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久久不退房的房客,人頭早已不翼而飛?開封大旅社/一品旅社命案


大家應該都有出去玩住旅館的經驗,畢業旅行的學生會擠在同一間房講鬼故事,想要嚇死同班同學;成年後,我們學會上網找旅館評價,看看這間旅館有沒有「不乾淨」。畢竟,沒有人想要在旅館舒服放鬆的時候,還要提心吊膽自己會不會被某任房客的陰氣或「拍咪啊」煞到吧。

哪間旅館有鬼?許多網路上繪聲繪影的傳說,最後證明都是穿鑿附會,人家明明衛生跟風水都非常乾淨,鬼只存在你自己心裡。不過,這裡倒是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些台灣旅社發生過的真實恐怖事件,這些真實的血腥,證實了一句老話:

「人比鬼,更可怕!」

 

恐怖事件Case. 1 開封大旅社命案

1985年(民國74年)的11月6日下午,台北市西門町的一間廉價旅館「開封大旅社」,來了一對開房間的中年男女。這件事對旅館業來說,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服務生沒有想太多,就這樣把走廊底端的房間給了他們……

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到了晚上,服務生赫然驚覺事情不太對勁。因為下午她看見開房間的女方拿著一個紙袋逕自走了出來,說她去車站買車票,從此沒再回來;但她的男伴相反,到現在還龜在房間裡,這不是一般午後偷情者會做的事情。服務生決定去他們房間查看,門敲了,沒回應。她提起勇氣,把門打開,見到的是意想不到的場景──

男人躺在床上,但只剩身體還在,頭顱不翼而飛。

女人的人,與男人的頭,就這樣在西門町的車水馬龍間,消失不見了……

 

《中國時報》1985年11月7日報導

 

這個驚悚命案嚇得旅館馬上報警,警方也很快調查出死者的身分。他是45歲的水果攤販羅添丁,妻子在南部工作,平時很少待在台北的家。根據朋友供稱,原本個性老實的羅添丁,近來突然打扮變得花俏,也經常去找「馬殺雞小姐」……另外,警方也曾懷疑羅添丁的前女友是否還跟他有所糾纏。

警方認為這個案件是一場「仙人跳」的桃色陷阱,因為被害人身上本應帶有要用來交付貨款的現金跟支票,但卻都跟著他的人頭,不知道被兇手帶到哪裡去了。兇手很可能看上羅添丁的錢財,利用美色誘惑他,讓他放下戒心再騙到旅館殺害,人財兩失。被害人是先被下藥迷昏,再遭窒息身亡,死後頭顱才被割下帶出旅社。警方後來在大漢溪上游一帶,找到羅添丁慘遭棄置的頭顱。

不過,警方的調查到這裡就陷入膠著。首先,法醫驗屍調查有些延宕,可能導致線索流失,警方跟法醫雙方還曾為此案在媒體上互相抱怨了一番;再來,警方調查了眾多跟被害人有牽連的女性,包括前女友跟馬殺雞、理髮廳小姐們,卻沒有找到決定性的證據;最後,警方對於一個女性能夠獨力殺害中年男人一事,感到疑慮,認為應該有男性共犯,但也無法找到相關線索。

這個案件就此成為懸案,開封大旅社至今也不復存在,不過那位在激情午後割下男伴頭顱的神祕女性,會不會仍在你我身邊活動呢……?

 

恐怖事件Case. 2 高雄一品旅館命案

※注意,本段所提及之「一品旅館」是高雄的一品旅館,與屏東等地的同名旅館並不相同。

 

距離開封大旅社的斷頭恐怖命案不過一年,台灣的恐怖旅社系列很快又添新案。這一次,發生在高雄。

1987年(民國76年)4月21日,一品旅館的服務生正準備查看一間遲遲未退房的房間,但他沒想到,有人還待在退房後的房間裡,遲遲不走……或者說她也走不了。

服務生打開浴室的門,馬上驚聲尖叫──鮮血染紅的浴缸中俯臥著一個女人,但只有脖子以下的部分,腿部、臀部、腹部處處刀傷,頭顱不知去向。

這個事件像極了前一年的開封大旅社命案,都是死者被割下頭顱帶出旅館,留下身軀在房間裡,只不過這次的被害人換成女性。兇手為何要如此兇殘梟首?是出於恨意嗎?還是為了遮掩死者身分,誤導警方辦案,讓自己僥倖脫逃呢?

無論動機為何,警方還是成功查出了這位女性死者的身分。她的名字是祝平睢,是一位41歲的啟聰學校教師,同時也是有夫之婦跟兩個小孩的母親。根據同事跟家長的描述,她的生活就如同社會大眾眼中的女老師生活一樣:保守、善良、單純、無趣,她白天認真教學工作,晚上跟假日則奉獻給家庭。如今怎會躺在旅館浴缸裡面,身首異處?

這個矛盾,乍看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但指向兇手的線索,也就埋在此處。警方推斷,祝老師的私生活恐怕沒有大家以為的那麼「單純」。丈夫、小孩、學生、同事……在這個人際圈之外,一定還有其他的聯繫。

很快地,警方找到了祝平睢的「乾弟弟」,當時29歲的張金清。原來,他與祝平睢之間的關係,並不只是乾姊弟。相識已久的兩人,在命案五年前,因為祝平睢得肺結核住院,感情快速升溫成地下情人。可是這段乾柴烈火的愛情注定走不下去,兩人年齡相差大,又各自有家庭。張金清希望能與祝平睢分手,但祝平睢不願放手,另外也因為她曾借錢資助張金清開公司、買機器,兩人之間的糾葛變得更加複雜,難分難解……

 

《中央日報》1987年4月27日報導

事情終於走到了毀滅的盡頭,這一天的旅館幽會,變成血腥的惡夢。張金清聲稱自己在發生關係之後想起了妻兒,決心將祝平睢勒殺,再以攜帶的大美工刀割下她的頭顱帶走。警方帶著張金清找到了祝平睢包在垃圾袋中的首級,也確認他就是殺害祝平睢的兇手。

那把刀,斬斷了被害人的頭,卻沒有斬斷兇手渴望擺脫的情感糾葛。從此,他的人生都必須為這起殺戮付出代價,更為倒楣的旅社,留下永恆的陰影……

 

旅館常常是見證人生百態之地,各種悲歡離合、愛恨情仇,在房客的短暫駐留時光上演。人性最陰暗的一面,也常常在此處展現……比起不知真假的鬼故事,這些恐怖旅社事件,是不是更讓人覺得驚悚呢?

延伸閱讀:

【離奇命案】理不清的四角糾葛:九日新娘命案
【離奇命案】泥水間的愛火,燒成水泥中冰冷的屍首:詹甚失蹤案

參考資料:

《聯合報》相關報導
《中國時報》相關報導
《中央日報》相關報導
華視,【法網專題】民國76年畸戀下毒手! 張金清殺人割頭

 

 

艾德嘉

喜歡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但也熱愛甜如果汁的雞尾酒。常常在大街小巷間巡梭,尋找各地的怪談,見識各地的奇聞。心血來潮開了酒吧,但賣的不是酒,而是各種黑色故事,分享給來到這裡的有緣人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