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東電OL事件:白天是光鮮亮麗高階主管,晚上她卻變成應召女郎慘遭殺害?

【離奇命案】東電OL事件:白天是光鮮亮麗高階主管,晚上她卻變成應召女郎慘遭殺害?


華燈初上的東京街頭,在那些筆直、寬敞而新穎的百貨公司、辦公大樓後面,常常就像《深夜食堂》的片頭畫面一樣,越往鬧區的邊緣走,街燈漸漸黯淡,大樓逐漸消失,延伸出無邊無際的狹小巷子和大量的2、3層樓高樓房,零星的住家夾雜著超商、飲食店、居酒屋、柏青哥,甚至色情行業。每一夜、每一戶都有不同的故事正在上演,但不是每一個故事都像《深夜食堂》那樣溫馨。而且你有想過,食堂可能曾經是凶宅嗎?

Read more
【鬼屋怪談】坪野礦泉飯店:去靈異探險的女孩們,連人帶車暴衝失蹤?

【鬼屋怪談】坪野礦泉飯店:去靈異探險的女孩們,連人帶車暴衝失蹤?


「我們要去坪野飯店探險!」1996年5月某天晚上,兩名住在日本富山縣冰見市的19歲女性,興奮地開著車子,準備要到同縣鄰近的魚津市,前往當地著名的廢墟—坪野飯店冒險,她們興奮地用呼叫器(B. B. Call,還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嗎?)把這件事情傳給親友。

沒想到她們這一去,就是24年。呼叫器的最後訊息,成了眾人在24年後找到她們的重要線索之一,到底她們在坪野飯店遭遇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呢?

Read more
【人間蒸發】增山瞳事件:失蹤前後不斷打來的詭異電話,是誰帶走了她?

【人間蒸發】增山瞳事件:失蹤前後不斷打來的詭異電話,是誰帶走了她?


「您好,這是增山家。」
「我是姐姐呀。」
「欸?」
「我是姐姐呀。」
「請問您哪位?」
「我是增山瞳呀。」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誰?」
「我是增山瞳呀。」
「蛤?」
「嘟…嘟…嘟…」

1995年初,家人失蹤一年多的增山家,接到了一通詭異的電話,一個聲音聽起來大約是50歲左右的女性,聲稱自己是他們失蹤快一年的家人—增山瞳,但接電話的增山家家人很明白,這100%都不是增山瞳的聲音,畢竟增山瞳是一位年方20多歲的年輕女性,怎麼可能失蹤一年後,聲音就變得如此蒼老?

但不管增山家家人怎麼質問,對方仍然堅定地自稱增山瞳,就這樣一陣鬼擋牆之後,對方才終於掛電話。像這樣奇怪的電話,早在增山瞳失蹤之前,就已經出現過好幾通。打電話的人到底是怎麼想的呢?是這個人帶走增山瞳的嗎?

Read more
【怪物目擊】殭屍出沒注意!臺灣也曾經鬧過殭屍事件?

【怪物目擊】殭屍出沒注意!臺灣也曾經鬧過殭屍事件?


1985年,原本不被看好的電影《殭屍先生》(暫時停止呼吸),因為結合了各種民間傳說元素,加上林正英、錢小豪俐落的武打身手,意外地在台港日大受好評,並就此開啟好幾年的殭屍片熱潮,林正英也從武打演員,變成「道長」的代言人。

在1985到1990年代中期之間,台港有不少片商看中《殭屍先生》先生的成功,紛紛趕拍了許多以殭屍為主題的電影,一時間有許多穿著清裝、臉塗得比紙還白的殭屍在各電影中大跳特跳,全盛時期甚至有7、8家片商同時開拍殭屍片。但你知道嗎?這些殭屍在電影中跳著跳著,居然也悄悄地跳進了臺灣人的生活中,陪伴在我們身邊!?

Read more
【離奇命案】霧積溫泉殺人事件:毛骨悚然的照片!究竟是誰拍下她死前最後一刻?

【離奇命案】霧積溫泉殺人事件:毛骨悚然的照片!究竟是誰拍下她死前最後一刻?


「您好,可以請您幫我拍張照嗎?」

1972年8月13日,在日本群馬縣霧積溫泉風景區,有一名單獨出遊的年輕女子井上惠子,一邊在風景區中遊玩,一邊找路上的旅客幫她拍照留念。但任誰也沒想到,這些旅客居然是井上惠子生前最後接觸的一批人。

就在這批拍照者之中,某雙躲在相機快門後的眼神,可能正不懷好意的看著眼前的獨身女性……

Read more
【黑色民俗】人生衰衰想改運嗎?試試替身擋煞、蓋魂躲冤親債主!

【黑色民俗】人生衰衰想改運嗎?試試替身擋煞、蓋魂躲冤親債主!


「一時失志不免怨嘆,一時落魄不免膽寒,那通失去希望,每日醉茫茫,無魂有體親像稻草人~~。」

經過2020年的各種衝擊,你是否有時也會開始懷疑人生?覺得自己無魂有體親像稻草人?而對於有些想要改運的人來說,如果有個稻草人般的替身,幫忙擋掉一切災厄,那是再好也不過了。不過,黑色酒吧一向賣酒不賣身(喂)——我是說替身啦——各位想改運的客人來到這裡,倒是可以聽聽一些改運奇談。

Read more
【人間蒸發】彰化母女電梯失蹤案:只留涼鞋外套不留人?消失的兩人到底去了哪裡

【人間蒸發】彰化母女電梯失蹤案:只留涼鞋外套不留人?消失的兩人到底去了哪裡


「神明說她們只是出去玩兩三天就會回來了。」但年復一年,2008年彰化失蹤的母女至今仍音訊杳然。說好的玩兩三天呢?人到底去了哪?

2008年1月某個晚上,彰化縣員林市(當時為員林鎮)鬧區裡一棟商辦大樓,忽然走進一對神色木然的母女,走進電梯。

「可能是來找人吧?」管理員並沒有多想。然而,事情卻發展成他想也想不到的模樣……

Read more
【酒吧怪談🥃】大正町的鬼屋:是誰把房子操得乒乒乓乓?

【酒吧怪談🥃】大正町的鬼屋:是誰把房子操得乒乒乓乓?


算命師戴維森,小時候是個沒有良心的姊姊,每次跟弟弟打架快打輸的時候,就會騙弟弟:「噓~~~,你聽一下樓上是不是有人走路的聲音?」藉此轉移弟弟的注意力,之後看是要還擊還是趁機逃離現場都方便(無誤)。

不過玩笑歸玩笑,要是家裡真的時不時有怪聲,我恐怕就笑不出來了。

Read more
【鬼屋怪談】臺南杏林醫院:產權糾結不清、時空停滯的廢棄病院

【鬼屋怪談】臺南杏林醫院:產權糾結不清、時空停滯的廢棄病院


台南市西門路上,有一棟廢棄已久的大樓,從人來人往的街上轉頭望向它,會覺得時空好像瞬間停滯在很久很久以前某一年。

更驚悚的是,有人說,如果「幸運」的話,有時候還會看到五樓窗邊會有神秘的白衣老阿北與長髮女子,以不尋常的方式移動著。因為,據說那是臺南最大鬼屋上線啦–杏林醫院最陰的地方……。

Read more
【黑色民俗】鬼門關前要來跳鍾馗,鬼王煞氣降臨,生人凡胎勿近!

【黑色民俗】鬼門關前要來跳鍾馗,鬼王煞氣降臨,生人凡胎勿近!


時間過得很快。我會發出如此感嘆,不只是因為一年已經過了三分之二,戴維森很快就會再老一歲。更重要的是,對於前幾天剛解放的陰間好兄弟來說,收假的時間就快到了。繼中元普渡之後,各地也會再準備一些祭品,舉辦關鬼門儀式,讓好兄弟吃飽後上路,劃清陰陽之間的界線。

在南部,鬼門關時,通常會由城隍廟舉辦夜巡,將逗留人間的好兄弟帶走。不過,在北部則有另一套作法,那就是——跳鍾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