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芳苑活埋案:一言不合就活埋!比黑手黨更黑的臺灣選戰風雲


他們剝下那個男人的衣服,讓他全身一絲不掛——但這麼說其實不太精確,因為他的頸部、手腳都纏著繩索。男人的身上,滿是被毆打的傷痕。

此時的他很可能無法意識到疼痛,也無法喊叫,因為這時的他已經被勒頸昏迷,不知道綁架他的那些人,已經挖好了為他準備的坑洞。

他們把他丟下坑洞,把砂土一鏟一鏟的,倒在他的身上,在粗淺的呼吸之中,他吸進了那些砂土。它們填滿他的呼吸道,我們無從得知,這是否喚醒了昏迷的他,造成他瀕死前絕望的痛苦……

坑洞被填平了,再蓋上一些遮蓋的枝葉,一個男人就這樣被活埋了。實行者們沒事般地一一離去,回到他們的日常生活。如此殘酷的暴行,就發生在臺灣的光天化日之下,在彰化的芳苑鄉,1997年。

滿是煙硝味的芳苑,農會選舉一觸即發

位於彰化縣的芳苑鄉,雖然有個優雅的名字,但1997年初的芳苑,空氣中飄散的可不是芬芳的氣息,而是滿滿的煙硝味。

為什麼呢?這是因為全臺灣各鄉鎮的農會選舉即將到來,預計在1997年2月15日選出農事小組長與會員代表,在2月24日由新選出的會員代表再選出農會理監事。那農會選舉為什麼會搞得如此人心惶惶,戒慎恐懼呢?這是因為在許多地區,農會就是地方派系的金脈與人脈,一個派系若能掌握更多的農會代表席次,就意味著該派系未來選舉會有更多資源得以調度。因此,農會成了許多鄉鎮的兵家必爭之地,而不單純只是農民的社團法人組織。

既然農會選舉如此重要,那麼地方派系自然要投入更多資源相互較勁,激烈競爭變得惡性,就導致某些地區的選舉暴力事件頻傳,恐嚇、槍擊、擄人等新聞頻傳。在1997年農會改選中火藥味最濃厚的,就是芳苑鄉農會。

1997年的芳苑鄉農會,面臨著體質不佳的問題,派系之間的恩怨情仇,更是為這場選戰火上加油。現任的代理總幹事林媽賞作為「傳統派」,受到現任芳苑鄉長陳諸讚帶領的「改革派」挑戰,由於雙方勢力不相上下,使得選戰幾乎成了真正的戰鬥。支持不同陣營的黑道勢力與暴力份子,在明處暗處磨槍霍霍,局面一觸即發。

就在1997年的農曆春節前夕,雙方的人馬碰頭了。可想而知,這絕不會是多麼和平的場面。

兩派人馬各有來頭,暴力事件無可避免

1997年1月31日下午,林媽賞的三位助選員正前往三合村拜票。殊不知,他們會在那裏遇到對手陳諸讚的助選員們,雙方因此起了口角。

林媽賞的助選員中,有一位名叫鄭明赫,綽號「拉希」。這人並不是單純的角色,他曾在6年前,在臺中縣霧峰鄉與其他人一起犯下一起槍擊殺人案,並因此遭到管訓。你或許會覺得,像這樣的狠角色「助選員」,應該足以嚇倒對手了,至少也能夠全身而退吧。

但你錯了,鄭明赫可不是這場選戰助選員中唯一耍勇鬥狠的黑道份子,事實上,林媽賞和陳諸讚的整個助選勢力,可是大有來頭。

早在1993年9月,天道盟不倒會會長,綽號「阿不倒」的謝通運,在芳苑鄉產業道路上返家之際,遭到敵對勢力攔截座車,爆頭身亡。聯手狙殺他的,有人稱「鬼見愁」的黃主旺,跟「冷面殺手」謝惠仁,兩人在犯下此一駭人大案後,各自亡命天涯。不過,這番聯手或許沒有為兩人建立起強力的革命情感,因為他們在1997年的芳苑鄉農會選舉中,又分別站在林媽賞和陳諸讚的兩個陣營,彼此舉刀槍相向,反目成仇。

謝惠仁支持現任農會總幹事的林媽賞,黃主旺則支持「改革派」的鄉長陳諸讚,在選舉的文攻背後,頻頻向對方陣營使出武嚇。電話恐嚇、當面施壓已是家常便飯,不過在警方努力的掌控跟監視底下,目前倒也還未傳出重大暴力事件。

直到雙方人馬在三合村相遇為止。

雙方先是爆發激烈的口角,接著,陳諸讚那一方的助選員打了電話。沒過多久,兩部自小客車開進村庄道路,堵住了林媽賞助選員的去路。八個持槍男子在「鬼見愁」黃主旺的帶領下衝了進來,當場對空鳴槍示威。在槍聲之中,鄭明赫走避不及,在人數劣勢的情況下遭到黃主旺等人押走了。從那天起,再也沒有人看到「拉希」的下落。

黑社會橫行鄉里,國家機器一個頭兩個大

鄭明赫在光天化日之下遭人擄走,從此消失,究竟去了哪裡?這個謎團,成了這場緊張的農會選戰中多重矛盾的引爆點。本來就已經不合的兩個派系不用說,自然是為此劍拔弩張,陳諸讚和林媽賞相互指責,表示派系候選人、支持者都受到對手的暴力恐嚇威脅。

負責維持秩序的警政單位更是頭大,他們不但必須面對一起擄人失蹤案,還要面對怒氣沖天的鄭家家屬,他們把所有對親人的擔憂和思念,全部化做對警方辦事不力的指責,屢次到警察局抗議,甚至揚言要北上去警政署跟立法院。而社會輿論對此一驚人案件的關注,顯然更會加深警方的壓力。

警方不是沒有作為,事實上他們很快就查出,押走鄭明赫的其中一人,就是他們汲汲營營想要逮捕歸案的「鬼見愁」黃主旺。自從「阿不倒」謝通運死後,警方一直在尋找黃主旺跟謝惠仁的下落,然而他們不但逍遙法外,還可以大搖大擺地參與農會選舉,指揮小弟們犯下諸多恐嚇罪行,如今更出現擄人案,實在讓警方非常難堪。警政署長姚高橋更因為此事,被彰化縣議員連番砲轟,壓力無比之大。

2月份的芳苑鄉農會選舉,在憲兵進駐之下,總算是正常落幕了,但在2月24日還是發生了三起槍擊案,疑似為謝惠仁主使。一個小小的農會選舉,竟然鬧得滿城風雨,當地警方壓制不住,只得引入憲兵進駐,可見當時的地方自治有多麼嚴重的黑道介入與暴力問題。一個民主法治國家,竟然能讓槍擊要犯恣意擄人,對執政當局跟執法單位來說,是多麼顏面掛不住的事情啊!或許,本案被害人鄭明赫不過是個有前科的小混混,但他終究是國家應該要保護的被害人,若不能將之平安找到——或至少還給他一個公道——那麼國家的威信,還能夠存在於芳苑鄉嗎?

險惡的真相,從共犯口中暴露出來

儘管農會選舉已經完成,但鄭明赫仍然下落不明,這讓家屬和偵辦警方不由得擔心起他的下落,恐怕不是單純被擄走那麼簡單。地方上盛傳著他已經被「做掉」的消息,家屬求神問卜想求個安心,卻求到了非常不利的答案。警方努力攔截電話,想要從中找到鄭明赫的下落,卻誤把芳苑濱海民眾對母親的稱呼「阿伊」,誤聽成了「拉希」,害警方空歡喜了一場。

不過,警方這番辛苦並不是完全沒有著落的,1997年3月30日晚間,刑事警察局終於在雲林縣莿桐鄉抓到了擄人案主謀黃主旺。隔天,芳苑鄉長陳諸讚也遭到收押。

抓到「鬼見愁」黃主旺,不只是抓到謀殺謝通運的嫌犯之一,離鄭明赫的下落也更進一步。只是,黃主旺也不是傻子,他當然不會輕易供出鄭明赫的所在地。儘管他非常堅持「鄭明赫沒有死」,但卻也不說出個所以然,甚至還在其中一次供詞中說,鄭明赫害怕被掃黑列管,所以逃到對岸去了。

警方當然不會買帳這種說詞,但也撬不開黃主旺的嘴,他們只能再繼續努力尋找其他共犯。終於,在4月10日,他們抓到逃到北部避風頭的共犯洪明豐。並在連夜偵訊之後,從他口中知道了真相。

活埋至死!比《教父》更驚人的劇情

1997年1月31日那一天下午,一直待命在肥料場,等著上頭下令的洪明豐一票人接到了電話,得知鄭明赫等另一派人馬,正在三合村拉票,並跟己方起了衝突。據日後本案的判決書說,鄭明赫曾威脅支持陳諸讚的林垚沺改變陣營來支持林媽賞:「你支持諸讚,我支持媽賞,你的意思就是要跟我作對,你不要以為諸讚當選就可以做總幹事,我若是不將他打死,我『拉希』就切腹自殺。」

黃主旺一得知消息,就拿霰彈槍跟手槍,一行人開著BMW跟白色箱型車前往現場。另一派人馬見寡不敵眾,只能落跑,但鄭明赫卻閃避不及,被強行擄上箱型車,被抓到一處魚塭的二樓建物,慘遭一整晚的毆打。

2月1日凌晨4點30分左右,黃主旺率領的眾人,把鄭明赫帶到芳苑鄉的一處農田。他的脖子被套上一條尼龍繩,然後整個人被拖拉過田地,拉到一處小山崙的樹林間。黃主旺等人在那裏用圓鍬挖好了一個一公尺深、兩公尺長的大洞,此洞是用來做甚麼,不言可喻。

鄭明赫此時已經被勒頸勒到昏迷,但還有呼吸。他的衣服慘遭剝光,呼叫器、手錶等物則被拿走敲碎扔掉,顯然對方已經策劃好他的悲慘命運,絲毫不打算留他活路。

黃主旺命人把鄭明赫推進坑裡,然後埋上沙土,就這樣,一個白天還在積極幫人拜票的助選員,到了深夜就人間蒸發在靜謐的芳苑鄉田野之中。他最後一口氣,吸進了許多家鄉土壤中的沙塵,讓法醫日後解剖時得知他是如何被活埋慘死。

警方請人挖出鄭明赫遺體,右上為共犯洪明豐。來源:《中國時報》

我們的民主社會,還未擺脫黑金政治的陰影

這起「芳苑活埋案」,以駭人的結局收場,提醒著臺灣民眾,黑金政治與槍枝暴力是如何深入我們的基層民主選舉之中。若要說有什麼可以寬慰之處,那大概就是犯下此案的主謀與暗殺天道盟大哥謝通運的「鬼見愁」黃主旺,最後並沒有逃過極刑的命運,在2015年因死刑而被槍決。

光天化日之下,開槍擄人,活埋至死。多麼兇殘又難以想像,這樣的案子就發生在我們生活的島嶼上,而且距離今天並不久遠。實行的兇犯們毫不猶豫犯下如此暴行,是否暗示著他們有信心不被司法體系懲戒呢?黃主旺等人或許最後為本案受了應有的懲罰,但那股信心,是否從更多逃過司法制裁的前輩而來?如此一想,就教人不寒而慄。

延伸閱讀:

【離奇命案】大雅滅門血案:大家樂帶來不快樂!組頭一家慘遭賭客滅門?
【離奇命案】來吉村毒殺案:13歲少女為怨殺全家!或她只是被操縱的傀儡?

參考資料:

鐘武達,〈同額競選 二林三鄉鎮 一片祥和 派系恩怨難了 芳苑煙硝味濃〉,《中國時報》,1997年1月26日。
許司任,〈王長壽遭槍擊命案 宣告偵破〉,《中國時報》,1991年7月1日。
吳嵩山,〈經營賭場 持槍討債傷人 王金樹鄭明赫裁定管訓〉,《中國時報》,1992年1月17日。
許司任,〈芳苑農會槍擊擄人案 黃主旺涉重嫌〉,《中國時報》,1997年2月2日。
守悌、甯年昇,〈芳苑槍擊擄人事件 鄭明赫下落 仍無訊息 兩農會總幹事候選人願作溝通〉,《中央日報》,1997年2月2日。
游振昇,〈芳苑農會紛爭 大批憲警進駐〉,《中國時報》,1997年2月3日。
鐘武達,〈持槍挾持案 陳諸讚說分明〉,《中國時報》,1997年2月5日。
鐘武達、許司任〈槍聲過後 抬轎人下落不明〉,《中國時報》,1997年3月7日。
許司任,〈「阿伊」誤為「拉希」 警方空歡喜〉,《中國時報》,1997年3月21日。
陳志成、許司任〈芳苑農會選舉暴力 槍擊案主嫌黃主旺落網〉,《中國時報》,1997年3月31日。
許司任,〈涉嫌擄走鄭明赫 洪明豐落網〉,《中國時報》,1997年4月11日。
鐘武達,〈鄭明赫遇害 家屬大表不滿〉,《中國時報》,1997年4月12日。
曾厚銘,〈手下供出內幕 黃主旺難卸責〉,《中華日報》,1997年4月12日。
曾厚銘、陳建霖,〈鄭明赫被勒昏後遭活埋〉,《中華日報》,1997年4月12日。
陳志成、許司任、鐘武達,〈芳苑農會槍擊案 挖出鄭明赫屍體〉,《中國時報》,1997年4月12日。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9年度上重更(八)字第26號刑事判決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