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怪談】朱秀華借屍還魂(上):回到家中,太太變成另一個人?


人有靈魂嗎?死了之後靈魂去了哪裡?這兩個問題,是人類文明的千年大哉問。宗教信仰跟科學理論給的各形各色答案,各自有擁護者與懷疑者。

有人說,靈魂會受審判,進入天堂或地獄。

有人說,靈魂會投胎轉世。

但也有人說,靈魂會變成鬼,飄盪在這個世間,意念不散……而在1960年代的臺灣,竟然傳說鬼還能借用別人的身體,「借屍還魂」大復活?

究竟「借屍還魂」是否真有其事,就讓我們一探故事的來龍去脈。

 

妻子的怪病

時間是1959年。

一位雲林麥寮的建材行老闆吳秋得,在那一年接了臺西鄉海豐島的建築工程,忙碌得偶而才有時間回麥寮的家。

在難得的返家路途中,吳秋得總是覺得怪怪的,他一個人騎腳踏車,卻感覺特別重。尤其是肩膀,怎麼特別特別重……。

不過,吳秋得沒有特別留意。因為他那時的心頭,還有更沉重的事情壓著。

他的妻子,40歲的吳林罔腰生病了。是怎樣的病情呢?佛教法師李瑞烈著作的《因果律訓》書中,如此記述吳秋得的說法:「……在那段時間我很少回家,偶而一回家,我太太就生病,可是當我再去海豐島的時候,他的病就好些。後來,我回家的次數越多,她的病就越重。」

到了海豐島的工事全部完工,吳秋得回家了,林罔腰的病情也徹底惡化。據吳秋得說法,林罔腰的病不是甚麼「致命的病」,而是精神方面的問題。由於林罔腰鬧得越來越厲害,家裡人深深感到痛苦,決定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

但是林罔腰不願就範,她大鬧一番。詭異的是,平時體弱多病的林罔腰,這次發作力氣卻特別大。包括丈夫在內,好幾個人合力拉她都拉不動。除了大力掙扎,林罔腰也不忘口舌抗辯:「不要送我到神經(精神)病院去,我沒有神經病!」

吳秋得他們,當然是不信這句話的。

但接下來林罔腰說的話,卻是更為離奇,讓他們不得不停下來。

「我不是這裡人,我是金門人,」林罔腰說這話時,神情跟腔調也轉變了,不再是他們認識的40歲雲林主婦。

「我叫朱秀華,我是借屍還魂的。」

一覺醒來,她變成了另一個人?

現場眾人聽到林罔腰──或說「朱秀華」──這番話,全都驚呆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是林罔腰病情加劇,已經完全瘋了?還是在她身體裡面的,真的已經不是她,而是她自稱的……朱秀華?

無論如何,他們選擇先聽聽看林罔腰──或是朱秀華──的說法。

「我只有17歲,家住金門。」

透過40歲的林罔腰之口,聲稱是17歲少女的朱秀華,用濃厚的金門腔娓娓道來她的經歷。

一年前,正是金門八二三炮戰爆發的那一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數萬顆砲彈落在金門島的土地上,想要從中華民國手中奪取金門,甚至妄想消滅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權。

金門成為戰地,百姓無從自保,要是「共匪」攻上來了,該怎麼辦?朱秀華一家人決定隨著許多逃難的金門鄉親,一起坐船逃離生活了一輩子的金門,想辦法前來臺灣。

然而很不幸地,這趟旅程自一開始就註定無法平安落幕。在混亂之中,朱秀華與父母家人失散,只好自己孤身一人上了一艘通往臺灣的漁船,但這艘漁船沒有航行多久,就被共軍打來的炮彈擊中了。船身失去控制,雖然沒有馬上沉沒,卻也無法航行,只能在臺灣海峽上載浮載沉,讓「黑水溝」的驚濤駭浪決定自己的命運。

過了三、四天,船身終於著陸,漂流到雲林外海的海豐島上。船上原本坐的20幾人全部死亡──只除了朱秀華一人,殘存著一口氣,沒有意識。一群海豐島當地的漁民,發現了這艘船,他們連忙查看狀況。一位叫做林清島的漁民找到朱秀華,將她救醒。

撐過了戰火與海難,但朱秀華睜眼後,迎接的不是大難不死的新生命,而是黑暗的終點……

大難不死,隨即落難而死

漁民們看到朱秀華身上有黃金首飾,立刻見錢眼開,要搶奪她身上的財寶。搶完不夠,他們擔心朱秀華會去報案,決定殺人滅口。反正這艘船都死了20幾個人了,再多死一個又有甚麼奇怪?

黃金是身外之物,為了活下來,朱秀華願意把一切都給他們,她甚至還苦苦哀求,願意當漁民們的奴婢。不過比起有少女為奴的誘惑,漁民們似乎更害怕搶劫案東窗事發,狠下心來一定要殺了她。

救活朱秀華的林清島不認同同伴的作為。「放了她吧!」他試圖救她,卻被其他漁民們狠狠揍了一頓,只能在一旁無力地看著眾人把虛弱的朱秀華連同破船殘骸一起推離岸邊,導致她溺斃在海中……

在黑暗的海中,一切似乎就這樣不幸地結束了……

但奇妙地,並非如此。

朱秀華死去了,但她的魂魄仍有意識,飄流到了台西鄉去。她在台西鄉的五條港安西府向三位王爺神:張尊王、李鄴侯跟莫將軍哭訴,說了自己不幸早逝的經過,王爺們非常同情她的遭遇,便先把她的靈魂留下來,讓她住在廟中。過了一年後,王爺們告訴她,當地有個中年婦女名叫林罔腰,陽壽將盡,便指示她去附身林罔腰的身體,重返陽世。因此,現在在林罔腰40歲的身體裡面,裝的已不再是她本人,而是17歲金門少女「朱秀華」的靈魂……

聽了這個不可思議的故事,吳秋得等人震驚不已,不知該作何反應。

吳秋得事後回想,當時他騎腳踏車來往麥寮的家跟海豐島,總是覺得車子特別重,好像多坐了一個人。工人們見到他,總是會揶揄他艷福不淺,車上載著美女。他當時以為工人在亂講話,但現在看到妻子的怪樣,他才驚覺,莫非那個看不見的美女就是當時跟著他回家,準備要借屍還魂的金門少女「朱秀華」嗎?

這一切都太過怪異,但其中的脈絡,好像又能夠互相應證,讓吳家人不住毛骨悚然……

(待續)

繼續往下讀→

【臺灣怪談】朱秀華借屍還魂(中):雲林主婦的軀殼,裝著金門少女的靈魂?
【臺灣怪談】朱秀華借屍還魂(下):究竟是真是假?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