」。與其醫治這個會告他傷害、還會跟其他男人離開的情婦,不如多砍幾刀,徹底把她殺死,然後埋在浴室下方。

小孩已被送到外婆家,江阿交不擔心有人目擊命案,只擔心詹甚消失一久,就會有人詢問下落,就先故佈疑陣,先去警局報失蹤案,並請好友幫忙作偽證,拖延時間。

然而,江阿交不知道詹甚跟會的理財習慣,沒注意到詹甚在與他的關係之外,還有許多親友的關心、金錢的往來,這一切人生足跡,並不是胡謅一個「離家出走」就可以抹滅的。

江阿交因為殺害情婦詹甚,付出了性命為代價,在台北監獄的刑場伏法。泥水匠之間的婚外情,或許愛火曾經熾烈,但最終都成了水泥地上、水泥地下的冰冷屍體,燃燒殆盡。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臺灣奇案?這裡有更多:
【恐怖旅社】久久不退房的房客,人頭早已不翼而飛?
【離奇命案】理不清的四角糾葛:九日新娘命案

參考資料:

《中國時報》,〈婦人詹甚失蹤 警處通令查尋〉,1969年12月23日,第三版
《中央日報》,〈與情婦爭財產 姘夫殺人滅口〉,1970年3月6日,第六版
《中央日報》,〈謊報失蹤.故佈疑陣 江阿交雖奸險 難逃警方法眼〉,1970年3月6日,第六版
《中央日報》,〈樹林命案破獲 羅處長表欣慰〉,1970年3月6日,第六版
《中央日報》,〈浴室掘出屍體 詹甚頭部傷痕累累 兇嫌認罪俯首就擒〉,1970年3月6日,第六版
《聯合報》,〈疑她又有外遇 妒火燃起殺機〉,1970年3月6日,第三版
《聯合報》,〈姘居十三年.恩斷義絕 狠心泥水匠.殺人滅跡〉,1970年3月6日,第三版
《聯合報》,〈負心漢拋妻別戀 江阿交害人害己〉,1970年3月6日,第三版
《中央日報》,〈殺害姘婦詹甚 江阿交昨伏法〉,1974年2月20日,第六版
管仁健,〈一個少婦跟著殺人犯私奔以後〉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2 thoughts on “【離奇命案】泥水間的愛火,燒成水泥中冰冷的屍首:詹甚失蹤案

  • 11 10 月, 2020 at 12:13 下午
    Permalink

    感謝了^^ 原來這個命案能夠破案…. 和那年代紅到不行 後代被很多類似節目當作背景 故事題材的七彩藝苑也有點關係XD

    Reply
    • 11 10 月, 2020 at 1:51 下午
      Permalink

      對啊,七彩藝苑也是很驚人的案件,之後再來慢慢寫^^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