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命案】狹山事件:《龍貓》的死神真相?噩夢般的姦殺懸案,毀了許多人的人生

【離奇命案】狹山事件:《龍貓》的死神真相?噩夢般的姦殺懸案,毀了許多人的人生


正義是什麼?一個少女受到暴力殘害,眾人肯定充滿憤慨,要還給她一個公道;但找到另一個社會歧視的對象,在他身上貼滿犯罪標籤,來當前者案件的代罪羔羊,會是正義嗎?日本的「狹山事件」,就是這樣充滿矛盾的案件。

1963年5月1日,一位名為中田善枝的少女,是附近高校的學生,她當天下午因事外出,直至晚間都還沒回家。她的哥哥感覺不對勁,開著車在學校附近搜尋,都沒能找到妹妹。不幸的預感,就此成真……。

Read more
【離奇命案】木嶋佳苗殺人事件:要錢也要命的黑寡婦,不靠容貌也能散發致命吸引力

【離奇命案】木嶋佳苗殺人事件:要錢也要命的黑寡婦,不靠容貌也能散發致命吸引力


日本曾經發生過離奇的「阿部定事件」:1936年,阿部定將愛人吉藏的陰莖與睪丸砍去,還將他的兜檔布當作腰帶纏繞在身上,震驚了全日本。然而這類奇案不會是最後一次,就在阿部定事件發生71年後,關東地區再度出現駭人的女性殺人命案。

2009年6月,琦玉縣富士見市某停車場車內,發現一具男性屍體,死亡的原因雖然是一氧化碳中毒,但由於疑點甚多,於是警方決定深入追查。警察查出,死者與一名女性正在交往,女性名為木嶋佳苗。然而,她除了和這名男職員交往外,同時還有多名男友,而這些與她交往的男性們,也先後死亡。如此離奇的狀況,讓人不禁懷疑她就是這些死者的「死因」……

Read more
【人間蒸發】增山瞳事件:失蹤前後不斷打來的詭異電話,是誰帶走了她?

【人間蒸發】增山瞳事件:失蹤前後不斷打來的詭異電話,是誰帶走了她?


「您好,這是增山家。」
「我是姐姐呀。」
「欸?」
「我是姐姐呀。」
「請問您哪位?」
「我是增山瞳呀。」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誰?」
「我是增山瞳呀。」
「蛤?」
「嘟…嘟…嘟…」

1995年初,家人失蹤一年多的增山家,接到了一通詭異的電話,一個聲音聽起來大約是50歲左右的女性,聲稱自己是他們失蹤快一年的家人—增山瞳,但接電話的增山家家人很明白,這100%都不是增山瞳的聲音,畢竟增山瞳是一位年方20多歲的年輕女性,怎麼可能失蹤一年後,聲音就變得如此蒼老?

但不管增山家家人怎麼質問,對方仍然堅定地自稱增山瞳,就這樣一陣鬼擋牆之後,對方才終於掛電話。像這樣奇怪的電話,早在增山瞳失蹤之前,就已經出現過好幾通。打電話的人到底是怎麼想的呢?是這個人帶走增山瞳的嗎?

Read more
【離奇命案】日本八海事件:不滿足於一個真兇的警察,為他們的人生帶來正午的黑暗

【離奇命案】日本八海事件:不滿足於一個真兇的警察,為他們的人生帶來正午的黑暗


「強盜啊!」老婦人驚恐地大喊著,然而聲音很快就轉變成瀕死的嗚咽。沒有人聽到她的求救聲,直到隔天早上,那時已經太遲了。

1951年1月24日深夜,山口縣警方在八海(位在熊毛郡麻郷村)的某戶民宅發現一對老夫婦遺體。他們在深夜的時候慘死,不知道自己的死亡,將會把另外一群人的人生牽扯得支離破碎。

Read more
【離奇命案】霧積溫泉殺人事件:毛骨悚然的照片!究竟是誰拍下她死前最後一刻?

【離奇命案】霧積溫泉殺人事件:毛骨悚然的照片!究竟是誰拍下她死前最後一刻?


「您好,可以請您幫我拍張照嗎?」

1972年8月13日,在日本群馬縣霧積溫泉風景區,有一名單獨出遊的年輕女子井上惠子,一邊在風景區中遊玩,一邊找路上的旅客幫她拍照留念。但任誰也沒想到,這些旅客居然是井上惠子生前最後接觸的一批人。

就在這批拍照者之中,某雙躲在相機快門後的眼神,可能正不懷好意的看著眼前的獨身女性……

Read more