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劉琦命案:牛郎教父掌握女人心,卻吃了妻子煮的毒豬心


那個男人,曾經在臺北夜晚的街頭叱吒風雲。

他曾說,中山區的牛郎全是他調教的,而他就是那個「牛頭」。這樣說倒也不誇張,他本人長得清秀瘦小,擅長贏得女人的青睞,旗下擁有好幾家牛郎店跟舞廳。除此之外,他還跟松聯幫底下的海盜幫、周人蔘都走得很近,近到一度被誤傳他就是「海盜幫幫主」。全臺北市的暗黑娛樂產業,好像都有他的一份,從賭博電玩到取悅女人,他無所不沾。

他的名字,叫做劉琦。如此遊走江湖的他,照常理來說,應該要以黑道火拼、或是警察大規模取締的「光榮」,在歷史上留名。然而,在他捲入任何這類事件,成為媒體跟社會認證的「牛郎教父」之前,他卻……在某一天,消失了?

圖片來源:pxfuel

大哥不見了,大嫂睡不著?

1996年4月21日起,劉琦的小弟們,發現他們再也聯絡不上大哥。

黑社會聞人失蹤,好像不是什麼特別之事,他有可能是在躲避追殺,或逃避警方追捕。但這位坐擁牛郎店跟許多小弟的大哥級人物,突然失蹤到連小弟打BB Call都聯絡不上,那就很奇怪了。

究竟,劉琦去了哪裡呢?小弟們十分擔心,比劉琦的老婆還要擔心。

沒錯,劉琦人不在辦公室,也不在三重的家中。可是他的妻子劉淑銖,似乎沒有著急打聽他的下落,對於小弟的詢問關心,也只是支吾其詞。奇怪的是,劉琦的行動電話、BB Call、皮夾等物,全都放在家裡,但劉淑銖卻說不出丈夫的下落,也不是很關心的樣子。

幾天之後,小弟們觀察到,劉淑銖似乎有嚴重的睡眠問題,無法在臥室中安然入睡;而且她還忙著更換臥房裡的床單,幾乎每兩天就要換一次,就算以潔癖來解釋,也太誇張了。

眼見大哥一直沒有出現,大嫂又行跡詭異,小弟們不禁開始不安。同時,劉琦之妹劉玟也找不到哥哥,卻見證到大嫂連續好幾天不敢睡在臥室,心中不免揣測:會不會大哥其實是被大嫂殺害了?

自行移動的證物,反而此地無銀三百兩

劉玟先在4月下旬向縣刑警隊報案,表示胞兄失蹤,大嫂形跡可疑;5月1日,劉琦已經失蹤超過10天,當天刑警隊派員前往劉琦家中,尋找劉琦的下落。

面對警方的詢問,劉淑銖仍是不吭一氣,堅決聲稱自己不知道丈夫去了哪裡。更神秘的是,劉琦原本放在家裡的行動電話等物,竟然也不在家裡了。可是不管是劉玟還是劉琦的小弟們,都記得這些東西本來是在三重劉琦家裡的。

行動電話與BB Call去了哪呢?警方回去搜查劉琦在民生東路的辦公室,在抽屜中找到了。這表示劉琦人有來辦公室嗎?不,劉淑銖無法解釋劉琦的下落,物品又莫名在兩地間移動,更加證明了整個案件的問題。

5月4日,劉淑銖被傳喚到刑警隊接受偵訊,終於在凌晨時分,她的心防被突破,承認了一切。她就是殺害劉琦的兇手,那個理應是最親密的枕邊人。

圖片來源:《中國時報》

想要永遠留住他?反而永遠失去他

時間回到1996年4月21日凌晨,劉琦返回家中,這裡沒有舞廳與牛郎店的五光十色、沒有粉味鎗火小弟排場圍繞。這裡只有兩個人,他,與他的牽手劉淑銖。

這應該要是個溫馨的局面,誰說黑道中人就不需要家的溫暖?——不過劉琦跟劉淑銖這對同姓夫妻,卻已經不溫馨好一陣子了。他們接連不斷吵架,氣氛十分僵持,劉琦的妹妹劉玟也知道這點。

為什麼吵架?據說,是因為劉琦在外面有了女人,還讓對方懷孕了。儘管沒有實際證據,劉淑銖對此非常介懷,介懷到她決定要不計一切代價,把丈夫留在身邊。

4月21日凌晨時分,劉琦回到家中,在他眼前的餐桌上,有一碗妻子親自燉補的人參豬心湯。然而這碗美味又營養的佳餚,包藏的不是妻子關懷丈夫的溫情之愛,而是……30顆劉淑銖平常會服用的安眠藥,以及她激烈的嫉妒心和占有慾。

她要劉琦吃完豬心,就陷入長長的沉睡中,無法出去找女人尋歡作樂,留在她的身邊。她看著劉琦吃下這碗融合了30顆安眠藥的豬心湯,上床睡覺……但沒想到整個事情的效果,強烈到遠遠超出了她的目標。

她只想要劉琦睡久一點,不是要他長眠;她想要他永遠留在自己身邊,但不是進入永恆。到了早上7點多,她發現躺在床上的劉琦,豈止是不會去找女人,而是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她所佔有的,只剩下一具冰冷的遺體。

圖片來源:《中華日報》

擅長掌握女人的牛郎教父,死在枕邊人手中

為了掩蓋殺夫的罪行,劉淑銖連忙找來親妹妹劉淑勤,請她協助運屍。雖然劉淑勤一度因為害怕不敢進到臥室看姊夫遺體,但還是幫了姊姊搬運裝進大行李袋的遺體,把它裝進賓士的後車廂。接著,兩人一路開車南下,開到雲林斗六,買了鏟子、鋤頭等物,在斗六市嘉東里路邊的公墓挖洞準備埋屍。21日晚上10點,她們才把洞挖好,先回附近汽車旅館睡覺;到了隔天早上,再把屍體放進挖好的洞中掩埋起來。

兩人先躲回斗六市的老家,一直待到24日晚間,劉淑銖才北上回到三重。之後,劉淑勤在5月2日出國赴日,聲稱是去訪友,暫時躲過了姊姊東窗事發被逮捕的命運。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劉淑銖藏了老公的屍體,卻藏不了他的隨身物品,更藏不了背後的人際關係網絡。在劉琦死去的床鋪上夜夜難以成眠,她終究招架不住丈夫妹妹與小弟們的質問,笨拙地把行動電話換藏辦公室之舉,更是變成「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招供,注定要把自己的罪行暴露在陽光下,並把妹妹劉淑勤一同拖下水……

這樣的愛,值得嗎?無論劉琦生前有多麼擅長討女人的歡心,他顯然按捺不了枕邊人的嫉妒心。最後,死在一顆讓他長眠的毒豬心,永永遠遠地,再也不能背離劉淑銖的愛……

圖片來源:《中國時報》

延伸閱讀:

【離奇命案】奪命排骨湯!醫院愛恨情仇比巴拉松更濃:西園排骨湯命案
【離奇命案】泥水間的愛火,燒成水泥中冰冷的屍首:詹甚失蹤案

參考資料:

《聯合報》相關報導。
《中國時報》相關報導。
《中央日報》相關報導。
《中華日報》相關報導。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One thought on “【離奇命案】劉琦命案:牛郎教父掌握女人心,卻吃了妻子煮的毒豬心

  • 14 11 月, 2020 at 6:57 下午
    Permalink

    留個言 代表我有看過了^^ 感謝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