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蒸發】增山瞳事件:失蹤前後不斷打來的詭異電話,是誰帶走了她?

【人間蒸發】增山瞳事件:失蹤前後不斷打來的詭異電話,是誰帶走了她?


「您好,這是增山家。」
「我是姐姐呀。」
「欸?」
「我是姐姐呀。」
「請問您哪位?」
「我是增山瞳呀。」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誰?」
「我是增山瞳呀。」
「蛤?」
「嘟…嘟…嘟…」

1995年初,家人失蹤一年多的增山家,接到了一通詭異的電話,一個聲音聽起來大約是50歲左右的女性,聲稱自己是他們失蹤快一年的家人—增山瞳,但接電話的增山家家人很明白,這100%都不是增山瞳的聲音,畢竟增山瞳是一位年方20多歲的年輕女性,怎麼可能失蹤一年後,聲音就變得如此蒼老?

但不管增山家家人怎麼質問,對方仍然堅定地自稱增山瞳,就這樣一陣鬼擋牆之後,對方才終於掛電話。像這樣奇怪的電話,早在增山瞳失蹤之前,就已經出現過好幾通。打電話的人到底是怎麼想的呢?是這個人帶走增山瞳的嗎?

Read more
【離奇命案】米缸殺人案:鄰里聚餐變死亡飯局,扯出家族中的情愛糾葛?

【離奇命案】米缸殺人案:鄰里聚餐變死亡飯局,扯出家族中的情愛糾葛?


前一天上午,男人從米缸中拿出一把米,灑在家中雞舍給雞吃。然而雞吃了米,沒有好好下蛋、長肉,反而接連暴斃身亡,一共死了一隻母雞和12隻小雞。

男人見狀,第一個想到的可能解釋就是家裡中了雞瘟,可憐的母雞跟小雞們得病死翹翹了。他怎麼想都沒有想到,在雞之後,下一個輪到的就是人類一家……

Read more
【離奇命案】日本八海事件:不滿足於一個真兇的警察,為他們的人生帶來正午的黑暗

【離奇命案】日本八海事件:不滿足於一個真兇的警察,為他們的人生帶來正午的黑暗


「強盜啊!」老婦人驚恐地大喊著,然而聲音很快就轉變成瀕死的嗚咽。沒有人聽到她的求救聲,直到隔天早上,那時已經太遲了。

1951年1月24日深夜,山口縣警方在八海(位在熊毛郡麻郷村)的某戶民宅發現一對老夫婦遺體。他們在深夜的時候慘死,不知道自己的死亡,將會把另外一群人的人生牽扯得支離破碎。

Read more
【離奇命案】江子翠分屍案:誤觸求職陷阱?大漢溪旁驚現她的屍塊

【離奇命案】江子翠分屍案:誤觸求職陷阱?大漢溪旁驚現她的屍塊


那時是正午時分,一個中茂採砂場的工人,正要從江子翠的大漢溪畔採砂機器離開,回到工寮休息。忽然間,他驚覺在溪畔沙灘上的物體,不是別的東西,正是一隻人類斷手。

是真?是假?可能還不確定自己究竟看到什麼的工人,視線又轉向斷手旁邊的一個大塑膠袋——裡面裝滿了殘破的肢體,裡面有小腿、有手臂、被割開的後手臂……溪水從袋子中溢出,在沙灘上形成小小泥灘。

採砂工人嚇壞了,他飛也似地跑去工寮向管理員報告,再到江子翠派出所報案。那天是1977年9月9日,臺灣史上最聳人聽聞的「江子翠分屍案」的序幕,於焉揭開。

Read more
【離奇命案】八卦相士陳珠華殺人案:算命老師要你命!通姦不夠還要殺她老公?

【離奇命案】八卦相士陳珠華殺人案:算命老師要你命!通姦不夠還要殺她老公?


你相信算命嗎?你的身邊是不是有個「老師」在指點你的一舉一動呢?

要小心,不是每個「老師」、「高人」都真的值得尊敬,比方說1974年的一位算命師「第一仙」蘇德吉,就被女性指控詐財。警方調查之後發現,不只蘇德吉,還有他的師傅郭海龍,以及他遍布全臺的徒子徒孫們,這幫自稱有算命跟驅魔能力的相士,幾乎都有詐財嫌疑。他們開設「中華大道院」,聲稱自己不只能知曉客戶的過去未來,還可以代行祭神法事,治病驅魔,真是無比萬能。

「中華大道院」的主持「八卦相士」陳珠華,也是郭海龍的徒弟,因為他的師兄弟蘇德吉被警方偵查,連帶也導致他受到傳訊。然而,警方本來只是想找陳珠華來了解蘇德吉的詐財案情,卻意外發現,這位詐財案的配角……卻是另外一起殺人案的主角!

Read more
【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下)兩人行兇卻找不到第二人,詭異案情是否冤枉了誰?

【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下)兩人行兇卻找不到第二人,詭異案情是否冤枉了誰?


↓上篇請看↓
【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上)恐怖滅門降臨豪門,隱藏財寶庫暗藏玄機?

根據警方宣布的案情,年僅26歲的彭必成是在服役時與查名杰認識,他擔任過「司藥」一職,因此略通人體跟醫藥知識。他因為缺錢用,而打起了出身富裕的查名杰主意,打算跟他借錢。

1974年4月26日那天,查名杰發薪資給東海中學員工,帶著剩下的15萬元,放在他的零零七公事包中,跟朋友、教職員去吃宵夜。之後他便離去,到羅斯福路上接了彭必成回家,兩人一直聊天聊到凌晨1點多。

Read more
【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上)恐怖滅門降臨豪門,隱藏財寶庫暗藏玄機?

【離奇命案】北投查宅血案(上)恐怖滅門降臨豪門,隱藏財寶庫暗藏玄機?


那是一棟非常豪華的別墅,即使位於新北投的高級別墅區中,占地200多坪的大格局也讓它獨樹一幟。它是兩層樓的花園洋房,花園裡有修剪整齊的草坪和矮樹,你要走上十幾階的石階才能進入大門。你或許會看著雅致的房屋外觀,想著能夠住在這裡面的家庭,不知道過得是多麼幸福愜意的人生。

幸福?過去或許如此。但在1974年4月27日的凌晨時分,這棟別墅裡面的人絕對不幸福。他們完全失去了「感覺」幸福的能力,因為他們一共兩男三女,躺在自己的血泊中,命喪黃泉。

這裡是臺北市北投區翠嶺路15號——其實本來應該是13號,但豪宅主人嫌棄13不吉利,想辦法把門牌換了。然而換來了更吉利的數字,也保護不了他們的性命。

Read more
【離奇命案】芳苑活埋案:一言不合就活埋!比黑手黨更黑的臺灣選戰風雲

【離奇命案】芳苑活埋案:一言不合就活埋!比黑手黨更黑的臺灣選戰風雲


他們剝下那個男人的衣服,讓他全身一絲不掛——但這麼說其實不太精確,因為他的頸部、手腳都纏著繩索。男人的身上,滿是被毆打的傷痕。

此時的他很可能無法意識到疼痛,也無法喊叫,因為這時的他已經被勒頸昏迷,不知道綁架他的那些人,已經挖好了為他準備的坑洞。

他們把他丟下坑洞,把砂土一鏟一鏟的,倒在他的身上,在粗淺的呼吸之中,他吸進了那些砂土。它們填滿他的呼吸道,我們無從得知,這是否喚醒了昏迷的他,造成他瀕死前絕望的痛苦……

坑洞被填平了,再蓋上一些遮蓋的枝葉,一個男人就這樣被活埋了。實行者們沒事般地一一離去,回到他們的日常生活。如此殘酷的暴行,就發生在臺灣的光天化日之下,在彰化的芳苑鄉,1997年。

Read more
【離奇命案】霧積溫泉殺人事件:毛骨悚然的照片!究竟是誰拍下她死前最後一刻?

【離奇命案】霧積溫泉殺人事件:毛骨悚然的照片!究竟是誰拍下她死前最後一刻?


「您好,可以請您幫我拍張照嗎?」

1972年8月13日,在日本群馬縣霧積溫泉風景區,有一名單獨出遊的年輕女子井上惠子,一邊在風景區中遊玩,一邊找路上的旅客幫她拍照留念。但任誰也沒想到,這些旅客居然是井上惠子生前最後接觸的一批人。

就在這批拍照者之中,某雙躲在相機快門後的眼神,可能正不懷好意的看著眼前的獨身女性……

Read more
【離奇命案】黃佩芬命案:在鬧區花店消失的少女,一年前早已命喪木柵山區?

【離奇命案】黃佩芬命案:在鬧區花店消失的少女,一年前早已命喪木柵山區?


「我希望能找到妹妹,也許我的病能好起來。」

年僅16歲的少年黃國鎰,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對來訪記者說出這句話,他的母親在旁邊哽咽不止。任何人要是聽了黃家的故事,肯定都會深感不可思議:怎麼會同時有這麼多的厄運,降臨在這個普通的家庭?

黃國鎰的父親7年前車禍過世,他的妹妹黃佩芬則在1993年的中秋節失蹤,當時他們馬上報了案,但卻杳無音訊。直到1994年這年,剛上建國中學一年級的黃國鎰發現自己竟然得了肝癌,而且發現時已是末期。徹底的絕望,狠狠地打擊了相依為命的母子兩人……唯一的希望,就是把失蹤快一年的黃佩芬找回來團聚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